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幸运的是车子还在,为了避免被发现这个秘密,我硬是又骑车到了市郊,才给a市的负责人打了电话。

    然后我精神一放松,人便瘫倒在地上,而药效视乎也正在减弱了。

    最后人是什么时候到的,我又是怎么被弄上车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本家屋里的床上了。

    而一涵正坐在床边对我怒目而视。

    那表情分明是“等你好了以后我特么弄死你”。

    此刻我的心里却是非常的高兴,又能活着看到一涵,这感觉真好。

    突然,我想到了妈妈的事情,刚想开口,一涵却直接对我说道:“不用想了,伯母的忌日已经过了,你知道你昏迷了几天吗?整整五天五夜,本来就不明原因的虚弱再加上回春丹的副作用,你知道这次有多危险吗?”

    一涵说的声音不大,但是有些颤抖,她很关心我,但是她却不明白我这次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次我在做值得我付出生命的事情,我不仅不后悔我之前的行为。

    我之后还要去继续的尝试。

    我笑了一下想说话,却发现嗓子根本就发不出声音,一涵赶忙给我拿了杯水过来。

    我一喝才发现根本就不是白水,一股非常奇怪的味道瞬间充满了口腔。

    我刚一皱眉头,一涵那充满杀气的眼神就瞪了过来,我急忙快喝,同时脸上换上一幅“这水真甜啊”的表情。

    等我喝完了之后,发现嗓子还是不能正常的发声,结果只能作罢,暂时压下了和一涵说出一切的想法。

    其实就目前而言,我虽然早就脱离了危险期,但是身体上还是极度的虚弱。

    下地都是一种奢望,而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一星期,我的身体才开始慢慢的好转。

    用一涵的话说,这次我身体亏空的太厉害,不能下猛药,只能慢慢的调理。

    而这种慢慢的调理在开始根本就看不出效果。

    最后等过了大约二十天我才基本上可以做到行动自由。

    这些日子一涵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其实我完全猜不透一涵的想法。

    我们目前彼此之间的关系说是男女朋友都属于是说轻了,但是我一旦说出一些比较正式的话,一涵就会回避。

    不过我也不是很着急,毕竟我看在眼里,一涵的心思还是完全在我的身上的。

    而我也是完全信任一涵的。

    中间老头子来看过我两次,结果都是门都没进,就是在外面问了一下一涵我的情况就走了。

    要是放在以前,我基本上又会恶语相加了,但现在,我对老头子的态度已经完全的改变。

    他只是不善于或是不想表达出对家人的爱而已。

    他也许并不是一名合格的丈夫,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已经做到了极致。

    所以,我并不怪他。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