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急忙拿起了我头上的手巾,扔在地上的袋子里。

    然后在桌子上重新拿起一条新的,在木桶里笨拙的弄来弄去,最后叠好,放在我的头上。

    超级凉的,但是非常的舒服,口渴的感觉都彷佛减轻了几分。

    这时我才注意到,一涵的双手一直是红红的,不知道已经换了多少次的冰手巾。

    还没等我说话,一杯水就已经端了过来,瞬间喝完。

    连喝三杯,才觉得解渴。

    而当我想问问情况的时候,一涵却示意我不用说话,接着简单和我说起了我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

    在我昏迷之后杀神立刻把我送进了医务室。

    那一片别墅区中有专门的医务室,健身室,电影院,图书馆,甚至有一个小型的教堂。

    但医生对我的情况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根本就找不出昏迷的原因,更谈不上做出相对应的治疗方案了。

    而各种检查的结果也都是正常的。

    与此同时,整个封印池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君莫敌的那块黑色的林家令也被取回了。

    正当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我怎么感觉根本就没上心呢,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封印池上了),我却突然发起了高烧,毫无征兆的且剧烈的高烧。

    同时,我的脖子被咬的部位出现了一块青色的印记。

    高烧在通常情况下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一旦高过某一程度之后,就会有生命的危险。

    人体内的蛋白质基本上都有发生变化的可能,简单的说就是我有可能会熟的。

    在各种的降温方法宣告无效之后,只能选择最原始的物理降温法。

    但是却真的把体温控制住了,至少在安全水平线之内。

    而之后,杀神在把情况报告给老头子的同时,立刻组织车马上启程赶回本家。

    我全程基本上都是泡在冰块里的,即使这样,在赶到本家之后,情况依然没有任何的好转。

    而在进入本家的小型医院后,各种的检查会诊和治疗得出的结论一样,不明原因的高烧,且无法降温。

    最后是老头子下令用了一朵红色的雪莲,才让情况有所好转,温度不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而且在持续的下降。

    “早干嘛去了,非得等我快死了才用好东西是吧。”我拼着沙哑的嗓子也要抱怨一下。

    “关键是那种雪莲太珍贵了,整个家族也就只有两朵。”我觉得一涵绝对让老头子洗脑了。

    “可真是稀少啊,用完一朵之后竟然还有一朵呢。”我非常生气。

    “嗯,怎么和我说话呢,找打了是吧!”

    “厄,我错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种异常珍贵的红色雪莲是君莫敌压制心魔的必备品。

    而老头子也是在和君莫敌取得联系,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才能使用的。

    在经过了72小时的观察之后,我才被送回了屋子里,而一涵是全程陪同,几乎是4天没有好好睡过觉。

    我现在基本上就是需要简单的换一换冰毛巾就ok了,雪莲还在缓慢的生效中。

    接下来就是等待恢复了。

    无论我怎么劝,一涵都坚持不肯回去。

    其实作为天眼,她已经积攒了n多的工作了。

    但是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她。

    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你会同时得罪林家的二少爷和天组的头牌天眼,死的不会是一般的惨。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