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郭嘉一听,心说这自己刚才是当了一回出头鸟儿,并且还得罪人了。◎免费万本小说◎这要是让庞德和李恢知道这事儿,那么估计还真是要怨自己啊。不过这一样儿是让自己主公又注意到了自己,然后如今这又让自己第一个说话,也不知道应该说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自己主公都已经叫了自己,那么自己当然是不能说话。

    所以此时就听郭嘉说道:“主公,听闻孙刘联军在占据了襄阳之后,大军有所行动,已经南下了,那么嘉可以认为,曹孟德兖州军与孙策还有刘备的孙刘联军联合不远矣!”

    马超一听,他也是不得不重视啊,毕竟这事儿真不是小事儿,反而还是个大事儿。可想而知,当三方结盟了之后,他们最后必然是要一起对付己方,所以这事儿不就棘手了吗。

    虽说自己没有说是那么特别害怕,但是面对这样儿的对手,自己也一样儿头疼啊。当然是有好处,毕竟有了强敌,你才能进步,这个是没错的。

    -----------------------------------------------------

    所以马超一听,忙问郭嘉,“奉孝对此,有多大把握?”

    郭嘉闻言则是一笑,心说主公你还能不明白吗,你应该我我们更清楚才是啊。不过这话他肯定是不能这么说,毕竟自己主公怎么想。那是他的事儿,他不愿意说,当属下的也不会逼着他说什么。

    所以郭嘉说道:“八成!”

    众人一听。心说是了,既然奉孝先生都说有八成的把握了,那么这个时候,没准人家曹孟德已经是和孙伯符还有那刘玄德几人谈判上了。当然更可能的就是,几人都已经是商量好了,最后是怎么对付己方呢。是,曹孟德更看重的是他们兖州军的退路。可这事儿要是解决好了之后,他们三方不就要直接本着己方来了吗。

    不想不知道,一想的话。这事儿也真是,愁人啊。众人是都不惧怕麻烦,但也真是,这麻烦当然还是越少越好了。可不就是这样儿吗。

    -----------------------------------------------------

    马超点头。心说对曹操他们,肯定是不可不防。尤其是如今这个时候,更是得多加小心了。

    于是他再次问道:“不知奉孝以为,如今我军当如何,还是如此按兵不动?”

    郭嘉则是笑道:“不错,主公,如今我军已经拿下长沙,那么此时当不宜再进兵了。在江夏和长沙。我军皆当按兵不动,等着曹孟德他们来即可!”

    马超此时是问向了众人。“不知各位觉得,奉孝所说如何?”

    甘宁此时说道:“主公,奉孝先生之言甚是,属下附议!”

    “兴霸之意,我已知道,不知各位觉得呢?”

    众人是赶紧都附和,毕竟郭嘉说得没错,而且自己主公的意思,他们还能看不出来吗,所以自然不会拆台。再说了,他们还能不明白,如今这个时候,如此情况,对于己方来说,最为有利的,还得是在江夏和长沙驻守着,然后守株待兔即可。

    -----------------------------------------------------

    既然曹操他们要结盟,或者说已经是结盟了,那么他们必然是要对己方有所行动,所以他们来,他们要战,那么己方就接着,奉陪到底,所谓是你要战,我便战,谁怕谁啊。反正无论是马超也还,还是说他的一干属下也罢,是,要说一点儿都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要说是多么惧怕,这个也是一样儿没有。

    马超这次议事,下一步是定下来了,依旧是他们按兵不动,等着曹操他们到来。反正己方已经是拿下了长沙,比之前势力更大了,对己方来说,好处也变多了。无非就是敌人也变强了而已,其他的东西,也都没有什么。

    不过这事儿在己方的所料之中,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曹操他们三方联合,说白了,还不是他们忧虑己方了吗,所以才如此,要不何必这样儿呢。当然了,这个也不得不说,曹操也有是因为他兖州军的退路没有了,所以不得不如此。但是他兖州军如今不占什么大优势,哪怕就算是有退路,其实联合也可以说却是势在必行。

    -----------------------------------------------------

    至于说为什么如此,其实还是那么些原因,所谓的利益,所谓的强敌,就是如此。谁让利益的结合,使得曹操还有刘备他们如此有仇怨的人都联合在了一起,因为有着共同的敌人,而且这敌人还是强敌,所以使得他们三方结盟,共同对付马超凉州军。

    孱陵,曹操和孙策还有刘备是商谈好了,可以说最后是皆大欢喜吧。毕竟每一方都算是拿到了自己一方想要的,所以每人自然都是喜笑颜开的。

    最后最为东道主的曹操,是在孱陵设宴,亲自款待了孙策和刘备他们一行人。这个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哪怕曹操他也是着急,想早点儿去接收襄阳,可却还得先招待好了孙策和刘备他们才行,这是最为基本的礼仪。

    一顿饭,大家都算是吃好喝好了,第二日,孙策和刘备便向曹操告辞,北上回南郡了。毕竟还得亲自把己方的联军给带到武陵来接手其地才行,而后曹操也得是北上南郡。接手襄阳。

    -----------------------------------------------------

    曹操和他的一干属下,是亲自把孙策和刘备一行人给送出了城外,毕竟作为东道主的曹操。该有的礼貌,还是必须的。如果是孙策和刘备属下来,那么不一定非要曹操去出城送,但是既然是两人亲自来的,怎么说曹操都得出城。

    所谓是“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最后在孙策的挽留下。曹操是终于停了下来。

    此时就听他对孙策和刘备说道:“二位,多保重,在此就等着二位早日带兵来武陵了!”

    孙策和刘备心里都清楚。这不就是为了他兖州军早日接手襄阳的事儿吗,不会嘴上也不能说这个,更不能表露出什么来。

    孙策一笑,“那是自然。曹司空就等着策与玄德公带兵到来吧。此事还请曹司空放心,必定尽快!”

    刘备也是对曹操说道。“不错,备亦是如此!”

    -----------------------------------------------------

    曹操闻言是哈哈大笑,“二位做事,操放心!”

    “曹司空,告辞!”

    “告辞!”

    “二位慢走,恕不远送了!”

    说完,孙策和刘备众人便上了马。然后带着己方的骑兵向北去了,没多一会儿。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儿。毕竟如今这是在曹操的地盘上,哪怕孙策和刘备不认为曹操会对他们如何,但所谓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两人谁都明白,还是赶紧北上南郡为好。到了自己的地盘上,那么就一切都没有问题了,谁怕谁啊。可是在曹操这儿,这终究是人家的地盘啊。

    而曹操和他一干属下众人一看,这孙策和刘备的速度可真是不慢啊。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事儿要是换成是自己的话,估计也得和他们一样儿。

    -----------------------------------------------------

    曹操对旁边的自己属下一笑,“看来他们倒是着急回去,不过也好,如此我军也能早日接手襄阳!”

    旁边儿众人都知道,自己主公前半句那不过就是调侃而已,不过后半句却是大实话,其实这也同样儿是己方众将,众士卒的心声啊。如今己方就是要早日占据襄阳早好,如今己方众人也才能都安心,要不可真是,谁能放心啊。

    对于己方来说,只要把退路的问题彻底解决了,解决好了,那么之后自然是有心思和凉州军去战斗,要不还真是,己方士卒估计可没有那么大的心了。

    旁边有人说道:“主公,为何不把孙伯符和刘玄德给扣留在此,如此我军不占据主动了?”

    一听这位的话,众人都是哈哈大笑,心说这位头不是被门给挤了吧,要不怎么能说这傻话?

    曹操这时候心情不错,他也是笑了两声,然后却是说道:“公达啊,不如你来说两句如何,我军可能如此否?”

    -----------------------------------------------------

    荀攸一听自己主公的话,是连连摇头,然后这才说道:“回主公,今孙伯符与刘玄德两人既然敢来孱陵,虽说带兵不多,不过属下认为,两人毕竟在南郡,距离孱陵不远驻扎着他们的人马,所以我军想要扣留两人,却是不可能了。”

    结果那位还有些不甘心地问道,“公达先生的意思是说,两人早有准备?不过我军强行扣留两人,两人能逃出生天否?”

    荀攸是继续摇头,然后正色道:“此时绝对不可,所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孙伯符与刘玄德既然赶来,那么必然是有备而来。并且我敢说,就不说孙伯符其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就说今日如果两人不能回去的话,那么孙刘联军必然会直接来强行攻打武陵。而且还可能联合马孟起进攻武陵,甚至进攻我军之地也不一定!”

    众人一听,是连忙点头。一想还真是,这不是没可能,反而是很有可能,甚至本来就是这样儿的。

    -----------------------------------------------------

    扣押孙策和刘备,对己方可没有多大好处,反而是坏处更多,所以这个事儿当然是不能做。曹操不会去做,他的一干属下也是更不会。也只有那些刚投奔他的,武陵的那些见风使舵。墙头草的官员有这样儿的想法罢了,其他人,确实没有这么想的。

    而如今已经算是解决一半问题了,所以曹操和他的一干属下。可以说是放下一多半心了。至于剩下的那些。就只能等着他们什么时候接手了襄阳,什么时候才能算彻底安心,要不谁能安心啊。

    孙策和刘备两人和他们属下带兵几千骑兵,是马不停蹄地北上回到了南郡,到达了他们孙刘联军驻军的地方。

    别看两人在孱陵却是是云淡风轻的,感觉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但是说实话,两人心里也一样儿是都不平静,要不不会这么急着就往回赶。怎么说武陵这个时候都是曹操的地盘。所以两人心里还能不清楚吗,什么叫做夜长梦多啊。哪怕和曹操结盟了,哪怕曹操是有求于他们,可却也依旧不能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别人那儿,所以两人是急着赶了回来。

    -----------------------------------------------------

    孙策的中军大帐中,他和刘备是早已命士卒是召集了两手下的所有人,只要在此地的,就都给召集过来了。毕竟这事儿大事儿,必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才行。并且之前跟着他们去孱陵的,那也只不过是他们一部分的属下而已,这些人知道了具体的事儿,可还有那么些不知道的呢,所以必然是要让他们都知道才行。

    众人都到齐了之后,孙策便把在孱陵的事儿,都对众人说了一遍,而落下的,有刘备在旁边儿补充。众人一听,都明白了,果然还是己方和曹操兖州军一方联合了,这是大势所趋啊,早晚都要如此,都要走到这一步的。谁让马超的凉州军那么强悍呢,要不你还能如何。

    最后孙策对众人说道:“至此,我军已与曹孟德兖州军结盟,所以我意便是,如今我军再次休整一日后,便南下,直接去临沅。至于襄阳那边儿,有玄德公的亲笔书信,那么一切当没有问题,不知各位觉得如何?”

    -----------------------------------------------------

    而众人一听,也没人敢说个不字,再说了,这事儿摆明了是对己方有好处,并且还收了人家那么多好处呢,是吧。所谓是“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嘛,这老百姓都知道的东西,自己这些人还能不明白了。

    所以对此,众人是一致通过,毕竟这事儿如今也是势在必行了,所以都知道,都明白,美人去拆台。再说了,自己主公去孱陵,那不还就是为了这个事儿吗,而如今这个事儿已经是谈好了,对此当然也是没有人反对。

    众人都赞同,孙策一笑,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

    最后他是转头对刘备说道:“玄德公,襄阳之事,便拜托了!”

    刘备一听这话,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你孙伯符这个时候是想起我刘玄德来了。也知道我是有点儿用出的,可之前怎么没见你和我说几句,让我说几句话呢。

    -----------------------------------------------------

    刘备的脸上是没有什么表情,不过他还是对孙策说道:“此事孙将军放心就是,一切都包在备身上了!”

    孙策一笑:“如此,就有劳玄德公了!”

    “一切都是应做之事!不足挂齿!”

    两人客套了两句,这事儿就算是都完事儿了。而刘备也是亲笔书信一封。然后孙策差专人送往襄阳,让其交给襄阳主将,文聘文仲业的手上。对于这事儿。孙策当然是放心的,只要刘备的亲笔书信一到,文聘看过了之后,他自然知道要怎么做。

    等信使走后,孙策对刘备一笑,“玄德公,此事暂时已了。不知咱们是否该谈谈最为关键之事了?”

    刘备一听孙策说的,最为关键之事?那是什么?自己怎么不知道呢,这他孙伯符要做什么?

    -----------------------------------------------------

    刘备这时候是一头雾水。而孙策一看刘备此时的表情,心里鄙视道:“你刘玄德装得还挺像,不过休想骗过我!你刘玄德的那些弯弯绕,我孙伯符岂能不知。那我孙伯符当三岁小儿否?如此装傻充愣。你刘玄德却是不愧为天下枭雄人物!”

    要是刘备知道这时候孙策的想法,他肯定是要大呼冤枉。为什么这么说,就是因为刘备他这个时候是真不知道孙策的意思是什么,因为他还没有想到那个事儿。可孙策却是一直都在想着,毕竟是关乎着自己,关乎着江东军的具体利益,所以这事儿他还能不上心吗。至于说刘备,那也只能说是暂时没有想到而已。

    只见此时孙策对着刘备一笑。“玄德公莫非真没有想到?”

    刘备则是微微一愣,然后忙问道:“不知孙将军此话何意?”

    孙策心里大叫着。你就装吧,你刘玄德装得还真像啊。不过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

    -----------------------------------------------------

    刘备一看孙策这时候的表情,是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他这一看,再一联想,心说你孙伯符是误会了啊,不过这话他也不能说。

    所以此时也只能是正色道:“孙将军,备实在是愚钝,不知孙将军之意,所以还请将军明言才是!”

    这话让孙策听了之后,他是这个生气啊,心说你刘备刘玄德,分明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嘛,要是不想谈,就直说,还用得着如此吗。

    不单单是孙策有这个想法,他手下的人,尤其是周瑜,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可不认为以刘备的那个头脑,还不知道自己主公所说的是什么事儿,可刘备这么去装,那可真是,这就掉价了,跌份儿了啊,不应该啊。

    别说是孙策的属下了,就连徐庶都差不多是这么个想法。

    -----------------------------------------------------

    当然了,他和周瑜他们想的肯定不一样儿,不过却也认为自己主公做得不太对,不太好,不地道啊。可身为属下的,这个时候却也什么都不好说,不能去说的,就只能是两个主公级别的人物在那儿对话了。

    刘备一看孙策这样儿,这可真是,误会了,而且还是误会大了。不过刘备毕竟是刘备,天下枭雄人物,他知道,这时候自己是越说不知道,越表现得不懂,人家就认为自己就越装相。可实际什么情况,自己心里最清楚,自己真是一头雾水啊,不了解是他孙伯符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但是刘备也不愧是经验丰富,所以此时是忙对孙策堆笑道:“哈哈哈,孙将军,将军的意思,备已经明白了,不知将军要如何啊?”

    刘备心里可清楚,不管他孙策所说的到底是个什么事儿,自己这么一说,绝对就是个万金油似的回答,所以他肯定是要马上说出来他的想法,而不是再这种表情看着自己了。

    -----------------------------------------------------

    关键是刘备这个时候,他心里也是打鼓啊。

    为什么这样儿呢,还不是因为。他不单单是看到了孙策这时候的表情,更是注意到了周瑜他们,并且自己属下的表情他也不是没注意。所以此时刘备心说了。这可真是了,怎么这么多人都知道了?可自己怎么没想到是什么事儿呢,自己真就疏忽了不成?

    难怪人家都是这样儿的表情看着自己,要是自己站在他们立场的话,估计也得认为自己是装出来的吧,唉,这也难怪啊。毕竟自己也不想是那么愚钝的人啊。

    不说刘备是如何想法,就说孙策和众人一听刘备的这番话,他们的表情马上就变了。一下就变成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刘备一看,心说这可真是,误会大了去了。天下果然还是没有人能懂自己啊,要不当皇帝的都自称是寡人。可不就是如此吗。照这样儿下去。自己也是寡人了,或者说其实已经就是了啊。

    -----------------------------------------------------

    孙策闻言是哈哈大笑,不过这小声里,那包含的东西可就多了。不过到底其中有多少意思,也只有他自己是最为清楚的。

    而孙策此时心说,你刘玄德倒是继续装啊,怎么样儿,是装不下去了吧。正常。一切都不出乎自己所料啊,你刘玄德这时候是“想起”来了?

    想到这儿。孙策对刘备笑道:“玄德公总算是‘想起’了,这可真是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刘备一听,听出来孙策话中的讽刺了,也不止是他一个,几乎是所有人,都听出来孙策话里话外的意思了。不过刘备对此却是什么都没说,或者他还能说什么,人家孙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呗,他这没势力也没有实力的,就只能是听着了,要不还能如何。

    刘备的一干属下听后,不少人都是紧握着双拳,但是却也不能发作。

    -----------------------------------------------------

    而刘备毕竟不是一般般的人,虽然他对孙策也是异常不满,可是却也忍了下来。

    并且听了孙策的话后,他也知道,自己就算是蒙对了,所以他非但是没有表现出对孙策的不满来,反而还对孙策笑道:“不知孙将军对此是何意?”

    孙策一听,知道凡事都是适可而止,刘备不也这样儿吗,装得虽然挺像,不过马上就“原形毕露”了。而自己呢,可以明里暗里讽刺他一下,不过却也不能抓着不放,那样儿的话,确实是对谁都不好,没有好处。

    所以他此时便说道:“曹孟德为了安你我双方之心,并且想早日接手襄阳,所以答应把武陵马上交与我军之手,对此策却是想问问玄德公对此事之意?”

    刘备一听,他要是还不明白孙策要说的是什么,他可真就是傻子了。在心里,他也是恍然大悟啊,心说原来如此,孙伯符他所说的,正是武陵归属的问题!

    -----------------------------------------------------

    其实想想也是,要说本来武陵是自己早占据的地方,不过最后是被曹孟德兖州军所占。

    并且如今曹操他要襄阳,那地方依旧是己方占据的,所以于情于理,那武陵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吧。可再看如今这个情况,却是出了一些差头啊,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他孙策孙伯符了。

    刘备心说,自己早就应该想到这个的啊,可惜却是反应迟钝了。要说自己认为武陵应属自己,可他孙伯符还有江东军的那些人会是如此认为吗。一个襄阳,就已经是让他们不太情愿了,这要是再让给自己一个郡的话,指不定他们江东军会如何呢。

    可是,武陵难道不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吗,是他孙伯符的?是江东军的?

    刘备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也确实是想了不少,毕竟关乎着自己利益的东西,没有人不会去想,只不过就是想得多还是说想得少的问题罢了。而刘备他对此,当然是属于想得很多的了。也可以说,他确确实实是不想那么轻易就放弃本来就属于他自己的那一部分利益。

    -----------------------------------------------------

    是,刘备他从心里也承认。孙策江东军为孙刘联军出力的事实,可这个也并不能成为让自己放弃自己利益的原因。至少刘备心里更清楚的是,之前的武陵是己方所占据的,你江东军出力了吗?

    而如今的襄阳呢,是,你江东军出力了,可之前还是自己占据的。不过最后被凉州军,然后又被兖州军所占,而如今更是自己占据的地方。所以你孙伯符好意思占武陵吗。反正刘备不觉得孙策应该,他觉得自己才是应该全据武陵才是。

    不过当着孙策的面儿,他可真是不敢说出来这样儿的话,连表现都不敢表现出来。要不他知道。估计自己要真这么说了,估计孙刘联军也是到头了。而孙刘联盟,估计也是要差不多了,哪怕因为凉州军和兖州军的原因,孙策不会马上就和自己决裂,但是隔阂已经有了,裂隙更是越来越大,这个联盟分崩离析。那也不过就是多少时日的问题。

    -----------------------------------------------------

    而真要如此的话,那么得到便宜的。只能是他马孟起还有曹孟德,而损失利益的,就只

    有己方和他孙伯符江东军一方了。所以刘备心里清楚着呢,哪怕是真正决裂了,也绝对不是今日,以后来日方长,早晚有机会清算这些。

    他孙伯符能压制自己一时,可却能压制自己一世吗,至少自己不认为如此。

    刘备此时却是没有回答孙策所问,因为他认为,自己这个时候却是不能轻易表态啊。所以还是藏着点儿吧,还不如问问他孙伯符的意思,所以是对孙策笑道:“却不知孙将军的意思如何?”

    孙策一听,心说刘玄德你个老狐狸,我问你如何,这时候倒是你反客为主,问我是怎么想的了。不过也好,反正自己也要说,就看你同意不同意了。

    孙策对自己有信心,或者说他是对江东军有信心,对己方的势力实力有信心。至少他知道,自己能压刘备一头,凭借的是什么,绝对不是自己武艺比他刘玄德高。而是自己有那么多属下,有那么多人马,而且势力地盘也比他刘玄德大,就是如此而已。

    -----------------------------------------------------

    所以孙策对自己的想法,也没隐瞒的意思,毕竟他是有足够的信心,因为实力,所以自信。

    此时就听他说道:“玄德公,如今曹孟德要把武陵郡交与我联军之手,我之意便是……”

    刘备一听,心里是直骂娘,心说你孙伯符可是太贪了,太贪心了,居然是敢大开口要了这么多县城。武陵一共才十二个县,你一张嘴,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想拿走六个,你这是白日做梦。

    并且更可恨的是,这六个县,绝对可以说是武陵最为重要的六个县了,所以刘备他能干吗,就是傻子都不能干,更何况是他刘玄德呢。

    而刘备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孙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在意的是那几个县,自己心里也有数。毕竟所谓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如今他孙伯符就是漫天要价,就等着自己就地还钱呢,双方还有的谈啊。

    -----------------------------------------------------

    刘备其实所想的还真没错,在孙策看来,自己一方其实只要三个就够了。当然了,这三个县可都是武陵最为关键紧要的地方,要不他也看不上眼啊。

    刘备也知道,自己不擅长谈判,所以便叫徐庶和孙策谈。而孙策一看刘备这边儿派能人上了,自己这边儿也不能示弱,所以是直接就让周瑜代替自己和刘备一方谈判了。

    这之前是之前,和曹操兖州军一方谈判,那毕竟曹操算是外人,而孙刘算是一方,可以暂时说是自己人。可这个时候,曹操兖州军已经谈完,那么外人不在了,那剩下的自己人也变成是外人了,所以就开始了另一番谈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