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即使丹药的材料再珍贵,成丹再困难,这也是必须的流程。

    否则,丹药是坚决不能到食用的阶段的。

    没想到给我吃的封神竟然只用了两个药人观察了十年。

    这简直就和谋杀没什么区别。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的身体还没有什么不良的反应。

    但这并不说明什么,也许在十年之后出问题,也许在二十年后出问题,当然也有可能永远不出问题。

    至于出问题的后果,根本就不可想象。

    死应该是最舒服的一种结果了,也许会变成不人不鬼的怪物,也许灵魂被永远束缚在身体之中。

    总之,一旦出问题的话,正常死亡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杀神没想到,他说的话让我的情绪变得这么低落,急忙转移了话题。

    “在十二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我梦到了家主。”

    很显然,杀神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句话甚至都吸引了林元的注意力。

    他看到这样的效果非常的得意,直接点了一根烟,向我们说了整个过程。

    其实严格上讲,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是一个梦。

    因为在结束之后,杀神异常清晰的记住了所有的内容。

    虽然整个过程时间很短,但这也非常的奇怪。

    在梦里,老头子的整个身形都是比较模糊的,但是一段非常清晰的声音却传给了杀神。

    这也是他确认梦中的是老头子的依据之一。

    但最重要的还是在话的开头,老头子用早已约定好的暗语向杀神表明了身份。

    老头子给出了一个地址,地址在北方的某个城市,但除了这个以外别的什么都没有说,然后杀神便醒了。

    杀神的意思是把这个地址作为我们目前的第一站,老头子给出这个地址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的。

    其实就目前来说,我们也并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

    幸好杀神有这样的一条线索,要不然的话,我们也只能呆在这里。

    该试的,杀神和林元早就试过了,根本就没有什么结果,我也不用再去白费力气了。

    但林元对此深表怀疑,他说杀神是因为当天晚上没吃好,做的噩梦。

    这种非常不靠谱的说法果然非常符合林元的作风和能力。

    我在杀神要动手之前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伏藏”。

    老头子在我小的时候曾经和我说过很玩笑式的一句话。

    “如果有一天在梦里爸爸说了很奇怪的话,那就代表爸爸已经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爸爸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

    “因为爸爸要守护大家,守护你啊。”

    一瞬间,记忆中的画面一下子浮现在我的脑海当中。

    就像杀神说的一样,这个局至少在四十年前就已经启动了,甚至更早。

    但突然间,我想到了一点,一下子让我感觉到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假如这个局在四十年前就已经启动,那么整个计划的制定时间呢?

    如此庞大的计划需要多少年的思考和反复推敲才能达到最后可执行的程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