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多少年之后,这依然是我最想忘却的记忆之一。

    但当时的每一幅画面,都深深的刺在了我的脑中,并且不定时的浮现在我的眼前,让我如临地狱。

    副作用如此之大的丹药却作为我们的底牌,可想而知“弑神”的效果有多么的变态。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弑神”的效果。

    三名服用了丹药的尖刀(包括林杰)和地眼直接向骑兵发起了反冲锋。

    电光火石般的几次交手,骑兵全被斩于马下。

    而冲锋的四人竟然还有两人活着,虽然他们身上巨大的伤口在告诉着所有人,即使站着不动,他们俩也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骑兵的杀伤力果然变态,我们四个人有着“弑神”的增幅。

    而且根本就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打法,依然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两名尖刀十分清楚自己身上的伤势,没有浪费任何的时间,直接冲向了步兵。

    他们知道,他们现在一旦停下,就有可能直接倒下。

    “弑神”的药效时间还有很长,让他们可以大肆的燃烧着自己的生命。

    那对于常人根本无法忍受的伤势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力量和速度。

    这是生命最后的绽放,在如此血腥的场面中我竟感觉到了一丝的凄美。

    我的眼中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充满了泪水,人在这一刻会后悔很多事情,会深深的感觉到一种无力感。

    事后仔细想来,这一段经历对我整个人生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步兵的装备同样非常的精良,体力更是没的说,无限的,和你打上一年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这种毫无速度优势的乌龟壳打法对于此时此刻的尖刀来说,简直就和活靶子没什么两样。

    再坚固的盔甲也会有缝隙,而一丝的间隙对于尖刀来说已经足够。

    当最后一个步兵倒下的时候,尖刀的身上甚至没有添加新的伤口。

    但死亡却依然如约而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