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都在等着,等什么,当然是等自己主公,要如何去处罚吕建。◎免费万本小说◎

    至于吕建,这个时候完全已经是堆了,倒在了地上。而且心里就一个声音,那就是,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像他这么胆小的人,也真是,不能指望着他能想出其他别的什么东西来。

    此时就听曹操说道,“吕建,你带兵前去房陵,不过先是中了敌军之计,之后又在与敌军的交战中被生擒活捉,丢了我军脸面!最后要不是公明来得及时,我南阳援军几近全军覆没!”

    曹操是真生气啊,心说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吕建。你以为自己拖住了凉州军,实则是人家拖住你了。你以为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实则是人家一切尽在掌握中。不过对于这些,曹操也不能说,他这时候也只能去说要怎么去处罚吕建了。

    所以就听他说道,“吕建虽然罪不至死,但却活罪难逃!来人,拉出大帐外,重责四十军棍!”

    -----------------------------------------------------

    就听自己主公这句话,不少人都感觉自己后背冒凉风。能不如此吗,重责,还是四十军棍,最后吕建也就能剩下半条命了。至于说行刑的能放水,这个根本就不可能?全天下人都知道,己方的军纪是最为森严的,像这样儿放水的事儿。几乎是不可能发生就是了。

    所以不少人心里都清楚,吕建这回真是,能长记性了。看看以后还敢不敢大意轻敌,让敌军如此。不过众人也算是清楚,看今日这样儿,自己主公以后也绝对是不会去重用吕建。谁知道再用他的话,能不能再来个别的什么情况,然后让己方士卒全军覆没了。自己主公的想法,众人还是知道些的。一个三流的吕建。肯定是不如己方士卒让自己主公更为看重。

    上来两个兖州军士卒,直接是把已经吓堆了的吕建给拖住去了。对,就是像拖死狗一样儿。也把吕建给拖出去了。而帐中众人呢,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吕建之后,就再也没去注意了。这事儿又不是说没见过,再说了。他们和吕建都不熟。所以所谓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

    所以就别说是重责四十军棍了,此时就算是自己主公说,直接把吕建给拖出去斩了,他们也不会去管什么,也不会有一丝动容。其实在他们眼里看来,吕建这样儿的货色,还真是。越少越好。要不就只能是给己方丢人了,为了去赎回他。徐晃拿出了那么多粮草,最后己方士卒都靠着吃野菜度日,所以他们要是能给吕建好脸色才怪了。

    而且众人从吕建身上,是看不到半点儿骨气。估计在房陵的时候,他还不一定是怎么求人家,让凉州军不杀他呢。所以众人一想到这儿,就觉得,吕建还是死了好,可惜却依旧活着。自己主公也算是大度,没杀了他。不过众人心里倒是明白,以后吕建别在犯事儿,要不后果,呵呵,肯定是不堪设想。

    今日众人都看得出来,自己主公这是给己方将士还有士卒看的,所以都算是从轻处罚了满宠还有吕建,而徐晃更是给了不少赏赐。但是今日之后,那可就不一定要如何了。

    -----------------------------------------------------

    而此时帐外已经开始给吕建招呼上军棍了,只帐外这个时候是鬼哭狼嚎的,众人一听,不少人都是一皱眉。

    说实话,吕建可不是己方第一个被打军棍的将领,但是能像他这么喊叫的,他还真是独一份啊,可以说是第一人了。就连曹操这个主公,也是忍不住皱眉。心说凉州军果然是够狡猾的了,用了这么一个废物,还换了己方不少粮草啊,这可真是不吃亏。

    曹操此时心说,这也算是凉州军有传承的吧,会做生意啊。无论是马超还是他妻子,那可都是很有经商头脑的人,结果到了他手下的将领,也是不让他们自己吃亏,这不……

    曹操还不知道王伉他们真是的想法,要不他知道的话,肯定就不会如此想了。确实,他要是真知道了王伉几人的用意的话,估计这个时候汗都得下来。没办法,哪怕如曹操这样儿的人物,像荀攸和程昱如此的顶级谋士,也不是说什么都能知道的,所以有些东西,终究还是疏忽大意了。

    -----------------------------------------------------

    吕建是疼得要命,不过再叫唤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已经是彻底晕过去了。

    没办法,这兖州军的军棍,确实不是他能扛住的。别说是他吕建了,就算是比他更厉害的人物,就算是徐晃他都不一定能扛得住,所以吕建这算个什么。

    吕建总算是没动静了,让大帐中的众人,包括曹操,心里的烦躁是减少了不少。要说刚才听吕建的鬼哭狼嚎,那可真是,让他们无比烦躁。本来房陵和襄阳的失守,他们心里就都不痛快,结果再听吕建的鬼哭狼嚎,他们心里就更烦了。不过还好,这鬼哭狼嚎已经停止了,要不还真是,很有可能,哪个实在是憋不住的将领,也许会出了大帐,然后给吕建来一刀。

    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吕建已经算是犯了众怒了。只是因为自己主公没有说什么,所以作为属下的,也是不好去说什么。不管怎么说。吕建都是同在自己主公帐下效力的,都是同僚,所以众人也确实是不好去说什么。

    -----------------------------------------------------

    不过还好,还算好,如今吕建已经没了动静了。当然了,众人可不认为吕建已经死了,毕竟吕建还是己方将领。四十军棍的话,还不至于就一下能要了他的命。但是半死,半条命。那却是一定的了。

    而如今自己主公终于是处罚完了满宠他们,众人心里也算是放心了。对他们来说,徐晃和那个副将史涣受到奖赏,满宠和吕建算是从轻处罚。抛开吕建。他们还真是都是满意的。所以没有一个去和自己主公求情什么的,至于说吕建,他们直接就给无视了。这样儿的人,还不至于让他们如何去看重,反而他们都不想和其打交道。

    可惜李通还不知道吕建做得这么多事儿,要是他知道吕建在自己主公面前,是如此给他“争脸”,也不知道李通会是什么表情。

    说实话。今日的曹操已经是都牢记着,等什么时候再看到李通后。自己一定得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个吕建如此,怎么还让他去了房陵,这给己方是丢大人了!

    -----------------------------------------------------

    而这个时候曹操也只能是先暂时放下这些事儿了,毕竟李通还在南阳,而南阳的事儿,全都得靠着他。所以曹操也没准备写信去责问他什么,只是他一直都记着,自己下次再见到李通之后,一定得好好问问他,这事儿可不能再有了,己方丢不起那个人,也伤亡不起啊,本来人马数量就少,所以真是禁不起折腾不是。

    马超决定坐镇江夏,在蕲春继续带着,而黄忠和张飞,他们则带着凉州军南下,是直奔长沙。在己方还未结盟之时,尽快是拿下整个长沙郡,这样儿对己方才有好处。

    这一日黄忠和张飞,便带着己方凉州军来到了长沙罗县城外,安营扎寨。

    在黄忠的中军大帐中,黄忠对张飞笑道,“益德,驻守在罗县的,一共是两人,一个为江东老将,韩当韩义公,而另一个则是荆州军降将,陈生。那个陈生是不足为虑,可韩当韩义公,倒是个人物啊!”

    -----------------------------------------------------

    听了黄忠的话后,张飞此时则仰头大笑道,“哈哈哈!汉升兄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韩义公确实是江东老将不假,更从孙文台那一代便追随于他,如今都已近二十载了!可是在我燕人张益德眼中来看,虽不至于如何轻敌,可其人却也绝对不在话下!”

    黄忠闻言一笑,他知道,张飞跟着自己主公算是比较早的吧,所以肯定不会在乎什么韩当之流的人。其实自己也不是很在乎,只要不轻敌就行,而自己和张飞说这话的意思,也是让他别轻敌。怎么说韩当都是元老人物了,所以那经验,绝对是丰富。己方要想轻松拿下罗县,确实还得几日才行啊。

    “好!益德既然如此之说,那么我也不多言了!只要我军不大意轻敌,那么罗县必破!”

    说完,他和张飞两人是相视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

    而罗县城内的韩当和陈生两人,此时却是如临大敌。

    本来就是,虽然两人也都没听过黄忠的名儿,不过对于燕人张飞张益德,那他们可真是,如雷贯耳,毕竟张飞在天下的名声可真是不小。可即便如此,张飞还不是这次来进攻的主帅,而是个副手,所以两人可能小看黄忠吗。他们不可能也不敢小看了黄忠。

    毕竟马超他就算是再轻敌,可也绝对不会派个三流水平的将领带兵来攻城吧。再说了,要真是派个三流水平的将领为主帅。张飞他能干吗?无论是韩当也好,还是说陈生也罢,可以说两人都听说过,那张飞张益德,也算是凉州军中多次位帅的将领。至少他们就听过好几次了,所以如此人物,是能甘心当个副手。那么那个叫黄忠黄汉升的人,绝对是不简单了。

    所以两人真是如临大敌,黄忠张飞他们。是带来了五万凉州军。而己方这边儿呢,城内连五千江东军都没有。当然了,要是加上之前投降的荆州军士卒,那么自然是超过了五千。

    -----------------------------------------------------

    可是这个不能这么去算。毕竟之前投降的荆州军士卒。可是从来都没有和江东军并肩作战过。之前都是敌对来着,所以如今这转变了关系,可确实是第一次,并肩作战了。

    而韩当呢,自然是指挥了不知道多少次己方士卒的作战,但是指挥荆州军士卒,也一样儿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所以他也很明白。这个事儿还得靠着已经投降了己方的陈生才行,毕竟陈生才是之前他们的将军。罗县的守将。

    所以在黄忠和张飞他们命令士卒扎营的时候,韩当此时也已经让士卒找来了陈生,说是要共商大事。

    陈生可不敢怠慢,他以前虽然是不认识韩当,不过对于其人的名儿,那确实是听说过。更是知道其人乃是元老人物,所以也知道,对方可不是自己所能怠慢的。要不这位一生气,一瞪眼,自己在自己新任主公的面前,那可真就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

    陈生见到到了韩当之后,赶紧施礼,“见过韩将军!”

    韩当点了点头,“陈将军坐!”

    韩当其实绝对不是一个仗着自己的资历,就看不起别人的这么个将领。只是说实话,他是真看不上这个陈生。不说别的,就说当初自己主公大军围城,陈生是迫不得已,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这才投靠了己方,当然了,也是周瑜周公瑾说服了其人。

    所以对这种没有什么骨气的将领,韩当确确实实是看不上眼。要说江东这几员老将,无论是程普、韩当还是说黄盖、祖茂,可都没有一个是软骨头。就说哪怕如今孙策败亡,什么都没有了,这四个人都绝对不会投降别人的。

    陈生是满脸堆笑,坐了下来,然后说道,“韩将军召在下来此,是为了凉州军大军围城之事?”

    -----------------------------------------------------

    韩当点头,然后说道,“不知陈将军对此,有何看法?”

    陈生是简单说了一下他的想法,无非就是黄忠他们来攻城,己方就死守城池。

    不过在韩当看来,他可不认为陈生内心的真实想法是这个。对他来说,他有理由相信,陈生如今的想法,是打不过就跑,实在跑不了的话,那就投降吧。在韩当看来,这才应该是他陈生如今的想法,只是他却什么都不能说。

    所以韩当说道,“好,陈将军能如此想,我很欣慰。想来主公知道了的话,也一样儿会如此的!”

    陈生依旧是满脸堆笑,不过心里却腹诽着,就凭咱们这几千人,能挡住人家凉州军多久?你当你韩当韩义公是霍峻霍仲邈呢?要说荆州就那么一个,不对,全天下也只有那么一个霍峻啊。当然了,要说也许还有比其根厉害的,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

    陈生此时是赶紧说道,“为我军镇守罗县,在下是义不容辞!”

    说着,确实是大义凛然,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是他陈生自己心里最清楚。

    而韩当此时则正色道:“陈将军!”

    “末将在!”

    在如此正是的场合,陈生就不能在下在下的了,毕竟韩当是他的上级,所以他也是自称末将。

    “此次是我军和之前投降的荆州军士卒,第一次并肩作战,所以还望陈将军能全力以赴,与我共守城池!”

    “诺!末将谨遵将军之令,与将军共守城池!”

    不过在心里,陈生可把韩当骂坏了,心说你韩当韩义公守城就守城得了,还非得把我给拉下水啊,这回可真是躲不过去了。

    -----------------------------------------------------

    陈生这时候在心里是直叫苦啊,心说好事儿从来都没有自己的,可这事儿怎么少不了自己的呢。(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