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此时算上我和一涵,我们也只剩下六个人而已。

    在解决了眼前的麻烦之后,我们对于走出这里依然没有任何的头绪。

    事实上,墓主也没有给我们留有任何喘息与思考的时间。

    整个天地间突然传来了阵阵的怒吼。

    我们脚下的草原仿佛发生了地震一般,相当强烈的震动让我们站立不稳,还好,我还是坐在地上的。

    在我们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条粗线,那是怒吼和振动的来源。

    不论是什么,我想它们都是极为不友好的。

    而当我们能看清的时候,才明白什么是绝望。

    那是由铺天盖地的重甲骑兵与重甲步兵组成的钢铁洪流。

    刚才我们干掉的只是它们的斥候。

    而主菜,此刻才到。

    到了现在,基本上已经进入了垃圾时间,无论再有任何的意外,我们都不可能活的下去。

    没有副作用的“弑神”,无限子弹的重机枪,都不可能救得了我们。

    它们甚至不需要挥动手中的武器,只要一直冲过去就好了。

    就像是一阵黑色的巨浪,大浪过后,我们都不会剩下一块完整的骨头,而我们的鲜血将会沾满整个草原。

    当我再一次望向一涵,想对她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又是两道命令发出了。

    “全体“弑神”,破军之阵”

    还没有放弃,当然,要是放弃了反而不像是一涵的性格。

    不过现在无论如何应变,结果都不会任何的改变。

    所有还活着的人,除了我之外,包括一涵,全部服用了“弑神”。

    然后组成了一个减弱版的破军之阵,面对着对面的钢铁洪流。

    我想站起来过去抱抱一涵,但很突兀的在我们和对面的军队之间出现了一个人。

    非常突然的出现,让我有一种错觉,他好像一直都站在那里一样,从来就没有移动过。

    但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发誓,他之前肯定是不存在的。

    在他出现的那一刹,天地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