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当这种崩溃的情绪即将爬满我心头的时候,“它”再次让情况发生了变化。

    身后传来了一涵的声音,这瞬间让我汗毛根根立起,头皮发麻,肾上腺素狂飙。

    但这些反应却一下子让我从崩溃中走了出来。

    力气视乎也一瞬间回到了身体当中,我开始狂跑,虽然只有面前的一条路。

    就目前这种情况,傻子才会回头的好吧,100%的会挂掉。

    区别就是死亡的方式而已。

    现在就是一涵说要脱衣服和我洗澡,我都不带回头的。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禁暗暗的得意。

    你大爷的,你随便喊,回头了算我输。

    而这种得意还没持续一分钟,一只有力的手猛的搭在我的右肩上。

    在奔跑中出现这种情况,铁定的摔个半死。

    我心中哭死了,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喊人就算了,怎么还拽人,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想什么呢,赶紧走!”老头子的声音出现了在我的耳边。

    我抬头呆呆的望着他,这貌似是年轻版的老头子,那时,他的头发还没有白,而且喜欢留着胡须。

    我环顾四周,本家的院子,再看看自己的穿着。

    七岁零七十二天的我。

    这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几段之一,那一年老头子第一次带我去他的书房,紫玲轩。

    那是我第一次偷喝他杯子里的茶,那味道,真是终身难忘,从舌头尖麻到脚跟,之后的几天无论吃什么都没有味道。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头子在他的那台超酷的电脑上玩蜘蛛纸牌,而且玩的还很烂。

    但这都不是这段记忆能够称为最深刻的原因。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我的妈妈,一位拥有慈祥笑容的恬静女人。

    真的,那是我在懂事后第一次见到我的妈妈,她在我出生之后的125天就因为一个任务去了一个我并不知道的地方。

    而直到6年零312天之后,我才见到了妈妈。

    但在三年之后,妈妈就因为那次任务的隐疾而离开了人世。

    我还记得那天的风很大,天气很阴,妈妈走的很安详,但其实我都懂。

    她的隐疾是在我两岁的时候就埋下了种子,而在之后的八年时间内,伤痛无时无刻的不在折磨着她的身体和意志。

    无论家族用了多么珍贵的药方,收效都是微乎其微。

    那几年,家族中近三分之一的资源都在为妈妈服务,但是依然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头子掉眼泪。也是唯一的一次。

    虽然他伤心,虽然他自责,虽然他之后并未再有过其他的女人,有很多很多的虽然。

    但是我依然没有原谅过他,当时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从那之后,我也再没有叫过他一声爸。

    假如有可能的话,我情愿在这个幻境里呆上很久。

    此时此刻,语言无法描述我内心的状态。

    我丝毫没有顾忌老头子在说着什么,直接飞奔过去,猛的推开了门。

    和记忆中一摸一样的场景,妈妈在向我微笑着点头。

    我一下子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这位在梦里折磨了我10多年的女人。

    我感觉我的心瞬间融化了,泪一下子就冲出了眼眶。

    而她明显被我的行为吓了一大跳,但随即却拥住了我。

    时间和空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

    虽然我明白,这并不是真实的场景,而幻境也肯定会做出相对应的改变。

    果然场景又发生了变化。

    虽然好像一切都没有任何的不同,我的嗅觉,我的触觉,都没有感到任何的改变。

    但我依然知道,现在我抱住的,已经不是妈妈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