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实话,地眼死了之后就更加让人讨厌了,不仅话变的非常多,而且还让人非常的火大。

    关键你还没办法去回骂它,因为你永远不能对一个死人发火。

    但是骂不了不代表能忍着,就在我刚要准备说:你有什么办法就说出来,不要打消我们整个队伍的气势之类的毫无营养的废话的时候。

    非常突兀的在我们的视线范围之内出现了几个小黑点。

    尖刀迅速的用军用的高倍望远镜确认了目标。

    “四名骑兵,二十名步兵,全部身着重甲,现在已经向我们冲锋。”说话的尖刀声音都有些颤。

    我完全理解他的反应。

    也许一般人还不太明白四名重甲骑兵和二十名重甲步兵能在广阔的草原上造成什么样的杀伤力。

    但对于从小被逼,熟读各类古籍的我们来说,太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了。

    尤其是在我们手中没有热武器的前提下,这简直相当判了我们死刑一样。

    而且这地势简直就是为骑兵冲锋量身打造的。

    没有任何的起伏,也没有任何可以作为缓冲和躲避的区域。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就是活靶子,除了和“他们”硬抗以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在这种地势的情况下,如果转身逃跑,就相当于直接把毫无防御的后背完全暴漏在敌人的刀下,那么和自杀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主要的机关全部是幻境类的,就一个物理性的机关,还不是赶尽杀绝类型的。

    就为了杀死我们的脆皮,墓主一环套着一环,我们遇上了最坏的结果。

    精神力异常强大的术士,死后有着变态的执念,他要夺舍,所有人听令,杀出这一阵,不管还剩下几个人,立刻带二少爷出墓。”

    一涵的话让我异常的蒙圈,但我还是听得懂那句“我们遇上了最坏的结果”,这表明我们现在的处境非常的不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