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休整的过程中,其实大家也就是上上厕所,抽根烟而已。

    而一直在古东升身边的四名黑袍男子貌似正在准备着一场祭祀。

    所谓的祭坛是用石头垒起来的,相当的不规则而且缺乏美感。

    但祭品是实打实的活物,一只从货车里拿出来的兔子,养的相当的肥。

    看得出来他们早有准备。

    祭祀的过程和手法让我觉得非常的陌生,在我的印象中,我没听闻过任何一种类似的祭祀。

    与其说是一场祭祀,还不如说是一场舞蹈。

    如果不是那个奇怪的祭坛和那只兔子,我根本就不敢说那是一场祭祀。

    其实这并不怪我,古家承载的是相当古老,相当偏的一种体系,那就是巫。

    即使对于林家来说,所掌握的资料中关于巫的记载也是相当的有限。

    而且对于巫的说法也是非常的杂乱。

    有人说巫是在混沌初开时,于洪荒中诞生的最早的一种天地伟力,它早已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但有人却说,巫,是一切力量的本源,无论是佛还是道都是从巫演化而来的,它始于无且长存至今。

    还有其它各种稀奇古怪的说法,但没有任何一种说法有非常有利的材料支持。

    总之巫是真实存在,而且确实有着相当古老的历史。

    巫的产生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人类对于自然现象以及人体本身现象的原始认识。

    它是人类为了证明人与其他人或外部世界存在着某种对应关系而创造出来的中间媒介。

    它是神与人之间的中介,某种程度上可以使用神的力量。

    这就非常的不得了了,简单的说,巫就是神的代言人,传达神的旨意,在必要的时候,展示神的力量。

    在上古时期,巫是最为强大的存在。

    但古家信奉和掌握的显然并不是主流的巫。

    如果古家真有那样的本事的话,也不用混到今天这种程度了。

    古家的巫是一个分支,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偏门的分支。

    力量有限而且有着相当多的限制。

    但即使是这样的话,对于沟通天地来说,巫依然可以得到相当精确的预言。

    而舞蹈正是他们祭祀的方式。

    巫,以舞降神者也。

    虽然我根本就看不出来他们四个跳了一大段非常怪异的舞蹈之后到底得到了什么。

    但通过他们与古东升沟通之后,后者的反应,我觉得肯定不会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虽然古东升还没有到气急败坏的程度,但是却显得异常的着急。

    立刻收拢了队伍,即刻的出发,然后我们的午饭和接下来的修整就被取消掉了。

    直到天完全的黑了下来,这种紧张的赶路才暂时的告一段落。

    这次选择扎营地点的附近依然有着水源,如果不是古家运气太好的话,那就是之前他们做了相当多的功课。

    基本上一切事情都有所准备,而且准备的还相当的不错。

    在扎营的过程中又进行了一场祭祀。

    过程和步骤与白天的那次极为相似却略有不同。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