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百兵,怎么不叫败兵这名字起得也够可以的哈。”

    的黎波里市机场,一个头发蓬乱,一个月都没刮胡子的男人,脸色蜡黄一看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

    穿的衣服破烂,如拾荒者一样,球鞋能露出来四个脚趾头,几乎与拖鞋无疑,而且从那黑糊糊的球鞋款式上来看,还是华夏国制造,十二元一双的那种。

    在他的身后一个眼尖的妇女跨着一个富态的中年人,一脸鄙视的看着那个登上飞机护照上写着百兵的男人嘲笑的说道。

    “切,你看他像当兵的料吗?只怕是想来发财,想疯了;现在弄得血本无归的矮挫男吧,哼哼!”

    “记住了,找男人就要找我这样的成功人士,知道吗?虽然老子我在外面玩了几个,这到走了还不就带上你一个小妖精。”

    “只要你对老子忠心不二,到哪老子就不会亏待你的,别跟那几个小扫货学,背着老子还敢跟别的男人鬼混,就让他们在这个国内自身自灭吧,哼哼!”

    看着这个白白嫩嫩的女人也四十开外了,能在这样一个国内,皮肤保养这么的白,也真是见鬼了。

    “哎呀,你好坏,咋么可以这样说人家嘛,人家是你的结发妻子好不啦!”

    只见此女一脸的鄙视加嘲笑变成了婀娜奉承,两只手紧抱着这个男人的手臂更加紧了,同时胸口的两团肉还不断在这个男人的肩膀上噌着。

    “嘿嘿,一会飞到了天上,咱们到卫生间怎么样?”

    中年男人的火气忍不住被勾了出来,眼中露出坏笑,盯向这妇女被挤压出来两团不算多白花花的,咽了一口口水。

    “都依你。”

    都四十岁的人了,这女人的脸上还能露出一丝像少女一样的羞红,还真tm的见怪了。

    可这男人哪里知道,这妇女正在内心里面对他男人同样鄙视不已。

    “哼,就你这几秒钟的货色,老娘才不嫌弃你跟别的女人鬼混,真是怀念这个国内的男人啊,等有机会了回去老娘得开开荤,好好让别人揉炼柔炼上面和锻炼锻炼下面,要不怎么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

    如果这个男人知道自己的结发妻子不但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而且不止一顶,还都是外国的种马,他会怎么想。

    这也充分说明这妇女是一个多么狠的心机婊、缜密思维办事老练,竟然没有被这个中年人逮住一次,甚至从来没有怀疑过。

    背后看着他们两个打情骂俏的登记乘客,看着他们两个秀恩爱,都没在意的。

    而前面这一个叫百兵的男人,脸上写着一脸的疲惫,对于后面两个人的对话,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登上飞机的百兵,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女的,然而这妇女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的男人,并没有发现他口中这一个跟要饭一样的邋遢男注视她。

    “贱男狗女,天生一对;真他娘的草蛋。”

    本来听到那男的话,百兵对着一个妇女高看了一眼,可是他那不澜不惊如同睡不醒的眼睛只是看了一眼这个妇女的眼睛,就不在关注,扭头大步向前走了过去。

    如同这一个女人以前做的事情,隐藏的再好,百兵那一双疲惫的眼睛都能看到一般,若不然他也不会给这一对夫妇这样的评价。

    “哎呀,老公你看他竟然坐在了头等舱,真是打胖脸充胖子。”

    这对夫妇看着百兵靠着头等舱机舱窗口坐了下来,那妇女不由更加的鄙视说了一句。

    “是呀,真他娘的扫兴,竟然跟一团大便坐在了一个机舱里面,要不老公弄钱给他打发到经济舱里面怎么样?”

    “不要,有钱留着喂狗也不能跟这样低贱的人。”

    “嗯,宝贝说的在理。”

    中年人听到这妇女撒娇的话,甚得他心,伸手在这妇女那保养的白嫩细长的手指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同时两个人也从百兵的跟前走了过去。

    离这么近,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听到他们这两个交谈的话,然而百兵如同没有听见一般,放下椅子直接躺上,闭上了眼睛。

    “好臭。”

    “你要是不让他下去,我可是要下去了啊。”

    “这么臭,带着过滤pm25的防毒面罩都不行啊,会熏死人的咧。”

    眼看登机的客人都要做好了,这时一个中年妇女穿金戴银,吃的跟白头猪一样,肥的流油,惊叫起来。

    “您好,实在对不起,现在客机马上就要起飞,请您系好安全带。”

    听到这位妇女鄙视的尖叫声,空姐给她一个礼貌性的微笑,同时提醒了这妇女一句。

    在这妇女乘坐背后躺在座椅上已经睡过去的百兵,看着异常疲惫;不过也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一些汗腥味,真没有那妇女说的夸张。

    其实空姐也有些不解,像跟个要饭一样的人,怎么会选择坐头等舱,还不如做个经济舱,省下的钱还能买好多的补品不是。

    不过当她看到此时仰卧躺在这里睡着的百兵,隐隐的从他破烂衣服露出的地方都能看到伤疤,此时没有对他露出任何的鄙视,而是充满了好奇。

    不但他的小腿肚上,胸口上,就连脖子上隐隐都有,现在虽然他显得干瘦蜡黄,可他那异常粗壮的大手突出的青筋,却是向世人彰显着他那一双手绝对隐藏着可怕的力量。

    “哎~!你这个空姐什么态度,贱人,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呀,我要下机,下机。”

    白头猪一样的妇女看到空姐竟然对自己的话不闻不问,直接恼怒了起来,开始破口大骂跟个泼妇没有两样。

    “消停点,没看到他们开始内乱了吗?你现在下去干什么,下去挨枪子啊。”

    坐在这妇女身边的中年男人,看上去也很富态,脖子里面挂着大粗链子绝对是纯金打造。

    “哎呀!你个臭不要脸的,竟敢替这个贱人说话。”

    “说,你是不是看上她啦~!觉得她年轻是吧,你看她那风騒的样,就是一破逼。”

    这妇女越说越激动,让头等舱里面的人,直接皱起来了眉头,他们都是有素质的。

    “哎~,老公你说那个空姐长得怎么样?你心动不心动?”

    看稀罕不嫌事大的,其中鄙视百兵那一对夫妇这个时候就在头等舱的后排坐着,此时那妇女一脸好奇的看着他的男人问道。

    “那个老娘们说得不错,那样的女人怎么能如我的法眼,还是宝贝你好,赶快起飞吧,起飞了我们就可以去卫生间了。”

    “哎呦~~!老公你真坏。”

    听到这一个中年男人说的话,这妇女脸色一红,她的手轻轻地在这男人的肩膀上锤了一下。

    虽然百兵一个有汗腥味的人确实不招人待见,但是戴上口罩闭上眼什么事不就没了嘛,眼不见为净。

    不过现在这个白头猪说的话,也让一部分坐在这头等舱里面的妇女心中窃喜,不过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素质。

    “骂就骂吧,干嘛把人家空姐带上。”

    “闭嘴。”

    就在此时另一个座位上的中年男人,为空姐打抱不平的时候,他身边的妇女直接两字,让他瞬间闭上了嘴巴。

    直见他的眉头还稍微的皱了一下,看来他身边的妇女给他下了黑手,要不然他的脸上也不会出现这样痛苦的表情。

    空姐被骂,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不过职业素质让她脸上又浮现出来一个职业的微笑。

    “这位夫人你好,没有特殊原因,我们是不能赶客人下机的,至于那位客人可能给你带来的不适,我们可以给你提供口罩。”

    “为了您人身的安全,请您坐好,系上安全带,我们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贱人,轮的着你说话嘛?”

    这白头猪一听,这空姐竟然还敢替那个在她眼中下贱的低等人说话,不由气的“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伸手向带着微笑空姐的脸上煽了过去。

    让看到这一幕的男人,顿时为这一个空姐感到担忧,这么漂亮的一个空姐,要是脸上挨一巴掌,啧啧~~实在于心不忍啊。

    同时此处的尖叫争吵也让另一个空姐紧忙向这个地方走了过来。

    “老子不想惹事,给我坐回去。”

    眼看一个肥胖的巴掌就要煽到空姐的脸上,突然就停在了空中,同时一个如同从地狱里一样冒出的声音,这时有些沙哑的响彻在头等舱里。 -->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