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到这里,我想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个小娃就是我的大哥。

    而之所以我对他有如此的评价,就因为我讨厌他。

    林擎宇依然在奋力的挖着土,实际上在我看来,他就是用铲子把土挖出来然后泼到自己的身上而已。

    而我则是飘在空中指着他一顿说,说完之后,感到自己神清气爽。

    当我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刚走几米,突然,一个超级邪恶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形成了。

    我嘿嘿的转过身来,重新向林擎宇走来。

    突然加速,一下子从他的身体中穿过。

    穿过之后,我在兴奋的观察着他的反应。

    厄,几分钟过去了,他除了身上的肚兜被土弄的越来越脏以外,没有其他任何的反应。

    这货果然是脑袋长的和人不一样吗?

    我不死心的又穿了三次,结果林擎宇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飘在空中做目瞪口呆状,我再一次的被这货的智商打败了。

    就像以前在小时候一样,他每每的在体力上欺负了我之后,我总想在智商方面找回场子。

    我一般都是找他下棋,然后就欲哭无泪的看着他用炮隔了五个子直接吃掉了我的老帅。

    他唱着春天在哪里蹦蹦跳跳的走开了,留下了独自在风中凌乱的我。

    我垂头丧气的转身飘走了,但是越想越生气,心中想的都是林擎宇从小到大的种种恶行。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内心,我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

    我转身恶狠狠的再次冲向了林擎宇,结果一下子,我像是闯进了一大团棉花里。

    松松软软的感觉,但是却睁不开眼睛,眼前像是被迷住了一样。

    越睁不开我越想睁开,结果一使劲一下睁开了双眼。

    然后我蒙圈了。

    我发现自己正蹲在地上,手里拿着那把炫动黄的铲子,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肚兜。

    我下意识的一摸自己的头发,厄,万恶的中分汉奸头。

    我好像闯进了林擎宇的身体之中。

    但我现在的感觉完全就是这副身体的主人,我和这具身体的契合度非常的好。

    我站了起来,做了几个动作,发现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我还有这个能力,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夺舍吗?

    如果我现在想的话,我可以控制这幅身体做任何的事情,包括自残。

    但是也就是想一想,我虽然讨厌林擎宇,但是做出伤害自己亲人的事情,我肯定是没到那种程度的。

    我伸手在自己的脸上使劲的掐了一把,结果疼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其实就目前来说,我肯定应该是需要弄明白为什么会出现现在的这种情况的。

    但是我望着手中的铲子,一股抑制不住的冲动正在不断的冲击着我。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