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拥挤的地铁中被挤来挤去的感觉真的很不爽,但是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是因为一个字而已:穷。

    对于每个月不到两千块的工资,其实地铁的费用也是一个相当不小的负担。

    再除去租房子、煤气、水、电等开销的话,吃饭也就能勉强混个饱。

    每月咬紧牙缝攒的那几个钱都是为了不定期的随礼准备的。

    要不然起步价二百的礼金钱真心能要了我的老命。

    最关键的是,这些礼钱基本上都是属于有去无回类型的。

    用同事比较委婉的话说:以现在的男女比例来看,结婚的事你就可以放弃了。

    至于生病的问题,我是根本就不会去考虑的。

    也没法考虑,喝点热水,睡上一觉,就算是吃药了。

    用一个六位数的密码保护着三位数的存款就是我的真实写照,一点都没有夸张。

    在胡思乱想中,地铁到站,这个时候我根本不用去走的,顺着人流就直接被推了出来。

    今天很走运,鞋子没有被踩,这双鞋的寿命又能延长那么几天。

    这让我可以考虑一下,一会的晚饭能否可以加个蛋,奢侈一次。

    虽然我真的很拮据,但是对于住的地方还是尽可能的提高了标准。

    这也是我剩不了什么钱的一个主要原因。

    单间,不合租。环境虽然说不上好,但是肯定干净。

    吃完晚饭以后,直接开电脑打dota,这也是我一天中难得的休闲时光。

    一般这时,我的心情都会非常的好,虽然我思来想去,晚饭并没有加蛋。

    而我不知道的是,接下来的一场遭遇,将会让我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或者说是重新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

    在我正打的起劲的时候,一般在这种时候,就是我方正处于巨大的优势中,我可以浪一浪或是各种抢人头。

    而通常我的做法就是一边浪,一边抢人头。

    突然有人从后面说了一句:“这人头抢的不错啊,逼装的也很叼。”

    “谢谢兄弟夸奖。”我一边傻笑一边回了一句。

    我的这句话直接让后面说话的那哥们愣住了。

    他心里极其的郁闷,靠,我这坏人当的也太失败了,人家根本就完全不怕。

    在我又潇洒的连抢两个人头之后,我才意识到,家里除了我竟然还有别人。

    在我进屋的时候我并没发现有人,而对于这种一览无余的面积来说。

    藏肯定是不可能的,别说成年人了,就是小孩也藏不下。

    也就是说,人是在我打游戏的时候悄无声息进来的。

    而无论对方有什么样的目的,显然都是不友好的。

    我连忙一个急转身,我本来的想法是大喝一声,既能震慑对方,又能起到呼救的效果。

    而且还不显得丢脸,简直是完美的应对。

    但当我转过身子的时候,预想的大喝生生的被我憋了回去。

    首先,在我身后的是两个人,一个是猥琐的胖子,另一个是冷酷的帅哥。

    帅哥的手上拿着小巧的匕首,但这并不是我不敢大喝的原因。

    主要的原因是,那个猥琐的胖子手里正拿着一把手枪。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