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总之我真的是完全看不明白。

    不过经过这两次的观察,我发现这四名黑袍男子在舞蹈的过程中用的步子非常的熟悉。

    仔细在脑海中思索了许久才终于想起,那是禹步,一种道法中经常会用到的特殊步法。

    没想到会用在这里。

    其实禹步本身就是道法从巫觋求神的舞步中借鉴过来的。

    传说中的大禹,不仅仅是一位善于治水的英雄,而且也是一位大巫。

    他因为辛劳治水,长年行走于湿滑之道,走起路来迈不开步子,只能用小碎步一点点的往前挪。

    大禹这种步伐久而久之被后世称为“禹步”

    从这点上讲,道法确实晚于巫,而且借鉴于巫。

    这次的祭祀貌似结果不错,古东升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而看到他的这个表情,我心里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我真不想在夜里赶路,而且还要在车上睡觉。

    就这样,我们总算安稳了一个晚上。

    我们三个再次的吃饱了之后在帐篷里美美的睡上了一觉。

    在经过几次的观察之后,古东升貌似对我们非常的放心。

    我们无论是在营地里随意的走动,还是在远离营地的地方方便,都没有人在监视。

    关键是我们也真没办法跑掉。

    晚上睡觉的时候,半夜张扬起来要去方便。

    但他非常错误的估计了周围的环境和他自身的胆量的对比关系。

    他非常淡定的走出了帐篷准备自己去解决。

    但还没完全走出营地中火堆的光亮范围,就很自觉的退回了回来。

    直接向守夜的古家人求助。

    “大哥,陪我去外边方便一下呗。”

    对方看了张扬一眼,非常客气的回了一句。

    “滚蛋,你还是不是男人,自己去。”

    “厄,我主要不是害怕,我现在是人质,你们不得看着我吗?”

    “你赶紧跑吧,我要是起身去抓你算我输。”

    “……………………”

    人家这么说显然是有理由的,只要我还在的话,就能拿到一亿。

    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个吃饭巨多而且废话巨多的毫无价值的人质。

    最后张扬自己忍着剧痛以超快的速度冲出营地然后返回。

    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除了裤子上的水迹以外。

    原本我以为早上吃过早饭之后还会有一场祭祀,然后根据结果再决定我们当天的行进速度。

    没想到,在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所有人就被叫起,然后收拾东西出发。

    之前毫无征兆,就连古家自己人都不知道,全部是一脸蒙逼的样子。

    不过家主的命令肯定是不容置疑的,收拾完毕之后即刻启程。

    还好我在车上能睡,这次应该是真困了,睡了一路,就连早饭都被我无情的拒绝了。

    而差不多在中午的时候,车队终于停下了,我们貌似到达了目的地。

    但是却没有任何要扎营的意思,也没有任何要休整的意思。

    所有人都下了车,看着眼前一大片火红的奇异花朵发呆。

    在这里能看见这么大面积的花海,真是非常的奇怪。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