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么回到现在,当我觉得超级爽的时候,突然一股异样的情绪突然涌上我的心头。

    就是那种不是让你很难受,但是却让你坐立不安的感觉。

    我猛的坐了起来,感觉好了一点,但还是很烦躁,只好站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又感觉好了不少,这时异常诡异的,我非常无脑的向后退了一步,一下子正好踩在了一块很松动的石头上。

    瞬间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而接下来就是不停的滚啊滚。

    幸好全部是草地,而且草比较厚实,最关键的是我滚过的地方还没什么尖锐的石头。

    但即使这样,等我停下来的时候,我依然是全身疼的要死。

    连动一下手都带着全身疼的直吸冷气。

    我原地躺着哎呦了老半天才勉强坐了起来,而我眼前的一个半塌的洞口,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其实如果再晚几年的话,我一定能看出其中的诡异之处。

    一切都太过巧合了,简直就是像排练过的剧本一样。

    但是那时的我,完全没有发现不妥,顺着剧本就演下去了。

    而当n年之后我与无念见面的时候,被他各种的花式嘲笑。

    用他的话说,本来就是一个漏洞百出的闹剧,需要绞尽脑汁的想怎么让你去相信,但是结果却是什么劲都没费,你自己就钻进套里去了。

    当时说的我是无地自容,当然了,说我坏话的人一般结局都是很惨的。

    那个半塌的洞口强烈的吸引着我,就好像是有一个声音在我心里说着,“去吧,去吧”一样。

    而我不由自主的开始了搬起了挡住洞口的石头。

    石头的大小和形状都显得非常适合我。就是那种正好让我很累,但是却不至于坚持不住的类型。

    因此我搬得很辛苦,中间歇了一次,走上去喝了点水,然后下来继续搬。

    就这样一直搬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把洞口清理出能我进去的程度。

    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一点多了,赶紧上去骑车向市内狂奔。

    骑到差不多的地儿了,赶紧用手机叫车,结果这回的师傅特别的良心,根本就没额外加钱,就答应拉我,我高兴的都没边了,直接拿着车想开门。

    结果师傅一看,一脸“你特么在逗我呢吧”的表情。

    结果又是多加了两百元才搞定。

    到了市内之后,先吃了点东西,然后直接联系家族在a市的负责人,告诉他我的需要东西的清单。

    我的号码那真是全家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为我不仅有时候会闯祸,还时不时需要各种形式的支援。

    所以我的号码家族中全国各地的联系人都会存着,以防万一。

    “你挨揍了没事,关键是给我丢人,知道吗?”老头子经常痛心疾首的和我说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