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孙策和刘备对视一眼后,他此时则是在心里冷笑,心说他曹孟德当然是有“诚意”的了,要真是不准备出点儿血的话,可能让自己和他刘玄德妥协吗。★手机看小说登录★别的先不说,就说他兖州军跟刘玄德的恩恩怨怨,你曹孟德兖州军一方,要是不拿出足够的“诚意”来,这刘玄德的那一关,可都要过不去啊。

    是,虽说他刘备说得不错,但是怎么说他也是联军的首领人物,就算是自己,也是得在外人的面前,给他刘备点儿面子吧。而他刘玄德和曹孟德比起来,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这个还用说吗。

    满宠认为自己最后这句话说得可是很好很对很及时,没看听了自己的话后,孙策和刘备两人是赶紧对视了一眼吗,这个就说明问题啊,估计今日的事儿,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

    而满宠最后的那话呢,也确确实实是曹操和众人讨论的结果。说实话,哪怕曹操也是并不想就以如今这样的情况,不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和孙策还有刘备见面,但是为了己方的退路,他宁可不要这个面子了,只要能解决好此事,他见见孙策还有刘备两人,也都没有什么问题。

    对曹操来说,几万士卒的性命,当比自己的面子重要多了。自己这个当主公的。面子能丢,不过手底下士卒的性命,却是不好就这么轻易丢了。而且作为主公。曹操也确实是有上位者之术,知道怎么去收买士卒之心,收拢人心吗,曹操其实还是挺擅长的。

    而且曹操也相信,自己只要把几万兖州军平安带回,那么这几万人就绝对是能为自己效死命的士卒。以后再对付什么凉州军、孙刘联军之类的,自己也能有些优势。不是吗。

    所以从满宠和许褚离开了武陵之后,曹操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就等着满宠带消息回来。然后和孙策还有刘备他们见一面,好商谈好结盟的具体事宜。

    -----------------------------------------------------

    要说曹操兖州军和孙刘联军结盟,肯定不会和孙策和刘备那样儿,最后都是兵合一处了。这个曹操肯定不会如此。但是即便不会如此。可曹操却也一样儿,要和孙刘联军结盟,也就是和孙策还有刘备两人结盟。因为那话却是也一点儿都不错,就是他们几人都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如今还在江夏的马孟起凉州军,所以几方自然是已经有了合作的基础,这个没错。

    曹操看到了这个,孙策和刘备自然也早都明白。所以这个结盟,确实并不是说不行。哪怕刘备和兖州军的恩恩怨怨确实是解不开,可确实也并不妨碍他们几方的结盟。只是谁都要为己方争取更多更大的利益,所以这时候还得谈一会儿才行。

    孙策此时对满宠一笑,“伯宁先生有何话,便对公瑾说吧,关于双方合作的事宜,就由公瑾代替我与先生相谈了!”

    而刘备也是如此对满宠说的,不过就是把周瑜换成了徐庶而已。

    -----------------------------------------------------

    这一切可都是在满宠的所料之中,毕竟是孙策也好,还是说刘备也罢,可都不擅长和人家谈判。当然了,自己也不过是代替自己主公,先来探探路,和孙策还有刘备,说一下己方的“诚意”,然后双方都有了这个意愿,同意结盟了,最后自己主公就和他们会面,再说己方的退路问题。

    而这一切,其实也都是在自己主公的所料之中,而自己如今要做的,就是和孙策的代表周瑜,还有刘备的代表徐庶,说一下己方和他们联军结盟的“诚意”。己方为了能结盟,为了彻底解决己方的退路问题,确确实实是拿出了不少的条件,至少在自己看来,他孙伯符和刘玄德,是没有理由不同意的,更何况是他们手下的谋士呢。

    在满宠看来,如今在荆州,虽说孙刘联军是占据了不少的地方,但依旧还是马孟起的凉州军势大,那么无论是周瑜还是说徐庶,肯定能看得出来,几方联合的重大意义,一起共抗马孟起凉州军,这个是绝对有必要的。

    -----------------------------------------------------

    周瑜对满宠一笑,然后把手一伸,说道:“伯宁先生,请!”

    徐庶也是如此,满宠对两人一笑,然后也是说了个请字,说白了,就是三人要开始扯皮了,说得再好听一点儿的话,那就叫谈判,其实就是扯皮,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那儿扯皮,高级的扯皮而已。

    周瑜作为孙策的直系属下,所以还是他先开口了,就听他对满宠说道:“伯宁先生,既然曹司空想与我联军结盟,却是不知,有何诚意啊?”

    满宠一听,心里是直翻白眼,还有何诚意,就是直接问自己,给你们多少好处,不就是如此吗。

    不过心里想归心里想,嘴上满宠还是说道:“这个,我叫主公在在下临来之前,说过,只要能与贵军结盟,那么……”

    -----------------------------------------------------

    满宠他这个时候也没有藏着掖着,毕竟是已经开始算是正式谈判了,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毕竟这个早晚对方都是要知道的。所以他就把自己主公和他说的,基本都说了,对,就是基本,满宠作为说客,和人家谈判,说服人家,他是不可能就把底线直接就透露给对方所知的,所以他只是说出了大多数的,而还有一少部分,他却是没有说。

    毕竟没说出来的这些,可以算是底牌吧,最后自己还有退路。如果说把底儿直接就透露给了对方,那么自己的退路,那不都算是给堵死了吗。

    周瑜一听,他和徐庶两人是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意思。这个满宠啊,倒是没说全,一定是隐瞒了一些。不过两人也都理解,要和人谈判,也当说客,当然是不会一下就把底儿给交待出来的,要不可就没有什么优势了,直接就被动了,所以两人都明白,可却也不会说破,那就没意思了,毕竟他们也都明白,自己两人的主公,还是有那个结盟的意愿的。

    -----------------------------------------------------

    满宠这时候依旧是笑呵呵的,说完之后,也看到了周瑜和徐庶两人相互对视的一眼。

    而此时,他是再次对两人说道:“不知如此条件,二位觉得如何啊?要说我家主公,为了此次能与贵军结盟,可是拿出了十足的诚意来啊,只是不知二位觉得,如此可好可行否?”

    有些东西,其实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不过这个时候周瑜和徐庶他们还没开始漫天要价呢,只是让满宠说了一下他们的“诚意”。但是满宠作为一个不错的说客,他自然是不会直接就把自己的底儿交给周瑜他们,所以是说出来了一部分,也隐瞒了一些,这样儿看起来,对双方都好。

    而此时周瑜先开口了:“伯宁先生,我看不如如此吧,如果贵军有诚意的话,那么就……”

    最后周瑜看向了徐庶,“不知元直以为,如此如何啊?”

    徐庶一笑,“自然可以,公瑾之言,亦是我之想说!”

    -----------------------------------------------------

    满宠听了两人的对话后,心说了,你们两人倒是都同意了,可我这个当事人还什么都没说呢。

    不过他心里也都明白,周瑜和徐庶两人既然都已经是达成了共识,那么自己就应该是开始和两人谈判了,开始就地还钱啊,两人都已经是漫天要价了。不过这些也并不是己方不能接受的,虽说和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底线,还是有些不太一样儿的,但是实际想一想,其实都差不多,确实还是没有超过己方的底线的。

    但是对于一个合格的说客来说,哪怕和兖州军一方所想的都差不多少,可满宠也不可能一下就答应了周瑜他们。而是依旧要和他们两人谈判才行,这个是必须的。

    所以满宠对周瑜和徐庶说道:“二位之意,我已经知晓,其实之前我已经说出了我家主公的诚意,只是二位还有其他的要求,这个说句实在话,有些东西我可以代替我家主公做主,可是有些事儿,这个却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