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线索不就全断了吗?”

    我绝对不是为古家人惋惜,不说绑架我的事情,就是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使用邪术,也足够该死。

    但就这件事来说,绝对有内幕可挖,即使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明白肯定不想表面那么简单。

    留一些活口回来,凭家族的手段,不怕问不出来真相。

    老头子这么做显然不是最佳的处理方式,也不是他一向的行事风格。

    “你知道林一涵吧。”老头子突然问了一句跨度非常大的问题。

    必须认识,我的梦中情人,当然,嘴上肯定不会那么说的。

    “这一代的天眼嘛,怎么了。”

    “要不是她极力的劝我,你小子我就准备放弃了。”

    厄,虽然我明白这肯定是句玩笑话,但我真的想问一句,我真的是亲生的吗?还是你出去跳广场舞的时候捡回来的。

    但被老头子这么一打岔,之前的疑问我也埋在了心底。

    毕竟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一切都好。

    而且通过这件事,我在大学期间的安保级别全面的升级。

    听说这也是一涵和大姐向老头子要来的。

    整个谈判的过程十分艰苦,以一涵罢工为开始,以大姐拍桌子为结束。

    最后老头子颇为无奈的送走了两位女中豪杰。

    而对于鸩来说,这次的闹剧直接让她走向了毁灭。

    家族会议表决,她的存在太过危险。

    经过评估,即使再高级别的封印,对于和谐社会来说,鸩依然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因此,就像很多年以前的血月之夜一样,即使需要付出相当巨大的代价,也要对其进行一劳永逸式的处理。

    最后一位大能在极为影响自身修行的前提下,破封而出,成功的吞噬了鸩。

    虽然当鸩意识到了自己的结局时,进行了激烈的反抗。

    但是依然无法逃脱消失的命运。

    而对于张扬和李可馨,老头子不知道对他们做了什么。

    总之,当我们三个再次在学校相聚的时候,他们俩没有任何的异常。

    只不过对于那段记忆,完全没有印象。

    官方的说法是我们三个私自外出游玩,出了车祸。

    造成大脑的损伤,而暂时性的失忆正是其中的一项症状而已。

    我都不知道怎么想的这种烂理由,我们三个根本就都不会开车好不好。

    但是用老头子的话说,你不要在意你的谎话有多烂,只要让大家相信就好了。

    这确实是实话。

    而这件事貌似就比较完美的结束了。

    我也能够继续我的大学生活,虽然之后再也没接触那些危险的灵异事件。

    但事实上,一切根本就没有结束,甚至连真正的开始我都不知道在哪里。

    我就像所有的人一样,从一个圈子跳进另一个圈子。

    也许你能直接跳过两个圈子,但是接下来你依然会落在第三个圈子里。

    而即使你超脱一切跳过了所有的圈子,你却发现,你依然是在盒子的里面。

    周而复始,没有结束。

    也许你想要真相,想要真正的自由。

    但套用老头子的话:真相往往是极其残忍的,有那么一点虚幻才显得美好。而真正的自由是永远不存在的,在最初的地方没有,在终结的地方也不会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