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正常情况下,通过表面上的判断,确实可以得出这些结论。

    但现在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其实要是在平时的话,古东升完全会冷静下来,然后做出相对来说比较稳妥的判断。

    但现在的情况非常的复杂。

    那名神秘的女子可以说是一个病毒的集合体,林家给她起了个名字,叫鸩。

    她的每一次呼吸都会带出大量的变异病毒。

    她的出处和来历至今都是一个谜,而她为什么能变成这样的原因更是无法查明。

    因为根本就无法对她进行任何有效的研究,极其的危险。

    而且根据对她有限的了解,也没办法安全的对她进行物理性的消灭。

    不是不能,而是有太大的不确定性,不知道会不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虽然林家在付出了极大代价的前提下,成功的封印了她。

    但却被人使了一招借刀杀人,成功的闯到了这里,打破了封印。

    虽说此时的鸩依然无法挣脱最后的束缚而获得行动上的自由。

    但现在的这种程度上的解封已经完全够用,尤其是面对着一群什么都不知道的倒霉鬼的时候。

    那七个全部武装的人没有任何的异变,已经准备开始行动,对鸩进行接触式的搜索。

    而其他人在向后退了一段距离之后,貌似已经完全的处于安全的区域。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去发展。

    古东升仿佛已经看到了长生在向着他招手。

    之前鸩说过的,“多少年来,没人能经得住长生的诱惑。”

    但其实在她的心里还有着后半句,那就是“多少年来,同样没人能受得了长生的折磨。”

    长生几乎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毒药,而且是一种致命的毒药。

    没有的人拼命想要得到,而拥有的人却一直想要甩开。

    但即使是这样,不可否认的是,长生依然极难达成。

    非拥有天地之大气运者,不可得。

    而古东升显然不在其中之列。

    就在那七个人的手伸向鸩的一刹,异变骤起。

    但不是发生在那七个人之中。

    而是发生在距离鸩有相当的距离,自以为没有任何的危险,还抱着看戏状态的我们之中。

    在瞬间,其中的几人就拔出利刃刺向身边的队友。

    在这种情况下,被刺的人显然不可能分神去提防身边之人。

    何况距离太近,出手又太突然。就是有提防,也绝对避不过去。

    我们注意到的是,被刺的位置和被刺的深度。

    基本上谁都能判断的了,就算现在马上送进医院,基本上也没有救活的可能了。

    但我们没注意到的是,出手的人一共有七个,正是第一次探路晕倒的那七个人。

    所有人都震惊于种情况,而产生了短暂的分神,其中也包括古东升。

    就在这分神的时候,出手伤人的那七个人突然神情大变。

    做痛哭流涕装,跪地向古东升哭诉,他们是被短暂的迷惑才做出伤害自家兄弟的行为。

    这倒是一个相当合理的解释。

    现在的这批人是古东升亲自挑选并经历了多次的下墓,断然没有反水的可能。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