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基本情况也就只限于我和大姐,原因嘛,很简单。

    第一,老头子的命令就是要保护我们俩,至于其他人,有能力照看就管,实在不行就不用去管,而这位老变态显然没有照看其他人的心思。

    第二,幻境确实很牛逼,即使对于黑纹鬼眼来说,既要在幻境中体验,又要兼顾外面的情况也是一件负担非常大的事情。

    因此,在这位老变态玩够了之后,就破开了整个幻境。

    而接下来就是我看到那幅场景。

    最后就是我最感兴趣的部分,那两位“林鑫”,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说到这里,大姐却停下了。

    见她不说话,我也没有追问,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

    过了良久,大姐才开口:“你再和我去一次那个墓好吗?”

    “厄,你吃饱没,我再给你拿点去。”

    …………………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选择,那个墓需要再去,一定要弄明白阵法和那个棺。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

    老头子的原话,只是大姐觉得我很无辜。

    其实仔细想来,我还真是无(活)辜(该)啊。

    我真的无所谓,和大姐一起去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催促她赶紧往下讲。(其实我是听说再去的话,那个队伍真叫一个牛啊,我就打好我的酱油就行了)

    两位“林鑫”都被妥善且完整的带了回来。

    死的那位已经送去解剖了,不过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正常的伤口,正常的死亡,正常的生理结构。

    指纹符合,dna符合,一切的细节都没有问题。

    都已经快切成羊肉片了,但所有的发现都是正常的,也就是说,这是一具很正经的尸体。

    老头子听完报告之后,就给了一句话:接着查。

    那边肯定还是得继续,努力把羊肉片变成饺子馅。

    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已经不会查出任何的异常了。

    那么现在的突破口就在活着那位的身上了。

    审讯和解剖几乎是同时开始的。

    审讯的全程都有尖刀组组长杀神全程近距离监控。

    以防止这位“林鑫”发生任何的异变。

    而一旦发生异变,杀神需要立刻将其制服,防止“它”伤害任何工作人员或是老头子的盆栽。

    老头子的盆栽如毒瘤般的存在于本家的各个角落里。

    整个审讯的过程简直可以称为一场灾难。

    最开始的时候,“林鑫”认为自己仍然处于幻境之中,无论问什么,他都不做任何的回应,并且默念观音心咒。

    于是审讯就变成了如何向“林鑫”证明这不是幻境的说明会。

    费了n长的时间才让他相信,这已经不是幻境。

    而接下来,还没等发问,“林鑫”就已经按照标准流程报告了整个行动的情况。

    但对于我们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

    他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

    其实也不难理解,他一进主墓室,就直接被拉入到了幻境之中,而当地眼乙那个老变态破开幻境之中,一个他已经死了,而另一个他处于昏迷之中。

    没法提供有价值的情报。

    用非常规方法,喂药,催眠,直接读他的记忆。

    得益于尖刀超出常人的精神力,可以承受多次的读取过程。

    反复做了三次,结果证明完全没有说谎,而且在潜意识中,对家族非常的忠心。

    杀神提了一个非常恶毒的建议,让这个“林鑫”和那个“林鑫”见一面,然后观察一下什么反应。

    但这时,那边的“林鑫”基本上已经拼不回来了,只能退而求次的观看影像资料。

    尖刀经过严格特训的成果在此刻显现无疑,“林鑫”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心理以及坚韧的意识看完了录像,并且十分淡定的说了一句:“这一切都是伪造的,我丝毫没有对家族不忠,我林鑫对得起家族的荣誉。”

    两边同时陷入了僵局。

    而老头子在命令继续审问和解剖的同时,下了林家的银令,要求再次前往墓室。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