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还是自己的固有思维害了自己。

    原本有一排最明显不过的旋钮就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就差上面写些“赶紧来拧我啊,我就是开关”的字样了。

    结果我还是把自己累的半死,认认真真的找了n长的时间。

    最后自己靠在墙角喘粗气,抬头看了一眼那些罐子。

    然后非常下意识的手欠,拧动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旋钮。

    等了能有一分多钟,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露出了一个“我早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

    而突然间的,一声巨响,而且就在我的耳边。

    吓得我一个激灵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

    我非常茫然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却发现,声音是玻璃罐子发出的,而原因吗,自然是因为我的手欠。

    我视乎打开了整个罐子的排水阀,罐子中的蓝色浑浊液体以一种非常不稳定的速度在下降。

    应该是时间太长的缘故,排水阀的阀门和管道肯定不会是那么好用。

    所以我在刚拧完旋钮的时候,并没有反应,而是之后一分多钟砰地一声才开始排水。

    而且排水的速度也是非常不稳定。

    其实我当时自认为完美无缺的推理实在狗屁不通,但是也并不能怪我。

    实际上那个旋钮控制的是一个双向的换水阀,应该先排除液体,然后清洗,最后再注入干净的液体。

    只不过由于整个装置闲置了太长的时间没有得到养护,排水的功能都是勉勉强强在运行。

    而至于冲洗和注水系统,即使好用的话,液体也都干了,自然是没用的。

    我看不到,自然以为就只有排水的功能。

    磕磕绊绊的排水在排了n长时间之后,也总算是结束了。

    罐子在排空了之后,底部留下难以形容的,类似胶状的物质。

    中间还夹杂了骨头之类的东西。

    勉强叫做骨头吧,即使是的话,也肯定不是人类的骨头。

    幸好罐子的密封在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依然良好,不然的话,我估计味道就能直接恶心死我。

    而我的包里现在根本就没有防毒面具,我以后也不会再带防毒面具了,我发誓。

    又看了一会儿,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而且我也是实在忍不住了,太恶心了。

    只能放弃,而现在还有三个罐子的旋钮我可以拧。

    肯定是按顺序每个都拧一下。

    我不知道大家有这样的经历吗?

    就是你想从一堆东西里找出一个指定的东西,你会发现,无论是正着翻或是反着翻。

    你总是在最后几个才能找到你所要找的东西,每次都是这样。

    我承认我自己是一个倒霉蛋。

    而这次也是。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