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难道不美吗?”

    “美,绝对是大美女。”看到您的那副模样之后,原谅我对您失去了所有的兴趣。

    “可以商量个事不,小帅哥。”

    “您客气,您尽管吩咐。”我要是说不的话,会不会瞬间变成一堆肉馅。

    “要是以后我需要你的帮忙,你肯定愿意帮我吧。”厄,“它”在摇着我的胳膊撒娇。

    “瞧您说的,只要我办得到,马上给您办。”我办你妹,出去之后我找人天天在这里念经,烦死你。

    “它”笑眯眯的看着我,突然抱了过来,并在我的脖子上轻咬了一口。

    “这是友谊的约定哦,要是你反悔的话,会变成我的奴隶的。”

    我死的心都有了,我还能说什么,除了在心里狂骂“尸仙”和君莫敌之外,我别无其它的报复手段。

    n年之后,“尸仙”留下的这个印记不仅救了我的命,还救了杀神的命,那时,让我感慨万千。

    而“尸仙”的请求就只是让我亲自背着“它”走出法阵而已。

    之后“尸仙”走到了阵法的中心,然后华丽的消失,不留下一个问候。

    而我却丝毫没敢放松。

    就凭我刚才的所见所闻,君莫敌的下限就不说了,简直在非人类组里都能名列前茅了。

    而这位“尸仙”大姐也绝对是不正经的。

    我非常有理由怀疑“它”刚才的消失是假的,然后我只要一说“它”的坏话,马上就会被暴打一顿。

    而且我觉得可能不仅我是这样想的,连**后面的那位也是这么想的。

    临时的监控设备早就架好了,为什么非得等“尸仙”消失n长时间才进来人。

    而直到杀神过来扶住了我,我才觉得“它”是真的被再次封印掉了。

    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马上要用最恶毒的话来羞辱“它”,以解我心头之恨。

    结果不知道真是巧合,还是那个所谓的“友谊的约定”起了作用。

    我刚要张嘴便一下子失去了意识,倒在了杀神的怀里。

    而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已经躺在了本家自己的屋子里了。

    一涵就趴在我的床边,正在睡着。

    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只木桶,而木桶的周围整齐的摆着n条手巾。

    而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头上正放着一块已经浸湿了的手巾。

    一涵睡的很实,其实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一涵的睡态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进女孩子的屋子是从来都不敲门的)。

    我一直都觉得一涵和妈妈长的很像(我查过的,我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今天从这个角度看一涵,给我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

    其实连我当时都没有意识到,从这个时候起,我对一涵的感觉真正的发生了本质的改变,从简单的喜欢变成了爱。

    而多年之后,每当我清空所有的人,进入家族的祠堂独自和一涵说话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次,很长的时间。

    最后才发现,一涵并不是妈妈的影子,我对一涵的爱完全是独立的,真挚的,热烈的情感。

    虽然有很多的遗憾,但是我觉得一涵依然在我的身边,陪我走过许多的困难。

    我觉得口渴的厉害,但是却没敢动,一是怕吵醒一涵,二是因为实在不知道一涵睡了多久,把我的半边身子都给压麻了,完全动不了。

    最后,当我觉得我要再次昏过去的时候,一涵才醒。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