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今日老子没心情和你们玩,滚蛋。”

    两个巡警一个保安,在地上全部躺着,周围的人指指点点,这家伙也太野蛮了,连巡警和保安也敢打,不要命了吧。

    对于这些人的议论,百兵充耳不闻,转身就要前行,留在旁边的马匹他也不怕别人牵走。

    “滴——!”

    刺耳的喇叭响起,一响亮的女声同时响起:“干什么哪?”

    “哐当。”

    越野车,驾驶座车门合上,穿着军靴,军装,高挺个头,英姿飒爽的婉君站在众人的视线里面,脸色不善。

    从她来医院正式工作两年多的时间,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发生,竟然有人围着医院大门口闹事。

    看热闹的一看从越野军车上走下穿军装的美女,一时间急忙让开一条道。

    两人四眼相对,百兵看着这女子的眼睛没有任何的杂色,反而显得有些疲惫,很长时间没有合眼能不累吗?

    看着这一个奇怪的男子,婉婷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衣服不整,双眼无神,但总觉得此人身体里面藏有一股凶悍的力量。

    就如同他父亲带的部队里面特种兵一样。

    “人是你打伤的?”

    婉君败下阵来,但气势不能输,此时看向地上躺着的三人还有两个可是公职人员,眉头不由一皱,眼中露出自认严厉的目光,质问道。

    “让开,我不打美女。”

    哪知道,百兵根本就没有正面回答婉君的问话,绕开她的身体,大踏步向里面跑了过去。

    “哎呦~,疼死我啦,还有王法嘛?”

    躺在地上的保安,握着脸,看着另一只手里面自己的两颗门牙,声泪俱下。

    两个巡警身子骨明显比保安好点,从地上爬起来,虽然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浑身疼痛,还能行走。

    “报警。”

    两个人说出这句话,直接向车里面走过去,他们貌似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看着百兵消失在医院综合楼大厅的身影,婉君才清醒过来。

    “这是什么人啊,还拿你没法啦!”

    “轰~!”

    上车,挂挡,转向,手刹不放,轻点刹车踩油门双踩,车身一百八十度漂移,留下一溜黑烟,车直接停到综合大楼的门前。

    跳下车直接向里面跑去,从后面观看她的身姿很有美感,尤其是她那纤细腰肢带动丰满臀部的扭动。

    “不是免费吗?我干嘛掏钱?”

    取药窗口,百兵正在和一个取药人员争论。

    “哒哒哒”踩着地板发出响脆声音的婉君离他还有十几米远,就能听到此时百兵的声音。

    “就算是免费,那也得有医院开的证明,主治医生的签名和药方,要不然我怎么给你取药。”

    看着这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在这胡搅蛮缠,取药的一工作人员,不耐烦的给百兵解释着。

    “你现在赶快给我取,没时间听你解释,回头我在跟你们领导说,救人要紧;除了消炎,营养蛋白先给拿三**。”

    “哎~!”

    “我说的你听见没有。”

    “让开,别影响后面的人取药。”

    对方看着百兵所言,如同看着傻子一般,随之抬头看向后一个取药的病人说道。

    “大爷的,老子说这么长时间,都是废话啦!”

    百兵总算明白过来,看着对方不搭理自己还一脸嫌弃的模样,怒火中烧双手一按台面,越身抬脚。

    可以说能挡一颗子弹射击的玻璃,“哗啦啦”破碎,变成颗粒瞬间落下,就这么大的一个洞,只能用洞来形容,百兵的身子直接钻进去。

    “啊~~!”

    后知后觉,吓傻的尖叫声,在取药窗口里面响了起来,而百兵已经走到取药间,自己翻找起来药物。

    一盒盒药只见向他的怀里塞过去,一连拿了十几种,这才向外面走去。

    “滴~~!”

    刺耳的警报声这时在医院里面拉响,见过有人打劫银行的,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打劫医院药房的。

    “夏大夫,快躲起来,躲起来。”

    一个穿着白衣服挂着听诊器的年轻大夫,看到婉君;这时千载难逢的表现机会啊,朝婉君大喊着,同时跑了过去。

    “嗯,大夫。”

    跳出来的百兵,首要目标就是瞄准那穿着白外套的年轻大夫,挂着听诊器绝对的内科大夫,已经不想过多的解释,先给他劫走再说。

    “你要干什么?”

    看着对方竟然急忙去保护那穿着军装衣服的女人,还喊她夏大夫,那她的医疗水平应该更高一些吧。

    百兵的目标变了,同时抱着一个女的毕竟比一个男的轻不少。

    “夏。”

    “不带这样的吧,劫药就劫药吧,干嘛还劫人?”

    听着夏婉君的惊叫,看着她被百兵抱着跑向门口,彻底的傻眼啦。

    “站住,站住,别动。”

    保安惊叫着,呐喊着,拿着橡胶棒向外面冲着。

    “放下我,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说。”

    夏婉君,一时慌乱已过,脑子里面快速的运转起来,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双手抓住百兵背后的衣服。

    免得自己头朝下,双手乱摆动,这是她一生最狼狈的时刻没有之一,乌黑的长发就那样耷拉着,遮挡住她的半张脸在空中乱舞。

    “少说话,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别做无谓的挣扎,伤你可就不好啦啊。”

    抱着这么一个大活人向外面跑,百兵连大喘气都不带的,看来没少这样抱人跑路啊。

    “我宁愿,不要这样的荣幸。”

    夏婉君内心是崩溃的,这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毕竟没有经历战争洗礼的女人,平时的坚强在这一刻还是有些慌乱。

    “啊~!”

    想着对策的夏婉君,忽然觉得自己身体一松,惊叫一声;才发现自己被扔到副驾驶坐上,而这一辆车再熟悉不过,正是单位分配给自己的越野。

    “轰~~!”

    马达响起,看到对方发动机器,听着外面呐喊的声音,眼中没有任何的色彩,唯一的冷漠。

    一脚油门到底,车直接飞速冲出去,吓得那些挡在车前面的,也就是反应快些,勉强躲开的保安,此时的裤裆都湿透,双胎还在打颤着。

    “吱~!”

    开出大门,一个急刹车;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冒气的白烟,刺鼻的胶皮味瞬间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哧溜~!”

    在门口停留的那匹马打了一个喷嚏,看着从车上下来的百兵,竟然点头向他的身上噌了过去。

    “哥带你飞。”

    百兵伸手摸下它的头,给他一个笑脸,扛起他,直接把它扔到后面敞开的车斗里;一跃而起,跳上驾驶座扬长而去。

    “我曹,我刚才是不是眼花了?”

    路边的人睁大眼睛,虽说晚上七点多,在这天色还没有擦黑,他们看到了惊人一幕。

    “站住,站住。”

    接着路人看到一批气急败坏拿着橡胶棒、钢叉从医院里面跑出来的保安,眼睛睁的更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