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方术,我跟你拼了,他是什么东西,你竟然跟他推杯换盏,难道你眼瞎不成,小超多好个孩子让你气成那样?”  孙察星恨吉太主艘所接封学毫

    敌察最察毫技主结战接吉球不  “你不想在军部待了,是不是也要为你女儿的未来好好想想。”

    夏婉君的母亲站在哪里,指着正在和百兵喝酒的夏方术大吼了起来,夏婉君还从没见自己的母亲竟敢对自己的父亲这样大吼,还是当着外人的面。  结学封术吉技指结战技通阳最

    敌恨岗察故羽通后所孤吉诺显  “小子,听到了没有;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只要我宝贝女儿心甘情愿跟着你,你这辈子对她好就成;可是我女儿这母亲你要是搞不定,那我看你们两个的下一步进展,悬。”

    “得,手艺不错,什么时候能喝到你们的喜酒,我就拭目以待啦。”  后学岗恨故太诺结所远阳独学

    后学岗恨故太诺结所远阳独学  百兵看向了夏婉君,那态度哪里有一丝的温柔,明显的命令式。

    敌恨克察故秘指艘陌地闹显孙  夏方术说着,放下就被,拍拍屁股站了起来,随之弯腰悄悄的又在百兵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明显百兵一愣,而夏方术脸上露着笑容,向楼上走去,看来是要休息去了。

    留下夏婉君的母亲,根本就没有搭理,这不由得让夏婉君的母亲那个气啊,蹭蹭的向上蹿。  敌学克学早秘显孙由故接考战

    孙学岗术我秘通后由地吉结羽  夏婉君也完全的看不明白了,怎么自己的父亲对百兵就这么好呢?难道他们之前真的就认识?

    看着自己的父亲上楼,她很想追上去问个明白,可是再看她母亲那能吃人的目光,还真不敢乱动,恐怕自己的母亲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孙恨星察帆秘显敌所月科通指

    后球星恨吉太主后陌独羽通艘  而此时百兵的眉头也在皱着,分明是在思考夏方术临走时,给他说的悄悄话。

    后球星恨吉太主后陌独羽通艘  夏方术说着,放下就被,拍拍屁股站了起来,随之弯腰悄悄的又在百兵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明显百兵一愣,而夏方术脸上露着笑容,向楼上走去,看来是要休息去了。

    “你个无耻小人,骗的了他夏方术,骗不了我;给我滚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什么救我女儿,什么要钱,什么我女儿救了你。”  孙学星球毫技通孙所战酷故情

    结术最学故秘主孙所所我最  “你满嘴的谎话,简直就是无耻的小人行径,你这样不知廉耻的人,怎么可以光明正大的活在世上,还是什么干警,恐怕你那证件也是假的吧。”

    终于,夏婉君的母亲爆发了。  结学封术毫羽主艘由显察仇恨

    艘察岗球故羽显敌战我学由技  夏婉君愣在哪里,百兵同样也愣在了哪里。

    百兵没有想到夏婉君文文静静的一个人,怎么她母亲的脾气那么火爆,完全就不像母子两人。  敌球克恨毫太诺孙陌术战战情

    敌球克恨毫太诺孙陌术战战情  “要月亮你能给我女儿够到吗?张口就胡话连天,还不快从我家滚出去。”

    敌球岗恨吉技主艘战孤方吉远  “我哪里配不上婉君了?婉君我哪里配不上你吗?你说你要什么,老公都能帮你做到。”

    “要月亮你能给我女儿够到吗?张口就胡话连天,还不快从我家滚出去。”  艘球封学我秘通结接月恨酷通

    敌术星术故技指孙接敌察地战  没等到夏婉君开口,她母亲指着门口怒瞪着百兵吼道,完全不给百兵一丝的脸面。

    “吼什么吼?”  结球星球吉秘诺结战陌球艘术

    后恨星察故秘显敌陌闹结秘酷  百兵也是被夏婉君母亲的强势给气懵了,站起来看着夏婉君的母亲也直接吼了起来。

    后恨星察故秘显敌陌闹结秘酷  明白了夏婉君的选择,百兵看向夏婉君的母亲,诚恳的说上一声,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化,让房间里面的两个女人全部愣在了当场。

    这一嗓子差点没把天花板给震下来,比方正超的吼声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艘学岗察毫考指结所孤早察秘

    艘恨封学我秘主敌陌球所太后  “知不知道气大伤身,你还是医院院长,连最基本的医学常识都不知道算了不说你了,说得你吐血,我还得和婉君伺候你。”

    大义凛然的百兵话一出口,看着被自己一声吼吓住的未来丈母娘,那狂暴的气焰瞬间消失不见。  敌球克学早技显敌由敌地羽结

    后学克恨吉羽诺后由酷诺封不  这让夏婉君不由内心松了口气,还真怕这百兵干出什么二百五的事情,那可是自己的母亲。

    “你不是让我够月亮吗?我想够,地球上的人民也不同意啊,倒是我可以带你们上月球,你们愿意上吗?”  后学最学帆羽指后接考球星独

    后学最学帆羽指后接考球星独  “吼什么吼?”

    敌恨封球帆考指艘接仇秘孤考  听到百兵那认真的言语,夏婉君不由张了张嘴,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发生了变化,难道他真的能登上月球?

    “我信你的邪,你就是一骗子,就算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相信你一句话,也休想把我女儿给拐走。”  艘术封察吉太指结接早克显冷

    艘球封球吉太通结所情毫后早  此时夏婉君的母亲,明显没有刚才那么盛气凌人,看来是被百兵那忽然的一声吼,给镇住了。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愿不愿意上也是你的事情,愿意上以后来找我,我给你免张票,就算是这地球上的各国领导想要上也得求爷爷,告奶奶,没戏知道吗?”  后恨克恨早秘指后由术冷地闹

    艘恨封术毫太诺结所早技术封  “收拾好了没有,收拾了我们走。”

    艘恨封术毫太诺结所早技术封  “得,手艺不错,什么时候能喝到你们的喜酒,我就拭目以待啦。”

    百兵看向了夏婉君,那态度哪里有一丝的温柔,明显的命令式。  后恨岗术帆太显孙接远敌察敌

    后恨岗球早考显孙所远独情指  “你看见了没有女儿,你现在还没有看清的他的面目吗?你绝不允许踏出这个门半步。”

    夏婉君的母亲也是盯着,强制的命令道;这让夏婉君不由为难起来,百兵这个样子真就是她喜欢的吗?  艘学克球早考诺结陌由后方学

    孙学岗学早秘通后接早主岗闹  此时的夏婉君内心也不由思考起来,站在哪里愣是没动,这一表现对于百兵来说已经充分说明了一切,夏婉君站在了她母亲的那一方,而自己已经是一个失败者。

    对于母亲他从小就没有任何的概念,在他的记忆中,呀呀学语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伴随着他成长那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结学岗术我技主艘所鬼科封地

    结学岗术我技主艘所鬼科封地  百兵也是被夏婉君母亲的强势给气懵了,站起来看着夏婉君的母亲也直接吼了起来。

    艘学岗恨帆考诺结由结太仇月  后来的养母,让他根本还没来得及体会到母爱,就惨死在家中,留给他的是恐惧的记忆。

    对以母爱,百兵是缺失的,真正无法体会的。  敌学最球故考主敌接不技结冷

    敌球星察帆考诺艘战陌陌仇考  “我为刚才的话语向你道歉。”

    明白了夏婉君的选择,百兵看向夏婉君的母亲,诚恳的说上一声,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化,让房间里面的两个女人全部愣在了当场。  后恨封恨故技诺结由艘星孤陌

    孙恨最察故考诺结所恨由  “夫人说得对,我孑然一身,无所依倚;与你女儿哪里般配,今日打扰实属唐突;不过爱女救我属于实情,若以后用的着百某的地方,说一声,定不会推辞。”

    孙恨最察故考诺结所恨由  听到百兵那认真的言语,夏婉君不由张了张嘴,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发生了变化,难道他真的能登上月球?

    “告辞。”  结术岗球我考诺结战通孤科

    后察最术毫技主孙陌艘不技  百兵看着夏婉君的母亲说完,转向夏婉君,脸上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没有丝毫的留恋,大步而去。

    又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  艘球最恨故羽主艘所通术技

    敌察最学早太指艘陌毫恨技方  本以为夏婉君为了救自己而遭到她不应该得的报复,失了清白;自己想要用一生来补救,可对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

    自己在夏婉君面相,表现出来的这么随意也好,强势也好,在对方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结察封术吉秘诺艘所主我阳所

    结察封术吉秘诺艘所主我阳所  明白了夏婉君的选择,百兵看向夏婉君的母亲,诚恳的说上一声,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化,让房间里面的两个女人全部愣在了当场。

    敌察岗察帆太诺艘接由所术察  她还是那个善良的,单纯的,让人升不起任何脾气的人啊。

    仰着头,不停留,大部向前走的百兵,内心的滋味,也只有他自己能够读懂。  艘术星恨毫秘通后所独陌孙战

    敌恨星恨我考通孙所球月羽独  “哼~!丑恶的嘴脸,暴露无遗,还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有何意义,简直就是社会上的伪君子,败类。”

    看着百兵从自家消失,夏婉君的母亲内心终于松了口气,露出厌恶的眼神,随后又变得严厉起来,看着夏婉君说道。  后学岗术帆太通艘接技学艘星

    艘球最球毫羽显敌所艘指科帆  “给我回房间休息,好好反省,以后没有我的允许哪里也不准去,看你招惹了个什么人回家,丢尽了妈妈的脸面,让我怎么给小超解释。”

    艘球最球毫羽显敌所艘指科帆  夏婉君也完全的看不明白了,怎么自己的父亲对百兵就这么好呢?难道他们之前真的就认识?

    “气死我了,还不进去?”  孙术星学帆太通敌接秘方孤独

    后球岗学早考指艘接术察闹方  看着夏婉君楞楞的站在哪里,望着门外,夏婉君的母亲气就不打一处来,继续命令的说道。

    “妈,你为什么要那样说他?”看着自己的母亲,夏婉君觉得自己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母亲般,感觉那么的陌生。  结学星术故考显艘接术帆术秘

    结球岗术故太指艘陌指孤术察  “我怎么说他了,我说的都是事实;难不成,你这死丫头消失了两天就是跟他在一起不成,真是气死我了。”

    说着她竟然抬起了手掌,要向夏婉君的脸上打去,可是看着她女儿那双盯着自己如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她的手停在了空中。  艘术岗术故太主艘战显月方恨

    艘术岗术故太主艘战显月方恨  看着百兵从自家消失,夏婉君的母亲内心终于松了口气,露出厌恶的眼神,随后又变得严厉起来,看着夏婉君说道。

    结恨封察毫秘指艘陌孙学察敌  狠狠心,还是放了下来,没有打在夏婉君的脸上,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这辈子就这么一个闺女如何是下得了手。

    “请您放心,我是不会嫁给他的;也请您死了那条心,我也是不会嫁给他的。”  艘察克恨毫秘显孙接鬼独接后

    孙学最术故太显后陌闹由情敌  “你这死丫头,难道你非要气死我不成?”看着自己女儿那决然中充满着无限绝望她的眼神,心中不由一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