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要拧动那个旋钮,大门就会打开,但是同时会放出罐子中的“鬼”。

    而其它几个罐子只是幌子而已。

    其实罐子中的液体并不是什么营养液,而是一种带有麻醉性质的抑制液体。

    用来抑制“鬼”的意识和行动,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长久未更换的液体的效用已经减弱。

    这也是“鬼”能够在液体中苏醒的原因,但是液体依然能够很好的限制“鬼”的行动力。

    而当我把所有的液体全部放出之后(最后一个阀门是单向的放水阀,不用这个旋钮来更换液体),“鬼”终于迎来了重获自由的机会。

    按照设计,在触发机关,放出那只“鬼”之后,“鬼”自然会把眼前所有的活物全部的撕成碎片。

    外面的声音在响了n下之后,终于停止,而接下来则是哗啦的一阵脆响。

    我觉得当时的我都无敌了,我脑子一直都在动,但是完全没想到,外面的声音是怎么形成的。

    正当我准备想要出去看一看情况的时候。

    那扇厚到变态的大门一下子飞走了,就像飞走的是一个纸板一样。

    然后就轰隆的一声巨响,灰尘弥漫。

    而在光壁和头灯的照耀下,那一个人形的身子却拥有三角形头的怪物,正站在原本应该是大门的位置上,死死的盯着房间里唯一的活物。

    冷汗瞬间留了下来,被“它”盯住的感觉实在是不妙。

    感觉整个人都好像在冰窖里一样,冷的双腿直抖。

    而且一种绝望的情绪瞬间的涌上了心头。

    那是一种下位者被上位者盯上的绝望。

    层次上绝对的差距让我心里丝毫没有一点想要抵抗的想法产生。

    这种感觉和被尸仙盯上完全是两回事。

    尸仙给我的感觉就是,我只是一只蚂蚁,它随便吹一口气都能要了我的命。

    但是它不屑来杀我,即使尸仙再闲得慌,也不会来杀我。

    那样就好像侮辱了它一样。

    但是我眼前的这只“鬼”不一样。

    “它”给我的感觉就是,我只是一只蚂蚁,但是即使是一只蚂蚁,“它”也不会放过。

    “它”会消灭所有可以消灭的事物。

    简单的说,完全就是疯子,根本就没有逻辑可讲。

    而我现在一动都不能动,“它”的势像大山一样压在了我的身上。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