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那发自内心的笑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我的身上。

    我认得那种眼神,那是一种“正常智商的人类在看**”时用的眼神。

    “我刚才被拉入到幻境中去了,现在回来了,有什么不对吗?”

    大姐看了看我,然后指了指墙上。

    一名尖刀被利箭射穿并钉在了墙上。

    说实话,死人我见的多了,这没什么可怕的,虽然仔细观察,情况是有一些诡异。

    从他被钉在墙上的位置和箭的角度看,他好像需要跳起来才能产生这样的效果。

    大姐又指了指地上靠近门口的位置。

    我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墙,冷汗瞬间已瀑布的形式狂流不止。

    地上躺着的那位和墙上挂着的那位有着相同的名字,林鑫。

    而且最关键的是,地上那位“林鑫”是活着的,我明显可以看出他的胸口是起伏的。

    而墙上的那位“林鑫”无论从受伤的部位还是出血量来看,已经死透了。

    我没有晕过去,但是就好像喝酒断片了一样,我最后怎么会的营地,谁扶着或是背着我回去的,我都不知道。

    最后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了篝火旁,手里捧着一杯热茶,身上盖着毯子,我的身边只坐着大姐一个人。

    大姐一直盯着那堆篝火看。

    我转过头看着她,过了差不多2分钟,她才发现我在看她。

    她盯着我的眼睛仔细的看了看,才长出一口气,然后拿走我手中的杯子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茶,这时我才发现,她的嘴唇已经干的裂开了皮。

    她把空杯子抛进了篝火中,对我说了一句:“老弟,咱们回家吧。”

    我环顾四周,营地之中的大件都已经打包完毕装上了车,而车子也一直是处于发动的状态。

    我和大姐上了最后的一辆吉普,整个车队立刻启动,直奔本家。

    一路上,我一直处于想睡但是怎么也睡不着的状态,让我异常的难受。

    而到了家中,我是被大姐扶进屋里的,当我躺在床上的一瞬,一股如潮水般的疲惫感一下子淹没了我,我几乎是同时就进入了梦中。

    其实我并没有睡多长的时间,只有差不多十几个小时,虽然精神上依旧很疲倦,但是最少还算恢复到及格的水平。

    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大姐。

    幸好我是轻轻的推门进去的,大姐正在床上睡着。

    而当我发现没什么可做的时候,才觉得自己非常的饿,我是肯定不会叫醒她的,正好先去吃点东西。

    就是简单的喝点粥,但是依然让我觉得非常的舒服,然后让厨房再做一份热着,等大姐醒了我给她端过去。

    我吃完了就在等着大姐,直到6个小时之后,大姐才醒。

    而等我把吃的拿进屋,大姐也换完了衣服。

    我自然是要了解情况的,而大姐也知道,边吃边说,基本上把情况都和我说了一遍。

    从我们进入墓室的那一刹,所有人都被拉入了幻境,且每个人经历的场景也肯定是不同的,这个也没必要深说。

    而且对于死去的人,鬼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这次带去的两位地眼,地眼甲,完全没有必要说他的名字,就是直接扑街的那位,应该是被拉入幻境的一瞬就发觉自己中招了,迅速且激烈的做出了抵抗,但很显然,抵抗失败,自己被干掉。

    说这些的目的都是为了让我有一个认识,我们遇到的这个幻境的级别基本上能排在前几名了,我太幸运了。

    地眼乙,大姐知道的名字是林绪鸣,但肯定是一个假名字。

    黑纹鬼眼,是家族**奉的级别,属于在那种常年闭关的变态,年龄也大的吓人。

    能出来下墓完全就是家主的命令。

    他在被拉入幻境中,首先的反应时惊讶,我去,我这辈子竟然能被拉入到幻境中,赶紧趁机会逛一逛。

    他基本的表现就是风轻云淡的幻境中游览,顺便还能够观察到幻境外面的基本情况。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