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之间我们是有原地休息的,但这一次黄金的机会我们也没能把握住。

    一涵依然基本上处于当机的状态,虽然表面看起来还是雷厉风行。

    但是我知道,她的心里至少已经大半不在古墓上了。

    其实严格来说,一涵并不是一名优秀的领导者。

    她在情感方面极其的敏感,在某些时候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但这造成了她容易被一些事情影响自己的情绪,从而干扰自己的决断力和判断力。

    也许从我们这次的人员配置上来讲,就注定了我们最后的结局。

    之后没过多长时间,我们便遇到了此行的第一个棺木。

    而看见这个棺木之后我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开馆的事情肯定不用我去操心,我只要管好自己别让大家分心就是对团队做贡献了。

    也就是传说中的不帮倒帮就算帮忙,不送人头就算杀人。

    说实话,从刚才那次休息之后,我的心跳速度就开始加快。

    而且是毫无原因的加快,身上的设备显示出的基本生命体征都没有任何问题。

    就是心跳快、闹心、烦躁。而且在这种状态下,我的体力消耗特别的大。

    现在终于可以暂时的停下了,我急忙坐在地上。

    准备把这口气倒匀了然后再喝口水,而一涵带着三名尖刀已经开始准备开馆了。

    这时,没有任何征兆的一阵阴风吹来。

    所有散出去的人瞬间退回,然后尖刀们把我和一涵围在了中间。

    一涵无语的望着我,我一脸蒙逼的望着一涵。

    “我发誓这次绝对不怨我,我什么都没干,而且我屁股底下的墓砖都没动!”

    为了避免一场即将发生或在以后发生的,惨无人道且丝毫不留情面的殴打,我的辩解之词脱口而出。

    说这些话完全就是本能,头脑中还没有想法,话就已经脱口而出了。

    可以想象这是多少次惨痛的经历才能练就的本领。

    老头子都对我说过,这样你还粘着那个小丫头,你可真是(欠)真(打)爱啊。

    不过一涵的表情告诉我,这个答复,她完全不相信。

    而且从地眼那张几乎毫无表情的脸上,我都看出了怀疑。

    你妹的,我就从来没给大家留下过靠谱的印象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