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接下来机括运转的声音让我们冷汗直流。

    墓主根本就不给你爆破的机会。

    那道石门只是起到暂时防止你逃跑的作用。真正的杀招是接下来的机关。

    还没来得及我们做出任何的应对,弩箭便如骤雨般的扑向我们。

    从声音上来判断,就我这种业余选手都能感觉出弩箭的劲力有多么的大。

    现在也不用去吐槽机关怎么能保持如此强劲的运转了,保命最要紧。

    也幸好我们没来得及去周围寻找机关,这让我们的队形保持的还算紧凑,尖刀们下意识的同时护住了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也许只有几十秒钟,也许有几十分钟。

    等到箭雨停下的时候,我发现我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

    接着我马上望向一涵,没事,一涵也是安全的,代价是她前面一具尖刀的尸体。

    但最悲剧的是,我们整个队伍的灵魂人物:地眼,死了。

    而这时我们才发现,那些射向我们的弩箭并没有箭头。

    也就是说射出来的其实都是棍子而已。

    棍子异常的结实,密度很大,无论用看还是用摸,都判断不出其材质。

    但很显然是经过了特殊的处理,且重量适中。

    加上巨大的速度而形成的动能,虽然没有箭头,但却可以造成相当大的伤害。

    也就是说,其实一涵前面的尖刀和我前面的地眼,是被活活的震死的。

    很难想象为什么不在棍子上加上箭头。

    如果有金属质地的箭头的话,如此劲力的箭矢足以将我们所有人射杀在这里。

    一般的防护在这样的弩箭的面前,根本就和纸差不了多少。

    退一步讲,如果怕金属质地的箭头经不住岁月的侵蚀。那么最简单的,就是把棍子削尖。

    这样也足够对我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了。

    而墓主却没有这样做,我觉得这显然有留我们一命的“嫌疑”。

    但现在根本就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而且即使考虑的话,也不一定能想出什么结果,而即使想出了什么结果,也没有什么意义。

    因此我们并没有过多的停留,一涵要求全员简单的检查损伤之后便直接处理了尸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