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郭嘉此时则是继续说道,“那么既然曹孟德能和孙伯符还有刘玄德联合,所以再加上一个还在观望着的荆州本地势力的一些人,各位请想,这也并不是不可能吧。并且,更何况如今的情况,哪怕曹孟德兖州军并不得势,但是荆州本地势力,多少还是偏向他曹孟德一些的!”

    众人一听,心说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记得当初那个蔡瑁还活着的时候,他就是偏曹操的一系,结果虽然其人这时候已经死了,不过如今荆州其他的世家大族,谁敢说就没有像他蔡瑁那样儿的人了。所以众人心里都清楚,郭嘉的话,绝对是有道理的。

    一直都听郭嘉说,而却没有说话的马超,此时是一脸凝重,不过这回倒是没踱步,但是却比刚才更加严肃了。毕竟这事儿他是不可能不去重视,郭嘉此时所说的,他确实是没有想过,当然也没想到。

    对他来说,这事儿当然不是小事儿,所以他不可能再那么一副风轻云淡,什么都尽在掌握的样儿。

    -----------------------------------------------------

    马超只是个人,而不是神,再说了无论是曹操还是说刘备、孙策,哪一个人拉出来,可以说都不是等闲之辈,马超从来不敢去小看,也根本就不可能去小看了他们,更何况还有那些还在观望着的荆州本地势力呢。蔡瑁虽然死了。可蒯氏兄弟却还在,所以马超也是感觉出了一种危机,让他是不得不去重视。

    至少如今的他可还没有自大地认为。自己就一定能去抗衡曹操和孙策刘备还有荆州那些世家大族的三方联合。别看之前在蕲春,确实是让孙刘联军是吃亏了,这个是没错,但是即便如此,却并不代表马超会轻视他们,这个还是不会的。

    如果说,曹操兖州军、孙刘联军、还有荆州本地势力。本土的世家大族,三方人随便一方,马超对上了都是无所畏惧。他虽然不会轻敌,但是却也不会怕什么就是了。可是如果他们三方真联合在一起的时候,马超心里清楚,自己和凉州军。恐怕就是要危险了。

    -----------------------------------------------------

    到时候。优势肯定会被他们说占据,而己方却是处在劣势中了。你不得不承认,他们三方要真联合在一起的话,取长补短,己方还真就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所以马超不可能不去担心什么。他一方面是不希望郭嘉所说的成真,不过却也想有一个真正的对手。如果他们三方真是联合了的话,那可以说绝对是己方最为强劲的对手。也就像郭嘉说得,是第一强敌。

    郭嘉说到这儿。他就暂停了,毕竟还得让众人再多消化一下,主要也是让自己主公多思考一些才好。毕竟郭嘉也知道,就光自己说,是一点儿意思也没有,而且也没什么特别大的作用。关键还得是自己主公,和众人的意思,他们怎么决定,决定要如何,最后才是关键。

    当然郭嘉心里也清楚,以自己主公的眼光,还有众人的眼光,是不可能看不出来这些的。至少哪怕之前看不出来,但是在自己的提醒之下,他们必然是能知道很多,所以自己自然是不必太过担心他们什么了。

    -----------------------------------------------------

    所以郭嘉还是相信自己主公和众人,能拿出一个好主意来,自己对此到底要如何,毕竟如今算是要未雨绸缪,肯定是要“防患于未然的”。如今趁着还没有传出来几方联合的消息,己方先做好准备,可真要是等传来他们三方联合的消息了的话,那么也许到时候己方再准备,可能就有些晚了。

    人说兵贵神速,其实这个依旧是要快,至少郭嘉认为,要说己方这边儿有准备的话,那么哪怕是对上如此强敌,己方也不是说没有胜算,毕竟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并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事儿。当然了,这么些年来,己方的实力可以说不小,而己方的对手,也少有能超过己方的,所以还真是,几乎就没有碰到过这些。

    不过要是对上三方联合的话,也许己方就能来一次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了吧。而自己主公是个什么样儿的人,自己还不知道吗,有如此劲敌,也并不是说就没有好处。

    -----------------------------------------------------

    过了一会儿之后,马超这个当主公的这才说话了,他这时候才坐了下来,然后是抬起双手向下压了压,让众人也都坐下,众人这才是都坐了下来。

    要说之前郭嘉的话,可是把他们个惊讶得不轻,不过好在众人惊讶一下也就完事了,毕竟都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所以即使说出来天要塌了,那也不过一样就是惊讶一下而已。但是却也不得不说,郭嘉的话,也让他们想了不少,除了崔安那样儿的基本没什么想法之外,其他人可都是想了不少,这事儿也不可能不去想什么。

    而看到众人再次坐下后,马超这才说道,“各位,今日之事多亏奉孝提醒,要不我还真是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个问题!”

    马超这话,其实也算是承认了自己这个当主公所忽略的东西,毕竟所谓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马超当然不可能是一点儿毛病没有,只是更多时候,他表现得还不错罢了。而众人呢。当属下的,对自己这个主公,也确实是挺满意。毕竟在天下这么多诸侯当中,自己主公那绝对是首屈一指的。是啊,如果看不上自己主公,还能在他帐下做事儿吗。

    -----------------------------------------------------

    众人一听自己主公的话,是赶紧齐声说道。“我等惶恐!”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再明显不过了,那意思就是说。主公连您都说自己忽略了这事儿,那么咱们这些人,除了郭嘉之外,说起来其实哪个不是都忽略了这事儿呢。所以你也不用再多说什么忽略不忽略的了。咱们大家还不都是一样儿的吗。

    马超闻言一笑。对这事儿就不再多说了。他之所以如此说,不过就是一个态度,马超肯定不是曹操,曹操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有错,而马超呢,他有错误有失误,他不一定每次都会承认,但却肯定不会死不承认。也不过直接就带过了。毕竟他得给自己属下众人一个交待,对他来说。人都要犯错,很正常,自己当然也可以说出自己的一些不足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接着马超再次说道,“今日此事,要感谢奉孝之谏言,不是有他,我们就要轻敌大意了!”

    众人闻言,都是点头赞同。确实就是如此,就因为有郭嘉在,所以因为他的提醒,这才让众人认识到了己方如今其实正处在险境当中,可不像如今这样儿,看着那么轻松。这都是表面的东西而已,而人家奉孝先生所看到的,却是更深层次的东西。

    -----------------------------------------------------

    马超当然是先表扬了郭嘉一番,并且直接就说没有郭嘉的话,自己这些人都得轻敌大意了,那意思郭嘉立功了,并且马超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郭嘉说得东西,我都是认可的。

    当然了,对此,众人也都是认可。经过郭嘉这么一说,众人也都是明白了,还不明白的话,那得是什么头脑啊。别说别人了,就连崔安,他都是能明白一点儿。

    “不知各位对此,有何看法?”

    马超问向了众人,那意思你们都怎么想的,都说一说吧。毕竟如今人家很可能是要联合在一起,然后对抗己方了,所以各位都得出力不是?

    众人一听,心说就知道,主公必然是放不过自己这些人。不过想想也是,当主公的吗,有事儿自然就是属下服其劳,这个没有什么说的。可是要问自己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想法吗,这个……

    -----------------------------------------------------

    这回甘宁倒是有些跃跃欲试,马超一看,忙说道,“兴霸是有何话要说?”

    甘宁一笑,说道,“主公,对于曹孟德三方也许会联合一事,属下来看,确实如奉孝先生所言,而我军却也不得不防!”

    众人心说,这咱们都知道了,你甘兴霸就不能说点儿有用的,咱们不知道的东西吗?

    甘宁可能是知道了众人的想法,所以他马上便再次说道,“主公,常言道,‘城池就容易从内部攻破’,虽然曹孟德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和荆州本地的世家大族有那联合在一起的基础,不过正因为他们是多方联合,所以不可能是没有半点儿矛盾的,而依属下来看,我军正可从此入手,分化瓦解其多方联合。让其产生诸多矛盾,于此最好是己方不欢而散,就算是不会如此,他们己方也必然会‘面和心不合’,对我方终究是不会尽全力攻伐!”

    马超听了之后,也不得不说,甘宁说得还真是很有道理啊。

    -----------------------------------------------------

    而众人也是一样儿点头,其实好好想想。也真是甘宁说的这样儿。

    你说多方联合,不可能说是一点儿矛盾都没有,这个不可能。所以己方可以在这上面做文章。至少几方有小矛盾的话,就把它变成大矛盾,哪怕没有,也要创造出来,如此的话,对己方是大为有利啊。

    不过如此的话,问题也随之而来了。这个却是众人不得不考虑的东西。

    所以此时马超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兴霸言之有理。不过虽然想法不错,但是真正实施起来的话,却是还有很大的困难。不说几方对我军的防范,就说我军到底要如何。才能让几生产生更大更多的矛盾。这个就是个问题,并且要如何实施。这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如今却是着急不得啊!”

    众人听了自己主公所说后,也是不住点头,自己主公的话有理,有些事儿根本就不是你想如何就一定会如何的,所以这事儿确实还得从长计议啊。

    -----------------------------------------------------

    马超此时看了眼郭嘉。然后说道,“奉孝。既然是你谏言此事的,那么还是由你来说吧,我军此时当如何?”

    郭嘉一笑,心说自己主公这是早算计好了,最后还得是让自己来说,其实这事儿让自己来说,也还就是那么回事儿吧,其他的倒是都没有什么。

    于是就听郭嘉是再次说道,“主公,各位,嘉以为,如今我军自然是要有所准备,这个是必然的。至少在还没有确切消息传来的时候,我军对此是未雨绸缪,可以说就不会失了先机,有准备总是好的!”

    众人当然是都明白郭嘉的意思,而他们也是如此考虑的。

    “此时我军当严守江夏,虽然西陵已失,不过我军夺回来便是。之后我军便要严防死守江夏,尽量是不能再让城池落入敌手!”

    -----------------------------------------------------

    众人一听,这个倒是还些困难了。重新夺回西陵城,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要严防死守,尽量不让敌军攻下己方的城池,这个就不太容易了。毕竟江夏一个郡,城池不多了去了,不可能哪个都能守得住啊。

    所以别说是三方联合了,就一个兖州军,都不一定能挡得住啊。

    不过众人对郭嘉的意思,他们还是明白的,毕竟要是三方联合在一起的话,肯定是要一路兵进江夏,所以肯定要在江夏打起来,而江夏就不太平了,己方对此自然是要早作准备才好。

    “还有,如今我军就如汉升将军所言一样,当南下进兵长沙,夺取长沙郡,所以一边我军士卒在江夏严守,一边当兵进长沙为上!”

    这就是郭嘉说的,众人都明白,这样儿做的好处,当然就是两面都不耽误,都能兼顾到了。不过有利自然就有弊,不好的地方,就是己方的兵力分散了,这个当然就不太好了。

    -----------------------------------------------------

    所以马超也不得不问道,“依奉孝之言,我军兵力却要分散了,不知如此可行?”

    郭嘉则回道,“主公请想,如今虽然三方确实是有可能联合在一起,不过确确实实还没有如此,所以这就是对我军最为有利之处。而我军即刻兵进长沙,争取用最快的速度解决长沙的战事,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三方才联合在一起也不一定,甚至比我们所想还要晚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这个事情绝对不是一蹴而就,必定这不是一方两方的事儿啊!”

    马超微微点头,要说郭嘉确实是说服了自己,哪怕如今江夏可能是要面对曹操兖州军、孙刘联军和荆州本地势力三方联合的进攻,可是他依旧相信郭嘉的话,决定不变,依旧是兵进长沙,只不过江夏这边儿是不得不严守了,尤其是蕲春。

    马超一拍桌案,说道:“好,如此就依奉孝所言,就如此做!”

    众人齐声高呼,“我等谨遵主公之命!”

    -----------------------------------------------------

    于是马超是已经决定了下来,就按照郭嘉和众人的想法去做,当然了,也一样是他所想的。

    为了防止三方联合进攻江夏,所以江夏是被马超严令死守,虽然他没指望着,在对方强大的攻势下一座城池都不丢,但是最为关键的几个地方,却是一定要守住才行,要不对己方可就是大为不利了。

    然后另一方面,就是马超准备派大军南下去长沙,准去早日拿下长沙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