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们专业每个学期的课业都不会轻松,而且是越往后越重。

    就算是之前不欠账的话,一上专业课的话,对每个人来说也是压力巨大。

    假如之前还有欠账的话,那么基本上就比较危险了。

    真要是因为这些影响张扬正常毕业的话,不说别的,就是自己的这关,我也过不去。

    我这边比张扬好一点,但是也就仅限于好一点。

    虽然之前大姐已经悄悄帮我打好了招呼,但作为灵魂工程师的人民教师依然无法原谅我的行为。

    我要是再有缺课的话,那么平时分减半,没的商量。

    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平时成绩减半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补考已经在向你招手了。

    因此我和张扬只能是白天坚持上课,晚上去202寝室睡觉。

    听着貌似和正常的生活也没什么区别,但是实际上非常的痛苦。

    晚上进202都是爬进去的,费力就不说了,关键基本都得等到十二点以后才行。

    而且进去之后也得做一系列的准备工作,然后才能睡觉。

    在“闹鬼”地方睡觉,可想而知我们的睡眠质量会怎么样。

    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我和张扬都是晚上在“鬼屋”里睡,白天在课堂上睡。

    无论李可馨怎么“老公,老公”的叫着,张扬都没法和她甜蜜。

    用张扬自己的话说,就是感觉身体被掏空。

    在202寝室住的前几个晚上,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其它的意外。

    那个梦也不是天天都会做,一般是每隔一两天才会梦到一次。

    梦的内容也没什么变化,都是一成不变的画面。

    我梦的次数多了,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有一丝温馨的感觉。

    而当我说出这些的时候,被张扬和李可馨足足的鄙视了两个星期。

    录像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全部都是正常记录的画面。

    除了我们非常不雅的睡姿以外,连一丝异常的干扰都没有。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评判依据,最权威的是我手上的一串手链。

    那是临上大学之前老头子塞给我的。

    当我问他这手链有什么用处的时候,被他直接轰出了书房,就因为他当时正在玩蜘蛛纸牌。

    后来还是大姐告诉我的,那并不算是一件特别珍贵的手链。

    当然,对于家族来说“不算特别珍贵”,真正的价值也是非常的惊人了。

    事实上,这根本就不是古物,而是现代的物件。

    只不过材质很特殊,而且被大师加持过。

    大家千万不要误会,这并不是什么驱邪之物。

    随便弄一些东西然后开光一下或是让香火供奉一下就能成为驱邪之物的这种说法完全就是在扯淡。

    如果真那么简单的话,这世间的邪祟也太悲惨了。

    随便一个人都能灭了他们。

    这串手链只有一个作用,就是能够显示邪祟。

    如果周围有问题的话,手链的颜色就会发生非常明显的变化。

    从变化的程度上就可以看出邪祟的道行。

    至今为止,我的这串手链也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

    这让我心中感觉大为的失望(典型的作死心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