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我只想再次的进入到光壁之中。

    其实在刚恢复意识的时候,我便发现了,我的状态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几乎没有任何的不适或是虚弱。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也不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只想再回到过去,再试一次。

    但我一抬头,却傻眼了。

    之前那一片令人迷醉的紫色已经变成了动感的橙红色。

    我不死心的试了一次,果然,光壁已经无法进入。

    我立刻的瘫倒在地上。

    其实我现在的心情说不上是极度的悲伤。

    就是难受,单纯的难受,而且还有一点解脱的感觉夹杂其中。

    这种极其复杂和矛盾的心情让我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我就这样一直的躺在地上。

    甚至没有翻过一次身,我没有流泪,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大脑中一片的空白,时不时的闪现出一些零星的画面。

    但都是非常奇怪的事物,比如说爬在树上的猴子,蓝色的天阳和正在飞行的导弹。

    最后,一股非常剧烈的疼痛把我彻底的从这种状态中唤醒。

    我艰难的看了一下时间,才发现,我已经躺了差不多二十个小时了。

    我慢慢的缓了二个多小时,才能站起来。

    之后又过了一个小时,我才从通风口爬出了地下要塞。

    而当我出来之后没走多远,便发现了几个人影。

    我一下子就怒了,警戒圈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能把人放进来。

    但走近了才发现,人影就是警戒圈的哨子。

    原来在我进去十个小时的时候,那位负责人就已经坐不住了。

    生怕我出现什么意外,但是由于我之前反复且严肃的强调。

    他并没敢有所行动,但是差不多二十个小时的时候,他就已经抓狂了。

    已经准备进警戒圈找我了,但是被手下的几个人劝住了。

    “老大,你千万别冲动,二少爷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没(死)问(了)题(活)的(该)。”

    “老大,你可得记得二少爷说过的话,要是我们进去的话,回头估计死刑都算是恩赐了。”

    但是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实在没办法了,如果在枪毙和凌迟之间做选择的话,肯定是要选择枪毙的。

    因此,他直接下令,让一部分哨子进入了警戒圈来找我。

    而之后,便有了刚才的一幕。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