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后回来的两个人竟然抓回来了几条鱼,让我大为的惊喜。

    看得出来,古家人不仅能打猎,连做饭也是一把好手。

    动作娴熟,手脚麻利,各种的调味料带的也足。

    不大一会儿,香气就飘满了整个营地。

    鲜鱼汤,叫花鸡和烤兔子,虽然只有这三样。

    但吃的所有人相当的满足。

    那种不知名的野菜让鱼汤的味道好了不知道多少。

    在这种环境下,如此一顿饭丝毫不亚于金钱能起到的作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整个白天,就在嬉闹,打猎和美食中度过了。

    晚上再美美的睡上一觉。

    这甚至给了我一种错觉,我这是在度假,而不是一名被丧心病狂的绑匪绑架的受害人。

    其实给我这种错觉的原因不仅仅是周围的环境,张扬也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这货简直一点都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成天的胡吃海喝。

    丝毫没有为自己的处境所担心过。

    而许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这是我最羡慕的性格,没有之一。

    对于我这种每天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自动的浮现出各种待解决问题的人来说。

    快乐已经是一个非常陌生的词汇了,尤其是在我爱之人已离我远去的情况下。

    曾经读到过这样的一句话,觉得非常的有道理:人若死一切都变的很简单,但活着却很难。

    第二天早上是被叫起来的,晚上吃的实在太多,早饭根本没有胃口,索性不吃了。

    看着昨晚上吃的比我还多,但现在依然生龙活虎的在吃着早饭的张扬,我真的是超级无语。

    吃完之后便直接出发了,果然,那花海是墓之前最后的一道关卡。

    一旦顺利通过之后,后面是一片的坦途,再无任何大的阻碍。

    其实仔细想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那片花海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可逾越的屏障。

    不说能不能绕路,就是能的话,估计也会有更凶险的东西在等着。

    正常人谁也不会想到那么危险花朵的克星竟然是水。

    而据我判断,除了水之外,那片花海应该没有其它的东西可以克制。

    而对于一般人来说,即使知道了水是关键,也没办法能携带如此之多的水量。

    只有雨才是真正的钥匙。

    但对于祈雨来说,几乎没有人能做得到,貌似只能看上天的安排了。

    而且除了雨之外,还要算准时间,花海应该有虚弱期。

    即使用大量的水来对付它的话,也要挑在虚弱期下手。

    不然的话,即使下雨的话,恐怕也很难把花海快速的干掉。

    综上,那片花海作为守卫来说,是相当变态的存在。

    但古家的准备实在是太充分了,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花海。

    真不知道他们从哪得来的信息。

    虽然貌似所有的古家人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但是应有的警惕依然没有丢掉。

    所有人都没有喝酒,甚至没有一个人提及要喝酒。

    只有古东升喝了一杯疑似是酒的液体,而即使是酒的话,也应该是具有特殊功效的药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