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感谢无梦生书友的打赏每个月除了看文还得额外破费

    可以说和之前孙刘与曹操兖州军一方谈判是一样,双方此时都为了己方的利益,而展开了唇枪舌剑,其实这么来形容,也真是并不为过。★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可不是吗,都为了各自一方的利益,而是在据理力争。之前是因为有曹操,所以孙策和刘备两人自然是一伙儿的,谁让他们结盟了不说,并且还合兵一处了。可曹操兖州军那边儿的事儿解决完了之后,这两人虽说不会决裂,可却也因为武陵的事儿而产生些微小的裂痕了。

    有些东西,表面上来看是没什么,可时间一长了,这问题也就慢慢凸显出来了。就像如今的孙策和刘备,要说他们两人没有矛盾,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因为他们还有着共同的利益,共同的敌人,所以结盟还是势在必行,可两人心里是什么想法,那也只有他们自己最为清楚了。

    而最后经过孙策一方的周瑜和刘备一方的徐庶两人的谈判,终于算是把武陵的利益给划分出来了,或者更准确来说,是他们两方已经瓜分完毕了。

    -----------------------------------------------------

    最后孙策是拿到了武陵的四个县,并且其中的两个县,那都是属于军事重镇,也算是让他比较满意吧。毕竟他孙策也不认为有那十全十美的事儿。怎么说武陵之前都是他刘备占据的,所以自己其实也并不是说占理,只是因为和他结盟了。和曹操谈判也一样儿出力,这才能从武陵瓜分出一部分利益来,不过别看就是个县,但是对自己对江东军来说,确实是好处更多。

    而刘备呢,他当然是拿下了剩下的那八个县城,虽然地盘比孙策一方要大。不过刘备从心里往外都是不满意的,当然了,他可是半点儿都没表现出来什么异常。

    在他眼里看来。本来是自己一方占据武陵全郡的,可在这关键的时候,他孙策居然是横插一杠子了,以势压人啊。还不就是因为他江东军比自己势力强。他孙伯符比自己势力大吗。要是自己比他孙伯符实力更强、势力更大,他孙伯符还能在自己面前如此说话吗?

    所以归根结底,就是实力,刘备是个非常现实的人,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也更加是让他渴望自己的实力更强、势力更大了。

    -----------------------------------------------------

    最后双方都谈完后,孙策对刘备一笑,“哈哈哈!玄德公你看。唉,这四个县。倒是让策不好意思了,受之有愧啊!”

    刘备一听,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我还没张嘴说答应你呢,你孙伯符脸皮可真够厚的了,看样儿比自己还厚啊,这真是遇到对手了。不过刘备心里也更明白,孙策都这么说了,你让自己怎么说,是答应也得答应下来,是不答应也得答应下来,要不你还能怎么样儿,不把那四个县给孙策吗?可能吗?

    所以刘备此时对孙策说道:“孙将军不必如此,你我双方早已结盟多日,并且兵合一处也不短了。在与曹孟德兖州军谈判之时,孙将军处理甚多,所以这四个县,却是应属孙将军!”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刘备是心里在滴血啊,并且把孙策和江东军将领还有所有的士卒都给骂了一遍才算完。可即便如此,也是难消他心里的气啊,刘备好歹是天下的一路诸侯,并且还是大汉皇叔,可如今却是不得不向人家低头。

    -----------------------------------------------------

    孙策一听刘备这话,心说,你刘玄德还算是识时务,要不然,呵呵,总是有你好看的。

    而此时他则说道:“玄德公客气了,这真是让策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孙策心里却是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因为在他看来,这本来就是自己一方应得的。毕竟刘备的实力如何,势力怎么样,自己清楚,他自己清楚,而曹操他也一样儿清楚,所以在和自己两人谈判的时候,他曹孟德还不看着自己的眼色行事吗,可不是看他刘备啊,所以武陵自己不过才拿了四个县,说实话,不是他刘玄德占了便宜了?

    至于孙策心里怎么想的,刘备是没有去合计这个,他此时只是想着,孙策之前说的,等己方大军休整完了,就拔营,南下去武陵,接手其地。不过和之前不一样儿的是,其中的四个县,却是要给他孙伯符的江东军了。刘备这时候心里是憋屈得很啊,可却一点儿都不能发作出来。

    -----------------------------------------------------

    孙刘联军休整了一日后,孙策和刘备便带着己方的人马南下,奔向了武陵,准备接手曹操的如今暂时占据的地盘。

    而曹操呢,他这时候真是盼星星,盼月亮似的,就等着孙策和刘备带大军来呢。没办法啊,谁让己方都已经是这样儿了呢。把占据的地盘拱手让人,自己还是无比欢迎,真不知道,居然是能发生这样儿的事儿。可不看不知道,自己要是以前,肯定是想不到,自己身上能发生如此怪异的事儿,可它就真实地发生了,你还能怎么样儿。

    至于襄阳那边儿,孙策也好。是刘备也罢,是一点儿都没担心。因为有刘备的亲笔书信在,文聘自然是会按照自己主公的命令去办事儿。当然了。刘备可从来没说这个时候就让文聘把襄阳给让出来,只是说得清楚,什么时候曹操带兖州军过去,什么时候再让给他不迟。

    并且如今孙策所派的信使,必然没到襄阳。不过两人反正都不着急,要说着急的,那肯定是曹操。当然了。孙策和刘备都相信,等曹操再带大军到襄阳的时候,那文聘早已是收到刘备的亲笔书信多时了。

    -----------------------------------------------------

    要说刘备给文聘的亲笔书信中。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文聘在看到曹操带兖州军来到襄阳的时候,让其军接手襄阳防务,然后他们就算是功成身退。可以退回来了。

    不过虽说是如此简单吧。但是刘备信中的深意,他相信文聘还是能了解的。或者说,有些东西,就算是他不说,文聘作为曾经荆州军的大将,并且也确实是个人才,他当然是知道要如何去做了。

    最简单的,比如说他还能留给曹操一个完好无损的襄阳城吗。显然是不可能。至少肯定不会是让曹操还有兖州军重人如意就是了。同样儿的,曹操会给孙策还有刘备一个完好无缺的武陵吗。同样儿是不会,反正是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你你我我,彼此彼此吧。反正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不都是那么回事儿吗。

    没多久,孙策和刘备便带着孙刘联军来到了武陵的治所,也是如今曹操兖州军大部队驻扎的地方,临沅城。

    -----------------------------------------------------

    在太守府中的曹操,是早已接到了己方的探马禀报,知道孙策和刘备来了。

    而他呢,则是带着自己属下,一起出城来迎接孙策和刘备。这个是必须的,也是必然如此,毕竟孙策和刘备两人的身份地位,就不得不让曹操如此。当然曹操也可以不出来,不过那样儿的话,就很容易被天下人所诟病了,可能有人就要说了。曹孟德如今官拜大汉司空,然后如今却是目中无人了,连孙策和刘备来,他都不出城去接一下,这真是太狂了,而且太失礼。

    哪怕曹操如今的势力是大了,而且实力也应该说是增强了,可即便如此,他也没说是敢小看了天下人。同样儿他是时刻都记得,什么是人言可畏。如果说自己不出城,那么没准想投靠自己的人,可能就会一下改变主意。所以该有的礼节,那却是必不可少,不可或缺的,所以他便带着自己的一干属下出城了。

    没多久,孙策和刘备两人便带着亲卫打马而来。至于说孙刘联军,当然是他们两人早已让所有的士卒驻扎了,而士卒此时正在距离临沅城不算很近的地方扎营。

    -----------------------------------------------------

    因为临沅城外还有好几万的兖州军在城外驻扎,所以孙策还有刘备的孙刘联军,却是驻扎得比较远,毕竟他们不可能太靠近兖州军,所以是泾渭分明,和他们是有段很大的距离,以致于距离临沅城当然就远了。

    不过这个都不是什么事儿,两人看到了曹操和他的一干属下之后,是赶紧翻身下马。

    而孙策和刘备还没说话呢,曹操倒是先开口了:“哈哈哈!二位远道而来,欢迎欢迎,快随操入城一叙!”

    孙策和刘备,要说两人的势力和实力,哪怕是加在一起,曹操也不是说惧怕他们。可是如今还是,己方是“人在屋檐下”啊。所以孙策和刘备,他们就是两位大爷,哪怕是在曹操看来,都是如此,所以这两位大爷要是不给招待好了的话,那么可真是,对己方没有好处。

    -----------------------------------------------------

    而孙策和刘备则都是一笑,此时就听孙策说道:“曹司空几日不见。如今风采更胜之前啊!”

    曹操一听,心说了,你孙伯符莫不是在讽刺与我?可是怎么说呢。这要不是因为己方退路的事儿快要圆满解决了,自己也真是,可不会如此。对于孙策的话,曹操倒是没多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便没有下文了。

    对于曹操来说,如今的襄阳可还没有到自己手呢。所以他当然不会去做那得罪人的事儿,尤其是得罪孙策和刘备这两个如今的大爷。至于说以后,曹操心里腹诽着。所谓是来日方长,早晚必要让孙伯符还有他刘玄德他们吞下今日的苦果。要让他们也知道知道,己方的便宜,呵呵。却不是那么好占的啊!

    但是如今呢。曹操依旧是对两人笑脸相迎,然后拉着两人便进了城,是直奔太守府,曹操已经是命人去准备宴来招待孙策和刘备他们一行人了。

    -----------------------------------------------------

    就在宴席上,曹操还特意问了一下刘备,关于襄阳交接的事儿。

    “玄德,不知襄阳之事,如何了?”

    刘备此时心说。你曹孟德也有如此着急的时候?也有看我刘备眼色的时候?他心里是得意非常,毕竟这个时候可真不是想有就能有的。必须是要有很多的前提之下,所以才有了如今这个情况,不是吗。

    只见此时刘备说道:“曹司空还请放心就是,襄阳城仲业相比如今已经收到备的亲笔书信了,只要司空带兵前去,那么必然会顺利接手襄阳!”

    曹操一听,此时是面对微笑,然后是敬了孙策和刘备两人一爵酒。当主公的都敬酒喝酒了,作为属下的,没有一个不端起来喝酒的,没办法,这是必须的东西啊,不这样儿肯定是不行就是了。

    -----------------------------------------------------

    一顿酒宴完毕,众人没营养地聊了几个时辰,之后就各回各屋,休息去了。

    而孙策和刘备就在武陵城内,太守府中休息了。至于说安全的问题,他们还真是,虽说不会一点儿都不担心,但是毕竟他们也带了不少的亲卫,所以是足够高枕无忧了。并且孙策更是艺高人胆大,直接就和刘备说,要真是事情有变,就凭他自己一杆长枪,就能杀出武陵。

    而刘备对此,也是赶紧道谢,不过心里却是鄙视孙策,不过就是匹夫之勇罢了。说实话,刘备是很有自知之明,至少他心里很清楚,自己那武艺肯定是不如人家孙策,但是要说到谋略那些东西的话,那他孙策孙伯符却是不如自己了。

    刘备不是自大,而是他确实认为以自己的水平来说,虽然不是天下顶级的谋士,但怎么说也能充当一个谋士,虽说这个谋士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可总比那只有匹夫之勇的武将是要强不是吗。

    -----------------------------------------------------

    一夜无话,曹操当然是不会去做那危险的事儿,更何况是讨不到什么好处呢。

    而第二日,众人是用过了朝食,曹操便对孙策和刘备说道:“二位,可以交接武陵的防务了,不知二位觉得如何?”

    说实话,孙策和刘备两人,可就等着曹操说这话呢。不过之前曹操一直都没说,所以两人也没提。毕竟不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连他曹孟德都没那么着急,自己两人又何必表现得太过着急呢。

    更何况无论是孙策也好,还是说刘备也罢,心里其实都清楚,曹操是怎么个想法。至少他们知道,要真是己方孙刘联军一来临沅,就接手临沅的防务了,那么曹操他没准就不放心再在临沅城待着了。

    他曹孟德的性格,本来就是多疑,而且也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人,所以……

    -----------------------------------------------------

    孙策和刘备就敢说,只要己方接手了临沅防务,那么他曹孟德必然要带着城内的兖州军退出临沅,然后在临沅城外的大营休息,他绝对不会再在临沅城内休息的。这就是他曹孟德,和自己两人还不一样儿,毕竟自己两人敢在他兖州军守御的临沅城休息,可他曹孟德却是不会。这个也不能说他就是不敢,只是他曹孟德对此事确确实实,是有足够小心的。

    而此时孙策一听曹操的话,是忙说道:“好,既如此,那么便依曹司空!相信玄德公亦是如此想法了!”

    这时候孙策直接就给刘备做主了,而刘备也只能是在心里苦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