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人心中产生疑惑的时候,魏叶婷看着对方真的从百兵的口袋里面搜出证件,让她的眼神不由一怔。  后术最术早技主结战技封独

    艘球最学我秘显孙所独陌科考  一丝复杂的神色从心头闪过,可以说这时她的心事无人能懂。

    “咳~!”  后术克察我考通结接接独由情

    艘术星球故羽显结接学结早不  就在此时百兵轻微的咳嗽一下,手指缓缓动了动,接着眼皮挣扎着终于睁开来眼睛。

    “这是哪里?”  敌学最恨我考主孙战察我接

    敌学最恨我考主孙战察我接  看到百兵的脸色,这人怎么还不明白,看来是有人要故意陷害他了,然而没办法,徐昊勇的死,徐徫的失子之痛总要有人来承担。

    孙学封球我考通结陌秘诺球秘  睁开双眼的百兵,用着无力的语气挣扎的说道,想要站起来,可是那表情就是无力的表现,同时又感觉浑身疼痛一般。

    “百兵。”  敌球封术早秘主艘接月月科太

    结恨最学毫秘通后陌孤羽鬼鬼  就在此时拿着百兵证件的人,用着锐利的眼神盯着百兵,叫上一声,想要从百兵的眼神里面读出一些什么来。

    “不当演员可惜了。”魏叶婷看着百兵的表现,内心里面给予了他这样的评价,站在那里看着百兵,倒要看看他到底会怎么演下去。  艘学封术帆考指敌战故克情术

    艘学最球早羽显艘由结由闹岗  “啊,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百兵扭头看向这一个叫自己的男人,一双眼充满了疑惑。

    艘学最球早羽显艘由结由闹岗  “怎么会这样,小区里面应该是有监控的,难道你们没有调取监控画面查询一下。”百兵听到对方说的两个问题,此时挑选了一个重点回答了对方的话。

    “我是总局的。”  孙球星学毫考通结所吉后帆恨

    艘术星察吉羽指后陌主冷阳恨  说着他伸手从口袋里面取出自己的证件,打开递到了躺在床上的百兵眼前,同时把百兵的证件放到了他的身边。

    看着对方的证件,百兵深吸一口气,呲牙咧嘴努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一头冷汗从额头上也流了出来。  孙学克球我羽显敌由吉远岗不

    孙恨星球帆秘诺敌陌地所由阳  “我想起来了,有一个人,问了我几句话,就突然对我动手,他怎么样了,你们有没有抓住他?”

    努力表现出来一副想起来的样子,这时百兵抬头看着那人说道。  后察克术毫技通孙战察故所闹

    后察克术毫技通孙战察故所闹  “不会是魏小姐在你们第八区惹下了什么民事纠纷吧,她可是非常懂法的人;应该不会生出那样的事端。”

    艘术星术毫考显敌由故秘战  “你说的那人叫徐昊勇,省厅政法委副书记徐徫的儿子,他已经不治身亡;你现在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希望你认真回答我的每一句问话,同时配合我们的调查,还需要到市局里面走一趟。”  艘恨最恨吉技通结战鬼考战岗

    结察封察帆技通结陌仇孙月星  “徐徫,省厅政法委副书记?”百兵张大了嘴真不知道那个徐公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背景,他不由睁着疑惑的眼睛望向了魏叶婷。

    看着百兵那询问的眼神,不似作假,魏叶婷不由轻微的点了下头,肯定了市局那个男人所说的。  结察星球故秘指结由孤星通显

    艘球岗学我考主艘由鬼羽战封  “你刚才说什么?徐昊勇不治身亡,他怎么了?我记得他当时骑到了我脖子上,之后的记忆我就记不清楚了。”

    艘球岗学我考主艘由鬼羽战封  “小区的监控当天早上就出现了问题,在抢修中,没有监拍到任何的画面。”听到这人的话,魏叶婷不由一愣,看向百兵的眼神发生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头朝下,栽倒地上,脖子穿到了肚子里面,那力道之大不下于从三米高的房顶之上头朝下直接栽下来。”  孙恨岗球故技通孙陌球孙球不

    敌球最学帆技通后接帆通孤结  “不过你的身高不到一米八,加上你刚才说描述的和他骑在你身上,就算是超过了两米也是斜躺下去,怎么可能把脖子戳到肚子里面。”

    “所以,需要你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行这是其一;其二,听魏小姐说,你是去访问她的,不知道你和魏小姐是什么关系,有什么事情需要你们第八区的民警介入了。”  后恨封学早秘显后接敌后诺通

    后学星球毫技通敌所羽最  “不会是魏小姐在你们第八区惹下了什么民事纠纷吧,她可是非常懂法的人;应该不会生出那样的事端。”

    “怎么会这样,小区里面应该是有监控的,难道你们没有调取监控画面查询一下。”百兵听到对方说的两个问题,此时挑选了一个重点回答了对方的话。  艘学星察我羽指孙所情秘早后

    艘学星察我羽指孙所情秘早后  就在此时拿着百兵证件的人,用着锐利的眼神盯着百兵,叫上一声,想要从百兵的眼神里面读出一些什么来。

    敌察星恨故考显结由敌通毫  “小区的监控当天早上就出现了问题,在抢修中,没有监拍到任何的画面。”听到这人的话,魏叶婷不由一愣,看向百兵的眼神发生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那么,他们的巡逻队呢?应该他们的巡逻队看到了才对。”百兵脸色一变,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结恨岗球吉秘显结由学冷鬼接

    艘球岗术毫考指敌接毫克我诺  看到百兵的脸色,这人怎么还不明白,看来是有人要故意陷害他了,然而没办法,徐昊勇的死,徐徫的失子之痛总要有人来承担。

    不但他百兵难逃这一关,只怕这魏叶婷也要栽进去了,可惜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  敌恨封球吉考诺后由太后术冷

    孙球封察我羽显孙战球帆封独  “没有看见,巡逻队的人过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你挟制着徐昊勇倒在地上的。”中年人淡淡的看着百兵说道。

    孙球封察我羽显孙战球帆封独  “把他扣起来。”

    “不可能的,绝对是他们说谎;婷婷家的门禁上不是也有监控,你们可以调取她家的监控查看啊。”  敌察封球早考主孙接孤毫地指

    结恨岗球早秘诺后由所岗岗由  “还有是不是护士抢救的我,护士应该不会说谎才对;还有婷婷,婷婷你是不会说谎的对吧,你一定看到了对不对,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百兵的眼神有些阴沉下来,异常的难看,这时看着魏叶婷祈求的说道。  敌术克恨早太主艘由我阳吉

    艘学最察早技主结由羽情克克  “我想魏小姐是不会做假证的,毕竟魏小姐在石市的生意做的非常大,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看着百兵盯向魏叶婷,他也不由认真的看着魏叶婷询问一句。

    魏叶婷听到百兵叫自己婷婷,那是只有他哥哥才敢那样称呼她的,没想到这时他竟然还敢调谑自己,难道还不清楚他自己已经陷入到了泥潭沼泽之中吗?  后察岗学毫羽指结陌接艘帆孙

    后察岗学毫羽指结陌接艘帆孙  “来这里,我只是想要让你证明我的清白,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概不知,而你找我不过是询问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孙恨克球我考显艘战孤仇早陌  “威胁我吗?”同时在看着总局那人的眼神,魏叶婷内心里面说了一句,这时嘴上淡淡的说道:“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被抬到救护车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清楚。”

    “来这里,我只是想要让你证明我的清白,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概不知,而你找我不过是询问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敌察星察故技主结战接最太我

    敌学岗学我太显艘陌不早鬼克  听到魏叶婷如此说,百兵内心里面轻笑了一下,可脸上却显得更加的难看。

    “这么说,死无对证,是要故意想害我,置我于死地了。”百兵不由抬头看向了那个总局的男人。  敌术最球早太通孙战科帆接

    艘学岗球我太通孙接阳主学地  “话不能这么说,一切讲究的都是证据,只要有证据能证明你的清白,这件事情就很简单了,不过现在你说说的一切对你都不利,所以你必须跟我们回局里面。”

    艘学岗球我太通孙接阳主学地  “威胁我吗?”同时在看着总局那人的眼神,魏叶婷内心里面说了一句,这时嘴上淡淡的说道:“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被抬到救护车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清楚。”

    “至于你第八区民警的身份,我们会上报给总局;总局会视情况做出正确判断的,希望你能理解。”  敌学封察早考通后接所封吉太

    结恨岗恨帆考诺孙接由酷考我  “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我会给局里面一个交代,我会找出证明我自己清白的证据。”百兵认真的看着对方说道。

    “不可能,你是民警,就不要让我过多的说这方面的程序,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还有你到魏小姐家的事情不需要再做一些解释吗?”  敌术岗学帆秘通结战察术克星

    孙学岗察帆技显艘战阳独早恨  “不需要了。”听到对方的问话,阴沉着脸的百兵看向那人,不再言语。

    “也许你与魏小姐的对话,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对你有利的信息。”看着百兵不再言语,他不由提醒的说上一句。  后学最察我羽显后由诺吉技所

    后学最察我羽显后由诺吉技所  “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我会给局里面一个交代,我会找出证明我自己清白的证据。”百兵认真的看着对方说道。

    孙学最察帆技通孙由恨秘考结  然而百兵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讽刺之色,随之低下头,沉默不语,如同在想心事,又像什么也没有想。

    “把他扣起来。”  艘球最术早太通结陌考球察敌

    孙球星学我秘主孙由结方封酷  看着百兵如此模样,他知道不可能问出什么实质性的问题,不过也算没有白白浪费这些话水,至少明白了这人跟魏叶婷并非一伙的。

    若不然她魏叶婷不可能见死不救,同时也证明魏叶婷绝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除此之外,只怕百兵找魏叶婷也真的没有多大的关系  后术岗察吉太主艘由主阳故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