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正常电影中死了同伴而需要至少悲痛十分钟,回忆一下死者生前的种种光辉事迹。

    然后再集体默哀,最后如果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再来一个小型葬礼的情节完全就是在扯淡。

    盗墓不是请客吃饭,盗墓而是一场战争。

    战争是追求胜利,其它所有的全都要为胜利让道。

    没有眼泪,也没有多余的停留,把身份牌带走之后就是直接处理尸体。

    而且处理尸体的方式极其的不人道,但是没有一点的办法。

    在墓室里留下完整,且具有行动能力的尸体简直就是作死的行为。

    这是无数次血的经历得来的教训。

    基本上的做法就是秘药直接销毁,除非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才会把尸体带出安葬。

    而且绝对的一视同仁,不论是家族的核心成员还是尖刀,都会进行一样的处理。

    继续前行,接下来的路程相对来讲比较平静,至少没有人员的伤亡,而我们的速度也渐渐的加快。

    大家一路上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交流,气氛简直就是闷的要死。

    死的那名尖刀叫林双杰,我没记错的话,他的孩子才刚刚出生。

    虽然他的妻子和孩子都会得到家族妥善的照顾。

    但妻子还是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孩子还是失去了自己的爸爸。

    而无论怎样的照顾都代替不了这些。

    不过这就是命运,不管你或者他人愿不愿意去接受。

    我想一涵在之后相当长的时间之内,都会因为林双杰的死而处于一种半自责半悲痛的情绪中。

    其实每当我之后回想起这次盗墓,越想就越觉得心惊,越想就越觉得害怕。

    墓主简直就是一个让人冷汗直流的变态。

    他所布置的一切完完全全的吃死了我们整只队伍。

    而在正常情况下,一涵应该会早已发现异常而会做出相应的判断,从而改变我们的应对。

    但这次过程非常紧凑的盗墓活动,给人的思考时间非常有限。(这是我经历过最短暂,节奏最快的盗墓,没有之一)

    而每一步的设计都在不断的削弱着我们判断力和应对力,直到最后。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