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个的练习还算成功,让我异常的兴奋。

    这种兴奋让我自己根本就没有觉察到自己现在身体上的变化。

    我没有想停下,继续练习。

    我又飘进了第二个房间,结果这是一个女的,而且貌似还长的不错。

    借着月光,她那张侧脸显得异常的精致。

    就是睡觉的姿势太过豪放了,四仰八叉的,说她是女汉子就算是夸她了。

    而且还踢被子,关键是穿的还少。

    我权衡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

    算了,放过这个彪悍的妹子吧,我需要附身的应该是男的吧。

    就不用女孩子做练习了,太尴尬了。

    我转身飘了出去,又去找别的人练习,结果我就见了鬼了,接连三个房间,全部都是女孩子。

    而且穿的都非常少。

    世风日下啊,女孩子睡觉的时候就不能多穿点吗,就不会像大姐一样吗。

    睡觉的时候恨不得把全身都裹住(大姐:“还不都是因为你,总在我睡觉的时候直接就推门进来”)。

    去第四个房间的时候,终于遇到了一个男同志。

    毫无心理压力的开始进行夺舍。

    熟能生巧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啊,第五次就成功的进入并控制了身体。

    又是简单的试了一下,完全没有问题。

    然后回床上把这哥们的身体躺正,出来,一次成功。

    我自己的都忍不住的骄傲,但是突然间的,我一下子感觉到剧烈的天旋地转。

    接下来便失去了意识,此时的我瘫在了地上,变成了一个球的形状。

    完全看不出人形,这就是过度的消耗精神力的后果。

    而这次非常的幸运的属于一个擦边球,只要再严重那么一点点,我就要直接回去了。

    实际上,等我醒来的时候,也完全错误的估计了情况。

    虽然我现在的这种状态简直就是为夺舍而生的,但是这仍然是一个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情。

    而且需要的精力还不是固定不变的。

    肯定是根据夺舍的对象不同而消耗的精力也不同。

    最开始的林擎宇就是一个孩童的状态,基本上就是不设防,完全没有抵抗。

    因此侵入他的身体消耗是非常小的,小到让我根本就感觉不到。

    而接下来我的实验全部都是成年人,他们相对于孩子来说侵入的难度就大了很多。

    与之对应的消耗就会大上许多。

    但是现在这个时间非常的特殊,他们都是出于睡眠的状态,因此相对而言消耗还会比平时要小。

    要不然的话,就是侵入完第一个成年人之后,我基本上就会处于虚弱的状态了。

    而这些特殊情况的叠加,让我在第二次之后依然没有明显的疲惫感。

    心中的兴奋之情又能起到掩盖其它感觉的作用。

    综上,在我完成第三次侵入之后,量变终于转化为了质变。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我当时并没有想到。

    我错误的认为等我完全恢复以后,我至少可以完成一次的侵入而完全不会有问题。

    这就为以后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