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后,这个情况我不得不告诉了大姐。

    其实明知道自己肯定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但还是一直硬撑着到弹尽粮绝的时候才求救。

    不说一直昼夜颠倒我们能不能受得了。

    就是我们能坚持,钱也坚持不了。

    而我要是向家里要钱的话,事情一定败露,无论向谁要,大姐都会在第一时间收到信息,而且老头子也会得到消息。

    因此我直接向大姐坦白了一切,然后等待着人家的裁决。

    这也让我养成了一个相当好的习惯,就是以后情况稍微糟糕一点,我就直接求救。

    既能让救援变得简单,又能给自己留有余地。

    没想到大姐在听了我混乱无比的叙述之后,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当听到手机里嘟嘟声音的时候,我彷佛看到了马上要惨遭蹂躏的自己。

    大姐这种淡然正说明她此刻正处于爆发的边缘。

    可以预料到的是,在挂断电话之后,她将会在近下来的十几分钟之内扔掉眼前一切可以拿得动的东西。

    而我的下场不会比她扔掉的那些东西好上多少。

    结果第二天天还没亮,大姐就带着五个人直接杀向了宾馆。

    在帮我付清了拖欠的房费之后,直接把我们三个塞进了车,带去了一栋别墅之中。

    我都完全不知道,这里还有家族的产业。

    留下我们三个人,大姐便和另外两个人直接开车离开,整个过程没和我说一句话,而且面沉如水,让我异常的郁闷。

    别墅很大,里面的东西也备的很足,足到可以让我们六个人足不出户的生活几个星期都没有什么问题。

    看得出来,别墅之前肯定是有人在的,至少也得是有人收拾的,没有一丝的灰尘。

    等到了晚上,虽然我们三个据理力争,哭爹喊娘,但是那三名尖刀依然不允许我们睡在一起。

    我和张扬一间房,李可馨自己一间房,但是有一名女尖刀陪着她。

    而且那三名哭笑不得的尖刀坚持让我们恢复正常的作息时间,就是白天活动,晚上睡觉。

    “少爷放心,在这栋别墅里,没什么东西能进得来的,你们完全可以安心的睡觉。”

    张扬和李可馨听到这句的时候完全震惊了,我以为他们是不相信,其实我也不太相信。

    但没想到的是:“你是地主的儿子吗?他们怎么叫你少爷。”

    “……………………”

    这完全不应该是关注的重点好吗?

    最后即使我们再不情愿也没有办法,大姐亲自下的令,我说他们根本就不会听。

    我们三个只能胆战心惊的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睡眠。

    在睡觉之前,张扬和李可馨那犹如“此生最后一面”般的分别,让三名尖刀相当的无语。

    结果说好了“打死也不睡”的我们,在接触到柔软的床和充满阳光味道的被子的一刹那便沦陷了。

    全部都是秒睡。

    第二天,我们在接近中午的时候才陆续的醒来。

    那名女尖刀的脸色相当的难看,据说是因为李可馨整夜八爪鱼式的抱着她。

    不仅让她没办法睡觉,最关键的还没办法去上厕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