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如果全力释放的话,任何一把刀都可以引起血海尸山的异象。

    在整个家族所掌握的中国历史中,除了君莫敌,只有一人可以引起这种异象,那个人叫白起。

    而如此可怕的刀,君莫敌拥有四把。

    东之刀噬魂,西之刀红雾,南之刀水光月天和北之刀吞天,其中是以西之刀为尊的。

    而至于其余的两把在哪里?我也不知道的。

    那么回到现在,当我觉得我就要马上脱险的时候,谁知道“尸仙”大姐竟然说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听了这句话竟然无言以对,对啊,人家凭什么听你的。

    不仅是我,貌似连君莫敌都蒙了,愣了足足有一分多钟。

    “你到底想怎么样?”依然是咬牙切齿中。

    “你客气点会死吗?到底是你欠我的还是我欠你的,你想明白好不好!”带有怒气的撒娇中。

    我仿佛看到一滴汗出现在君莫敌的脸上。

    “卫姐,你到底打不打,不打我可走了。”君莫敌说话都带哭腔了。

    听到这里,貌似再笨的人也会发现一些事情。

    但我现在主要考虑的是,作为唯一目击人的我,会不会被灭口呢。

    “你叫我什么?”很大声。

    “凌宣姑娘。”很小声。

    “什么,再叫一遍。”更大声。

    “厄,凌宣。”更小声。

    “好嘞,打架吧。”

    “尸仙”大姐一把推开了我,然后以一种非人类能做到的姿势和速度冲向了君莫敌。

    而当我觉得自己不知道要撞折几根骨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非常平稳且安全的“着陆”了。

    对力的掌控和运用已经到达了一种非人的高度了。

    接下来我观看了一场据说是超越人类最顶级战力的世纪大碰撞,后来我才知道,真是“尸仙”大姐实在太闷了而出来活动一下筋骨,随便杀几十个人玩玩。

    其实双方打斗基本没有造成任何破坏。

    一是整栋房子都是经过特殊的加固,这也是十分必要的。

    二是“尸仙”当时依然被阵法强烈的压制着,能发挥的实力据说不足千分之一,而君莫敌也使出了基本上匹配“尸仙”当时的战力。

    但即使这样,双方的动作依然给我“我是在电影院中”这样的错觉。

    非常的快,而且几乎没有额外的动作。

    最关键的是,他们完全没有切磋的意思,就我看来,每招都是奔着要命去的,只不过被对方闪避或是格挡掉了。

    “尸仙”有着天然的优势,即使阵法再能压制“它”的力量,但是却没办法削弱“它”的防御力。

    实打实的全状态的防御,完全不需要对非要害部位的攻击进行理会。

    除了头和胸口,其它部位直接硬抗。

    而且我强烈怀疑胸口其实并不是要害,只是单纯的不愿意被碰到而已。

    而君莫敌的双刀也确实超级的变态,只要稍微放弃一点速度,换来的就是能在尸仙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当然,这种伤口对“尸仙”来说完全没有影响,呼吸之间就会愈合。

    但是这完全不能抹杀这两把刀攻击变态的事实。

    打个简单的比方,用威力最大的枪械,配合口径最大的特种子弹,超近距离的开枪,都不会在“尸仙”看似娇嫩的皮肤上留下一点的痕迹,更不用说伤口了。

    我为什么要打这个比方,因为试过啊。

    我心里肯定是希望君莫敌赢的,至少我们都属于人类阵营。

    但我觉得这么打下去,情势都会对他越来越不利。

    “尸仙”是不会累的,但君莫敌会,即使以他对身体和力的掌控,让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没有浪费丝毫额外的力气。

    但他依然会有体力耗尽的那一刻。

    话说回来,他俩要是一直打下去,我饿也会饿死的好吗,这是我最不希望的死法之一。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