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把他给押下去!”

    “诺!”

    随着韩当的一声令下,早已赶来的江东军士卒,最后把五花大绑,并且嘴都被堵上的陈生给押了下去。◎免费万本小说◎而陈生只能是带着万分不甘,万分恼火,恨不得把韩当给吃了的表情,被江东军士卒给押了下去。

    等陈生被押下去了之后,韩当是坐下揉了揉额头,心说这个可真不是个什么好差事啊。陈生要是就他自己一人,那么是杀了还是剐了,那真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可能要真那样儿的话,自己也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顾虑了。可那些还没有归附己方的荆州军士卒,这个却是一大难题,到底要怎样去安抚他们,才能让他们安定呢,韩当也犯了难了。

    最后韩当一咬牙,心说如今这事儿都已经发生了,好在陈生还活着,自己就一口咬定,就说陈生要行刺于自己,所以自己让士卒把他抓起来后,关押了起来。就这还是看在他守御罗县的功劳的面儿上,如此说辞,想来那些荆州军士卒,也不会有太多说辞吧。

    -----------------------------------------------------

    想到这儿之后,韩当叫来了心腹士卒,然后对他说道,“去通报全军,就说陈生行刺,让我抓到,然后收押了起来,如此说即可!”

    “诺!”

    士卒下去通报了,等所有士卒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后。说实话,江东军的士卒自然是没有什么。别说陈生是被收押起来,就是死了,那都是活该。毕竟韩当是什么人,那是江东军的元老人物,所以去行刺他,那不就是和所有江东军为敌吗。至于话的真假,江东军士卒是盲目地相信韩当,所以哪怕他说太阳可能从西边儿出来。也是有人会相信的。

    确实如此,这就是一个元老在军中的力量,而在这儿韩当他不过才一个人而已,可要是他和程普他们几个联合在一起的话,那力量就更大了。

    而此时还在府邸中的韩当却是喃喃自语,“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

    可虽然江东军士卒是对陈生,恨不得生啖其肉。生饮其血,但是对于那些还没有归附的,之前投降的荆州军士卒来说,这个事儿可就更不一般了。陈生是他们之前的主将,可如今却是被韩当给收押了起来。说是行刺他,可真正明眼的士卒都知道。陈生是绝对不会去做那样儿的事儿的。可如今被韩当给关起来了,这个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不在某处角落中,就有几个荆州军士卒是偷偷聚集在了一起,不知在那儿密谋什么。

    其中一个说道,“张哥。没想到这将军都被江东杂碎给陷害了,这咱们兄弟还能有出头之日吗?”

    “大勇小声点儿。咱们这是密会,要是让江东军给发现了,咱们谁都好不了。”

    “是,是,张哥说得是,我小声就是了,绝对不大声。”

    闻言,那个被称作张哥的汉子是点了点头。

    “张哥,如今咱们兄弟该咋办?”

    -----------------------------------------------------

    这话就不是那大勇说的了,而是一个高个儿并且很瘦的士卒说的,那个张哥听后,把眼一瞪,“兄弟们,老话说‘富贵险中求’。这时候陈将军被关,咱们要想办法把他给救出来才是!”

    大勇和高个的士卒一听,都是惊讶了一下,大勇就说道,“张哥,这事儿就靠咱们兄弟几个,能成吗?”

    张哥微微一笑,“事在人为,你就说你敢不敢干吧,不敢就滚!”

    大勇咧嘴一笑,“张哥,哪有我王勇不敢做得事儿,他娘的‘脑袋掉了,碗大个疤’谁怕谁是孙子!”

    张哥满意地笑了,然后转头问高个儿士卒,“麻杆,你怎么说?”

    被张哥称作麻杆的士卒一听,赶紧说道,“张哥,如今在江东军,因为咱们不服他们,所以咱们兄弟都没有什么地位,与其这样儿,还不如放手一搏!”

    -----------------------------------------------------

    张哥一听,说道:“好,如此,咱们就放手一搏,他娘的,陈胜吴广都说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如今咱们兄弟也他娘的反了江东军!”

    “反了!”

    “反了!”

    然后几人开始相商,怎么去救陈生,虽然此时还不知道陈生被关在什么地方,不过还是那话,事在人为,只要多出力,不可能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三人制定了下一步的动作后,就开始行动了。在他们看来,只要把陈生给救出来,然后让他带着荆州军的弟兄们,一起反了江东军,把城门一打开,放凉州军进罗县,这自己几人都是大功一件。

    可是这个事儿真就是那么简单吗,谁知道了,拭目以待吧。

    而此时的韩当自然是不知道,本来他自己想得挺好,但是最后却是被几个荆州军的小卒给彻底破坏了。

    -----------------------------------------------------

    此时的陈生是无法形容自己了,应该说自己是倒霉透了。倒霉透顶啊。

    本来想法挺好,可最后还不是被韩当给破坏殆尽了。果然还是那句话啊。“人算不如天算”,不承认不行。如今自己被关押了起来,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这可让自己怎么办啊。因为荆州军士卒的事儿,所以韩当暂时还不会杀自己,可那也不过是暂时的而已,可之后呢。到底要如何是好?陈生是半点儿眉目都没有啊,他觉得自己不是人家韩当的对手。

    如果是人家对手的话,自己也不至于栽了,所以……

    而就在韩当胡思乱想之际,他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好几个熟人,虽然是隔着栏杆,但是人还是能看清楚的。

    陈生揉了揉眼睛。对几人说道:“我这不是做梦吧?”

    其中一个为首者说道,“将军,我们是特意来救你的,快和我们走!”

    -----------------------------------------------------

    说话的正是那个张哥,然后麻杆马上就把牢门的锁给打开了,然后张哥、大勇和麻杆三人是架起陈生就往外走去。几人也知道。什么是夜长梦多,所以知道,此时不赶紧跑,那肯定是不行的。

    而张哥把他们三人的想法简单地和陈生说了一下,陈生一笑。“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你们做得对,咱们就这么干了!”

    三人一听自己将军支持他们的想法,他们心里也高兴。虽然之前也早已有所预料,不过当陈生同意了他们的想法后,几人心里确实是,真是很高兴。

    张哥说道:“将军,如今咱们应该如何?”

    陈生把眼一瞪,说道,“直接去城门!”

    三人一听,虽然觉得城门危险,可是也不能不同意自己将军的话。

    -----------------------------------------------------

    其实陈生确实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如今虽说自己是自由了不假,可这时候加上自己,自己这边儿才四个人,你说四个人能做什么。大勇他们三人,能救自己,这个还行,可要真是其拼杀的话,还不是个儿。所以虽说陈生是特别想去韩当的府邸,把他给抓起来,可却没有那个本事,别说是府邸守卫的那些江东军士卒了。

    就算是韩当本人,陈生都不认为四人会是他的对手,毕竟韩当的武艺可比四人高多了。所以这个去韩当府邸,马上就被陈生给否决了。

    那么不去韩当那儿,就只有去城门口了。为什么,因为城门口有荆州军士卒,虽然江东军士卒多谢,不过己方士卒也不算少。而陈生就有这么个自信,那些真正没有归附江东军的,原来是荆州军的士卒,自己只要振臂高呼,虽然不说是所有人,但是六七成,肯定是能和自己一起反了江东军。

    -----------------------------------------------------

    所以陈生认为大勇他们几人的想法挺好,只要城门一开,把凉州军放进来,那么自己这几人就是大功一件。听说在凉州军中,那待遇,可是比江东军强多了,无论是将领还是普通士卒,都是如此,所以陈生也是心动,更何况还有黄忠的那封帛书呢,虽然早已经被韩当给收走了,可那上面的内容,陈生可是都牢牢的记着呢。

    像这种关乎自己切身利益的事儿,陈生是不可能忘了的,如果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真正关乎到你利益的时候,你还可能去挂起吗?明显是不可能了。

    没多久,几人就快要到城门口了,而此时陈生心里很纳闷,心说怎么一直都没江东军士卒追自己呢。之前光顾着跑了,也没注意别的。这时候他把心里疑问说了出来,结果三个士卒就一笑。

    原来是麻杆手里有一些"i yao",而他们把这些"i yao"放进了看守陈生的那几个江东军士卒的吃食中和水中,结果几人都迷倒了。最后三人见时机成熟,是几刀就把几人给解决了。至于尸体也都处理好了,所以只要不被人发现。那么自然是没有追兵了。

    -----------------------------------------------------

    当四人快要要城门口的时候,被城门守卫给发现了,“什么人,站住!”

    毕竟是夜晚,所以哪怕张哥他们三人穿着也是江东军士卒的衣物,可要是没有火把去看,那就都是黑的,所以能看清什么啊。

    “自己人。自己人!”

    这时候张哥三人在前,而陈生被他们给掩藏在了后面。毕竟江东军士卒都认识陈生,所以这时候一看见他,那就坏了。当然陈生是不可能不出来,只是不是在这个时候出来,时机还不太对。

    说着,几人是越来越靠近城门。而城门守卫举起火把一看四人,果然是自己人,不过看样儿应该是投降的荆州军士卒。江东军士卒心里想着,谁他娘的和你们是自己人?不过嘴上还不能说这个,但是却发现后面还有一个,怎么看不到脸呢。畏畏缩缩的。

    -----------------------------------------------------

    只听江东军士卒说道,“后面的是什么人?”

    而此时陈生已经从后面出来了,并且手中拿着一柄环首刀,至于这兵器,自然是之前逃出来的时候。张哥他们几人给陈生的。打仗没有兵器能行吗,几人准备还算是充分。

    而江东军众士卒一看。忙喊道,“陈……”

    刚喊出一个陈字,陈生此时是手起刀落,“呵呵,什么人?杀你的人!!”

    然后用了他最大的声音高呼道,“荆州军的弟兄们,我是陈生,韩当陷害于我,要对我投降众人不利,咱们反他娘的!”

    而旁边的张哥三人也是在帮腔,一边杀着涌来的江东军士卒,一边儿高呼,“对,将军的话没错,他要对我们投降的士卒不利,结果事情败露,被将军得知,韩当要杀人灭口!”

    结果这一下,可开锅了。

    -----------------------------------------------------

    先是反应过来的江东军士卒,高喊道:“陈生,你个判读,要造反不成?”

    陈生高呼:“弟兄们,快打开城门,让凉州军入城,我们还有一线生机啊!”

    而张哥三人也是高呼着,虽然江东军士卒人数不少,但是荆州军士卒这时候已经开始行动上了。他们之前听说陈生被关起来,本来不少人就起疑了。不过不管到底是因为什么,至少韩当要对付陈生,这个是肯定的。

    至于说没有杀他,那还用问吗,是因为什么。而那些没真正归附江东军的荆州军士卒,如果说时日久了,那么早晚都会如此。不过这个时候,却还是没到呢。而陈生和张哥几人的话,就成了导火索,要是没有一个真正带头的人,那么他们还会老实一点儿,但是如今有了这么个带头的,结果事儿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所以此时不少荆州军的士卒也喊道,“反了他娘的,江东军这帮孙子从来都看不起咱们弟兄,咱们弟兄还受这鸟气干啥?”

    -----------------------------------------------------

    有第一个喊出来的,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对,他娘的老子还不伺候了!”

    “杀,杀了这帮孙子!”

    “冲啊,打开城门,让凉州军进城!”

    ……

    不得不承认的是,荆州军士卒也确实是看到了他们胜利的希望,那就是只要打开城门,凉州军一进城,最后己方就胜利了。所以这个也是他们和陈生几人一起反叛凉州军的一个原因,再说了,凉州军大军五万人围城,他们谁不知道,谁不清楚,己方无非就是坚持多少时日的问题,至于说要守住城池,那真是白日做梦了。

    陈生此时心说,好,今夜也许事能成啊,果然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老天都让你成功,你还能失败吗。

    不过陈生还是高兴得太早了,此时韩当虽然没来,不过却已经是在来城头的路上了。

    -----------------------------------------------------

    韩当在让士卒把陈生押下去后,然后传令,通报全军,陈生行刺自己的事儿,之后,他就真是睡不着了,失眠了。要说今夜出了这么个事儿,他这个当主将的,要是还能睡着的话,那心得多大啊。他是不可能不在乎那些荆州军士卒的反应的,毕竟他们的人马也不少,要是真有异动的话,韩当是不敢往下想了。

    而当他感到异常疲惫,准备在榻上休息一下的时候,就听士卒火急火燎地前来禀报,“报……”

    韩当是一激灵,心说出事儿了!他从士卒的喊话声,知道了和平时绝对不一样,所以肯定是不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