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最后演变成翘了几天的课,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传说中的那栋寝室楼离我们的寝室不算太远,但也不算很近,在另一个校区偏后的位置。

    我们俩也是走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才走到了那栋寝室楼的跟前。

    从外观上看,寝室楼应该是经过了多次的翻修,但那个年代的楼质量真是没的说。

    看着就给人们一种异常靠谱的感觉。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我和张扬都能感觉到,越接近这里,越觉得温度在降低。

    而且光线貌似由于不知名的遮挡,这里明显显得要比其它地方要暗一些。

    但如果说这些都可以解释的话,那么整个二楼的窗户完全的封死了,明显就不可能用来住人的这一现象就显然解释不通了。

    即使传闻有夸大的成分,但老三寝室楼绝对有问题,而且问题不小。

    但这些显然没法阻止我们,所有的异常只能让我们的情绪更加的高涨。

    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不正常,要是一切都正常的话,反倒对我们没了吸引力。

    这就是典型“往死作”的性格。

    虽然我们兴奋异常,但是眼前的难题就是,寝室的门卫阿姨。

    前面也提到了,我们学校的寝室楼阿姨都是按照退役特工的标准来招人的。

    一个个都是火眼金睛,不仅完全的拒绝异性的进入,就是同性想混进去也是非常的困难。

    尤其是对于老三寝室楼来说,虽说现在是处于正常的使用状态,但我想阿姨肯定会特殊的留意。

    张扬的意思是我们先去试一试,探探路,看看什么情况再做打算。

    我们调整一下状态,然后勾肩搭背的边交谈边往里面走。

    异常的顺利,在进进出出的人流掩护中,我们直接走过了阿姨在一楼的房间。

    我用余光扫了一眼,发现阿姨根本就没在房间里。

    真是太幸运了,我自己都没想到能如此的顺利。

    结果当我们都已经踩在了一楼的楼梯上的时候,一个让我头皮发麻的声音在我们的背后猛的响起。

    “搂着的那俩个,给我过来,你们是这个寝室楼的吗?”

    我俩在那一刻有一种想要死的冲动。

    这到底是怎看出来的?怎么看出来的?真是日了狗了。

    不过郁闷是郁闷,我俩只能转过来走向阿姨并露出一个尴尬却颇为得体的微笑。

    我俩虽然是新生,但是功课却做的很足,主要也是舍得花钱。

    面对各种状况,我们都有相应的应对方法。

    对于现在的这种情况,一定不能先说话,只能让阿姨先说,然后见招拆招。

    因为有时候阿姨也不太确定,是属于诈一下,你要是理直气壮的,就有蒙混过关的机会。

    而且我们也没的说,能说什么?我们不是这个楼的,那么接下来肯定就是直接被清出去。

    再想进去的话就是难上加难了,我俩一定会上阿姨的黑名单。

    要说是这个楼的,一旦最后被发现时假的,“由于不正当原因企图混进寝室楼”的罪名就坐实了。

    最轻也得是全院通报批评,太不值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