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我并不清楚应该从何说起,从整体来说,我更像是一个过客,只是我经历了一个准备了千年的计划正式浮出水面的过程。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操控一样,或者说从一开始这双手就是存在的,直到那时我才发现它而已。

    千年的蓄势和准备让计划变得不可阻挡,而事实上,在我所经历的过程中就发生了很多比较大的意外,但所有的这些却好像都在计划的可控范围之内,这个庞大到变态的计划包容了这些差错,让所有的一切按照它既定的轨道有条不紊的前行,直到最终的一战。

    我猜测这件事应该是整个计划在某个阶段的起点。

    事实上,等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我依然对整个计划保持着相当的模糊感。

    一是我并不想再去纠结这些事情。

    二是真正了解计划的人也已经离我远去,即使我投入再多的精力,能得到的也并不是全部。

    其实就是典型的“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我会潇洒的挥手走开,然会自己在角落里哭泣”的心理。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件事发生的极其蹊跷和诡异,而在那个诅咒之后,整个家族也确实变得风雨飘渺,至于我本人,更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拖入了未知的深渊。

    那一年的冬天异常的早到,温度降的飞快,这其实对大部分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但对于我来说,影响全无,我基本都是窝在本家的一片老院子里,而能消磨时间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那个时候,我与一涵的关系还没那么近,老头子的茶我还能蹭着喝,外面的空气还不是那么的遭,房价还没有那么的变态,总之,一切都还不错。

    我的生活也是多姿多彩,直到我大哥林擎宇带回来了一个消息。

    而在那之后,他在我心中的外号就由“从来不笑的假正经”变成了“厄运之子”,说实话,我还是比较喜欢后面的外号,显得特别的文艺。

    林擎宇回来的时候,我正好也在老爷子的书房里翻书看。

    一抬头,便看着他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死人脸往里走,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向老头子汇报。

    我本来不想走的,但一听是重要的事情,得了,我这游手好闲的二少爷就别参合有可能涉及家族核心机密的大事件了,赶紧准备闪人。

    说到这里,恐怕所有人基本上都能听出来了,我和我大哥的关系并不好。

    好吧,您猜对了,至于原因吗,太复杂,我怕是说几天几夜都说不完,总之,我是非常讨厌他的。

    老头子一摆手:“给我老实呆着,别成天就想着玩。”

    完了,我心里暗想,一会还得去一涵那捣乱呢,都约好的了。

    不过在家族里,老头子的话就意味着绝对的权威,除了他让我及时刷牙洗脸之类的废话以外,其它的我还真的不敢不听。

    结果这么这一听,心里高兴了。

    原来是林擎宇下了一个墓,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

    当然了,前面有工程队挖了十来天,之后是n多人护着他下去的,再不顺利都见鬼了。

    直到他们进了主墓室,之前也遇到了机关,但都是比较常规的那种,基本上没有整只队伍造成任何的困扰,最多就是耽误一点点时间而已,而对于林家的队伍来说,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结果进了主墓室,大家都蒙圈了。

    他们遇到了一个阵法,连具体的年代和出入都判断不了,就更别提其原理和作用了。

    但是就这么回去肯定是很没面子的,林擎宇是超爱面子的,于是找来了天眼,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来查找资料和解密,结果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阵法和墓主是完全不同的年代,而至于是墓主把墓室修在了这个阵法之上,还是墓室建好了之后有人加上了这个阵法,没法判断。

    此外,这个阵法很危险。

    林擎宇至少还很谨慎,而且知道自己的斤两,没有硬闯(其实就是胆小,怕死),带队华丽的返回,向老头子报告。

    其实我本来是想安(嘲)慰(笑)他的,但没想到,老头子很不耐烦,甚至都没有听他的辩解,便叫林擎宇把这件事交给大姐。

    (本章完) -->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