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不少江东军士卒的心里,这时候都把陈生和荆州军士卒的十八代祖宗都给问候了个遍。 免 费小说谁不知道,要不是因为他们,己方今夜能如此吗,城池能被人家这么轻易就攻破了吗。

    不过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还是赶紧逃命要紧。所以在韩当的一声撤退之后,江东军士卒如潮水般就退却了。当然了,实在是来不及跑的,就只能是且战且退,一边儿抵挡着凉州军的进攻,一边儿往后撤。

    可是凉州军涌进来的人马是越来越多,并且战力可不是江东军所能比的。再说了,之前江东军和反叛了的荆州军战了一会儿了,所以他们是吃亏了。而人家凉州军之前可是一直都在休息,所以没有消耗体力,自然是比江东军士卒强多了。

    韩当虽然是不甘心就这么退走,不过他心里也清楚,今日不走是不行了。好在自己已经是斩杀了罪魁祸首狗贼陈生,也算是消了自己一点儿气儿吧。

    -----------------------------------------------------

    确实是如此,要不是因为最后斩杀了陈生,算是报仇雪恨了,估计不如此的话,韩当这时候都得吐血。

    对于罗县城被凉州军攻破,韩当也是回天无力。这时候在不跑,那就是傻子,不过估计傻子都早跑了。而韩当他心里清楚,凉州军。以后有的是机会再和他们对上,毕竟他们是敌对,是己方的对手、敌人。所以来日方长。可今夜要是让陈生之前跑了的话,那么就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杀了他报仇雪恨了。

    所以此时对于韩当来说,唯一满意的,就是斩杀了陈生,至于那些反叛的荆州军士卒,还有凉州军,不要着急。自己总会有所报的。

    最后在马上回望了一眼从城门处涌进来的无数凉州军,然后韩当是头也不回的,就策马而去。他当然不可能冲出去。北门这边儿都是凉州军,所以他也只能是带残兵从南门逃走。

    -----------------------------------------------------

    不过韩当却是暗下决心,今夜之耻,他日必报。不管凉州军如何强大。以后自己也必须要报仇雪恨。多少年了。自己都没吃亏这么大亏。说实话,虽然主要还是因为自己这边儿,陈生的原因,可是引起陈生反叛的,就是他们凉州军之计,那封帛书,所以如今陈生是死了,不过韩当把这事儿也算在了凉州军的头上。

    并且他还认为。抛开那劝降书不说,就说要是没有凉州军大军攻城。还能有今夜陈生反叛的事儿吗。

    最后罗县今夜发生的战事,就以陈生被斩杀,而韩当带己方的残兵退走,马岱带领凉州军士卒顺利地攻占了罗县而结束。

    看到战事已了,黄忠便带着士卒也进了罗县。已经成,便看到了马岱,不过张飞却是没了踪影儿。

    -----------------------------------------------------

    黄忠对马岱说道,“今夜伯瞻辛苦了,当记一大功!只是不知益德,却是身在何处?”

    马岱一听,苦笑着摇了摇头,“大帅,益德兄去追击韩当去了!”

    黄忠一听,就是一皱眉,“带多少人马去的?”

    “一千骑!”

    黄忠听了马岱的话后,他也是苦笑了一下。不过对张飞的这个做法,他还是能理解的。但是说实话,黄忠认为张飞这个做法却是不可取。就不说他不和自己打招呼,就直接带兵去追击敌军,这个可以不提。但是俗话说穷寇莫追,尤其是大半夜的,根本就是对己方不利。

    是,他带了一千骑兵,速度战力什么的都不错,但是人家江东军士卒也不是废物。你张飞武艺也是比韩当高,可是你要知道的是,这长沙可不是己方的地盘,而是人家江东军的,所以你认为你张益德能在这儿讨到什么好处、便宜不成。

    -----------------------------------------------------

    在黄忠看来,最好的结果就是张飞没有追到韩当他们,因为他不熟悉路,而韩当,为将者,尤其还是一座县城的主将。可以说当他当上主将的那一日开始,就一定是慢慢对城池周边的情况是熟悉了。所谓是“未料胜,先料败”吗,正因为说不定哪一日己方可能就要守不住城池而败退,所以退路肯定是早已经想好了,那自然不是你想追上,就能那么容易追到的。

    黄忠摇了摇头,这事儿也不能怪马岱,马岱是不可能不阻拦,不过张飞那个性格,黄忠还不知道吗,马岱是肯定拦不住就是了。自己说话都不一定好使,也就自己主公能镇得住他。

    而此时黄忠对马岱说道,“益德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想来追不到韩当,他便会马上返回。至于韩义公其人,却是不足为虑!”

    马岱明白黄忠的意思,黄忠这就是明着说,张飞要追不上人家韩当残兵。或者是走错路了,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情况。不过最后张飞马上就能回来,至于说韩当其人,也不是小看他,他还没本事能让张飞吃亏。再说己方一千骑兵,那是吃素的吗?凉州铁骑,天下闻名,可绝对不是江东军那几千残兵能比得了的。

    -----------------------------------------------------

    “大帅所言不错,想来益德必然能平安返回!”

    马岱也没说接应不接应的事儿。他和黄忠其实都一样,都是知道张飞的本事,所以必然是能安然无恙地回来。至于说韩当。他们还真是没认为他有那个能让张飞吃亏的本事,别说他如今是残兵败将,都是对战沙场,两军交锋,让他韩当占据一些优势,他都不一定是张飞的对手。只是马岱也是认为,张飞是追不上或者说追不到韩当的。

    黄忠命士卒打扫战场。然后他便于马岱一道,去了韩当的府邸,其实也就是他在罗县住得地方。他们倒是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总得找个地方落脚,而且黄忠和马岱,本来他是有话要对马岱他们说,结果张飞不在。所以暂时也只能是先放一放了。

    张飞带着一千骑兵去追韩当。结果都跑出罗县多远了之后,他才发现,韩当怎么着就没影儿了呢。或者说,其实他是一直也都没有看到韩当,张飞在马上一皱眉,心说,那么多人都丢了不成?

    -----------------------------------------------------

    不过稍微一想,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他叹了口气,对己方士卒喊道。“撤退,回兵!”

    “诺!”

    张飞是无功而返,整个就是徒劳,不过他虽然是有些不甘没错,但是这个事儿,他也算是早预料到可能会发生。所以虽然是有点儿不甘,但还是可以接受的。

    兖州军连续不断地进攻,让霍峻感觉是压力极大。说实话,对他来说,还真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感到如此大的压力。之前自己还是荆州军将领的时候,面对着如今自己主公人马,说实话,还没有如今面对着曹操兖州军的压力大。当然了,这个也不得不承认什么呢,就是兖州军真正的战力,肯定是要超过己方的,这个是没错,哪怕己方也不弱,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此时站在城头上,望着兖州军大营,霍峻心说,城池是兖州军暂时算是久攻未下,可是自己心里清楚,所谓是久守必失,至于说自己能再支撑多少时日,自己也不知道了。

    -----------------------------------------------------

    这两日曹操的心情是特别差,一是因为己方如今没了退路,房陵和襄阳都丢了。二则是,临沅城的战事,城池久攻不下,让自己也是不得不着急。如果说这个时候孙刘联军来了的话,那么己方可就要被动了,被动就要被挨打,所以曹操的心情还能好吗。

    还有就是因为吕建,这吕建也实在是让曹操生气,他一想起来就生气,不过吕建挨打之后,他也不管了,像吕建如此人物,兖州军是一抓一大把。曹操自认为,自己这个主公其实还算不错了,至少没直接让人给吕建斩了,虽然他还剩下半条命,不过半条命不还是活着吗。只要休养多时日,那么到时候他吕建还是依旧活蹦乱跳的。

    今日在兖州军进攻临沅城之前,曹操是特意给全军将军誓师了一次。他知道,不这样儿是不行了,所以自己是必须亲自出马,行动起来。而效果还算好,兖州军是士气高涨。其实说起来这几日以来,就只有三千人马守御的临沅城,己方几万大军都攻不下来,确实也是让兖州军士卒脸上无光。怎么说士卒也不是不知道面子的,再说天底下谁不知道,己方战力之强,可是如今却是受阻在了这么一个临沅城前,所以不少士卒也是想了很多。

    -----------------------------------------------------

    而如今听了自己主公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后,兖州军绝大多数的士卒都是热血沸腾的。而他们心里也清楚,这如今自己主公是如何希望能夺取临沅城,所以才和自己这些人说了这么多。而他们对此都明白。所以不少士卒都暗下决心,一定要早日拿下临沅城。要不都对不起自己主公啊。

    自己主公是何等人物,可是如今己方受阻于临沅城,也是让自己主公有些着急破城了。兖州军的士卒不是不懂。所以他们都知道,自己等人要尽力才行,就算是不让自己主公着急,也得如此。

    而最后曹操看到了不少士卒的表情后,他就知道,自己的目的是达到了。要是如此再破不了临沅城的话,那么自己也是无话可说。说实话。霍峻霍仲邈其人守城之能,自己也真是,平生仅见。绝对是平生仅见啊。

    -----------------------------------------------------

    要说曹操也确实是爱惜霍峻之才,哪怕如今分属两个不同阵营,而且还是互为敌对。不过这个却也影响不到曹操的想法,反而其实也正是因为双方为敌对。所以才让曹操看到了霍峻之能。霍峻的才华。听别人去说,道听途说的东西,肯定是没有亲眼所见的,有那么个直观的认识,就比如说如今的曹操。

    他确实是不止一次听到别人说霍峻如何如何,不过曹操虽然之前也没有轻视其人,可却绝对没有如今这么重视。至少曹操他自己心里最为清楚,要是自己之前就知道霍峻是个如此难缠的人物的话。那么自己绝对一开始就无比重视于他了。所谓是眼见为实啊,真正看到了其人的本事。曹操才是更加清楚地感觉到了,道听途说的东西,也未必就都是假的。

    而亲眼所见的那些,却也并不一定都是真的。所谓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就是如此。

    -----------------------------------------------------

    伴随着嘹亮的号角声和震天的战鼓声,于禁是再一次带着己方士卒攻向了临沅城。

    霍峻此时是眯缝着眼睛,心说如今自己尽力就好,能守什么时候,就守到什么时候吧。兖州军士卒战力之强,人马之多,这都是他们的优势,所以哪怕己方守御城池不错,但在这两个方面,却是还处在劣势的。

    此时霍峻大喊一声,“弟兄们,想想主公对我们的嘱托,我不在多言,一切全在各位了!”

    别看临沅城正规的刘备军士卒就只有三千,但是还有之前跟着霍峻一起投降的荆州军士卒呢,虽然不多,不过却也是一些战力不是。

    霍峻的话,还真是,有些用,至少在刘备军的士卒和跟着他一起投降的荆州军士卒听起来,确实是有煽动性。说实话,面对着好几万的兖州军士卒激烈进攻,要说他们一点儿不怕,那真都是假的。不过就因为有霍峻,所以就还算是好一些吧。

    -----------------------------------------------------

    但是即便如此,可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己方终究还是守不住这临沅城,毕竟实力相差太悬殊了。如果说不是如此的话,那么己方还真可能守得住城池,可是哪有那么多如果啊。如今的情况就是己方要顶不住了,人家兖州军士卒是每日都大举进攻,而己方已经支持这么些时日,其实还真是,足以自傲了,难道不是吗。

    于禁是再一次咬着牙,带着己方士卒登上了云梯车,开始了激烈进攻。今日自己主公是特意誓师了一次,于禁的压力也真是不小,可以说和霍峻相比,只多不少。毕竟在于禁看来,自己前任,也就是乐进乐文谦,人家表现多好,可如今自己呢,看自己主公就知道,自己主公对自己终究还是不满意啊。

    不过对此,于禁却也是没有办法。经过了前几日和乐进的接触,于禁和他的关系,算是缓和了,至少于禁的想法是改变了很多。本来于禁也不是那嫉妒心特别强的人,只是之前两人几乎是没有什么沟通,所以都彼此不了解,乐进那儿还好,可于禁却是看不上乐进。

    -----------------------------------------------------

    不过如今好了,于禁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两人关系虽然不至于说如何如何好,但肯定不会不好就是了。而从乐进的身上,于禁还真是,看到了自己身上许多的不足之处,至少很多地方,他也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不如人家乐进的。所以他确实是知道了,也明白了,自己主公为何重用乐进。而如今自己去带兵攻城,很显然,自己主公期望是有的,可是却还是很失望,这个于禁还是看得出来的。

    今天就一更,还是明天尽量补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