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实际上的情况,和我想象的几乎是相反的,时间越久,对“尸仙”越不利。

    “它”用积攒了相当长时间而聚集的力量暂时破开了阵法,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阵法对“它”的压力会越来越大,直到再次封印。

    而对于君莫敌来说,压制到这种程度的战斗,他可以玩上n长的时间。

    如果不考虑外界能量的摄入,他力气的输出和恢复几乎可以达到平衡。

    他的程度,根本就不是我能揣摩的,他的很多方面已经超出这个世界太多太多,但这也导致了他最后的“离开”。

    “尸仙”在格挡了一次攻击之后,迅速的后撤,拉开了距离,而君莫敌也并没有进行追击,执刀而立。

    “小帅哥,如果你敢把看到的讲出去,我会去杀了你哦。”

    用这种软软的语气说出如此丧心病狂的话来,强烈的违和感让我难受到喷血。

    当我还在思考“有什么是不能说的”这件事的时候。

    “尸仙”貌似正在进行了一种变身。

    首先是全身衣物在渐渐的消失。

    其实说消失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在慢慢的融入到自己的身体中。

    在多年以后我和君莫敌的谈话中,我才知道,所谓的衣服,就是“尸仙”自己幻化出来的,而维持这些衣服的存在,是要时刻的消耗“尸仙”的某种能量。(“尸仙”有自己的能量体系,我们对此至今没有任何的了解)

    我:“那为什么还要穿衣服,考虑过围观群众的感受吗?”

    君莫敌:“你认为我没有问过这个白痴的问题吗?”

    我:“结果呢?”

    君莫敌:“被暴k一顿。”

    我:“…………………”

    而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本来就不是全状态,而且阵法的压力越来越大,放弃没有必要的消耗而全力应战是明智的选择。

    我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忘记了我此刻所处的环境,我觉得这里就是天堂。

    而通常情况下,从天堂到地狱的过程,就是那么一刹。

    我发誓,其实我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尸仙”的全身便如脱水般的迅速干枯下去。

    整个过程时间极短,而这时,“它”已经完全是干尸的状态,和美丽、丰满、妖娆这些词汇统统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它”的势却在节节的攀升。

    要么“它”用了某种秘法,瞬间提高了实力。

    要么就是,这才是“它”最强的姿态。

    而再次交手,形式急转直下,君莫敌连连败退,不仅双刀已经没办法破防,就连速度也被绝对压制。

    我明白,他即将也会拉开距离,然后放个大招或是变个身之类的,接着一举解决战斗,拯救我与水火之中。

    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往往是非常残酷的。

    君莫敌果然一下子虚晃一招,拉开距离,开始放狠话。

    “我告诉你,我今天状态不好,感冒了,咳咳,要不然我分分钟灭了你,你等着我回去吃几片白加黑再来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边说边跑,还没等说完,人就已经跑没影了。

    我的表情不说了,四个字就可以形容,生无可恋。

    但从“尸仙”大姐那张毫无水分的脸上,我都看到了蒙圈的表情。

    可想而知,君莫敌人品下限低到什么程度,连“尸仙”都接受不了。

    愣了好一会儿,“尸仙”才向我招了招手,并且十分贴心的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遗憾的是幻化出了衣服。

    我慢慢的蹭了过去,在距离“它”很远的地方就停下了。

    “它”见我停住了,美目一瞪,我秒懂她的意思,急忙快步走到“它”的跟前。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