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事实上,她一直没有服用过任何的药物。

    药物被视为不洁,而不洁的祭品神肯定是不会喜欢的。

    是巫特有的秘法,让女孩陷入了自然而平和的睡眠状态。

    这样既保证了祭品的质量,又不会影响祭祀的过程。

    当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那四名黑袍男子跳起了巫特有的舞蹈。

    他们通过舞蹈向神表达着自己的诉求。

    作为门外汉的我肯定是无法得知他们的诉求,更无法得知他们的诉求到底得没得到神的回应。

    我只知道,到目前为止,女孩的呼吸还是正常且平稳的。

    四名黑袍男人不知疲倦的在跳着怪异的舞蹈。

    他们视乎陷入了一种空明的状态,完全沉浸在了舞蹈之中。

    我的注意力肯定是不在舞蹈上的,尤其是我对舞蹈根本就不感兴趣的前提下。

    而当我感觉到超级无聊的时候,周围似乎正在发生着某种变化。

    随着时间的逐渐流逝,这种变化越来越明显,直到完全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周围的空气变的越来越湿润,我闻到了雨的味道。

    他们是在祈雨,我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巫的祈雨祭祀。

    在上古时期,祈雨反映了人们在恶劣的自然生活环境中,渴望美好明天,创造美好生活的一种期盼行为。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我竟然见到了这么古老的一种祭祀。

    今天他们的目的显然是为了要消灭眼前的那些极其危险的花朵。

    祭祀还在进行中,而那四名黑袍男子的舞蹈貌似也进入到了一个关键的阶段。

    动作和步伐都相应的加快,随之带来的效果就是周围的空气变的越发的潮湿了。

    终于,一场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雨量之大,让我咂舌,而我们只好回到车里,即使这样,身上也是湿了不少。

    雨非常的大,而且还很急,完全阻碍了视线,以至于后面的事情我完全没有看到。

    之后和古咏聊天中,才了解到了一部分情况。

    祈雨成功之后,那四名黑袍人在勉强的结束了祭祀之后全部软倒在了地上。

    立刻被人抬到了车上,应该得修养一段时间。

    至于怎么修养,用什么来恢复,古咏不知道,也不敢兴趣。

    当问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古咏很感兴趣,也同样很想知道,但真的是不知道。

    只知道,女孩肯定是没有回到车队里,至于到底去了哪里,没答案。

    大雨来的很急,走的也同样很快。

    等雨完全停了的时候,所有人纷纷的从车里出来。

    大雨过后,空气异常的清新,吸一口,让人精神一振。

    但我却没有任何的心情,我下了车,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女孩的方向张望。

    结果什么都没有,女孩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接着我望向古东升,他貌似在下雨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有回到车里。

    虽然有人在打着伞给他挡雨。

    但对于这个雨量来说,雨伞能起到的作用实在是太有限了。

    此刻,他整个身上全部是湿透的状态,但心情却显得非常的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