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等我们的车队到达了营地之后,大姐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又加了一队人组了第四道的警戒线。

    在通常情况下,在地势开阔且荒芜的地区,我们的警戒线之间的相互距离是一千米。

    也就是说,现在以营地为中心,最外围的那组人距离我们有四千米。

    大姐的这道命令在事后被证明为是神来之笔,对整个事件的善后处理工作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林擎宇撤出来之后,墓室就没人下去过,一直处于暂时的封闭状态。

    大姐极其简单的做出了部署和动员工作,然后留下十分钟,十分钟之后,直接下墓。

    首批的队伍由大姐、我、两名地眼和五名尖刀组成。

    很常规的配置,天眼在这里已经完全起不到作用了,因此排除,带了双份的地眼,我想大姐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从入口到主墓室的路程不算长,但也绝对不算短,尤其是在我们走的异常缓慢的情况下。

    当然,我们根本就没有快走的理由,我们的时间极其的充裕,我们的补给和设备都数量足够且质量上乘。对付幻象或是灵体,我们还有地眼。

    因此,稳步的推进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多少个非常难以搞定的古墓都被我们这种极为无耻的方法拿下了。

    一路上没有任何的异常,周围的一切细节都和林擎宇带回来的影像资料一摸一样,地眼也没有发现任何需要他们出场的灵异苗头。

    就这样非常顺利的走到了主墓室。

    那是一个异常庞大且华美的阵法。

    阵法占据了整个墓室的地面部分,就连非常细小部分的构造都非常复杂。

    当然我是看不懂的,而且我并不感兴趣,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感叹一句,刷一下存在感,顺便搂一下大姐,占一下便宜。

    而正当我要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我突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那种突然被打断的感觉,让我异常的难受。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要纠结难受不难受的时候,因为失去身体控制权的恐惧感明显是占据主导地位的情绪。

    我的视觉还没有问题,但貌似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地眼甚至没有一点的反应。

    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怕自己会疯掉,这种被众多人包围的孤独感让我抓狂不已。

    还好有人替我做出了选择,在一瞬间,我失去了意识。

    等再次恢复的时候,发现自己可以动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兴奋的蹦了两下。二吗?反正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二。

    但当我环顾周围时才发现,我应该是被拉入了某种幻境之中。

    我发誓我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老头子销了这两个地眼的称号,屁用没有对于他俩来说都已经是赞美之词了。

    我周围的一切都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给我异常的不协调感。

    我在揉了第n次眼睛之后终于接受了这样的现实。

    其实在事后仔细的回想整个过程,我发现,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个坑我的人还算比较有良心的,每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快要发疯的时候,“它”就会替我做出选择。

    我现在身处的地形也没什么可选择的余地。

    就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除了向前走,就连后面都是死的。

    而且墙的感觉异常的真实,在我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根本就破不开。

    但有一点做的不太好,就是当我猛的用手砸墙的时候,我是并没有疼痛感的,差评。

    我其实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我既不会用步伐来测量自己走过的距离,也不会用心跳来测量时间的流逝。

    简单的说,我的精神基本上又要达到自己的极限了。

    而通过这次的折磨,我的意志力确实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但显然,过程是极其的痛苦。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