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徐晃和满宠终于是带兵退走了,当两人在孙策和刘备带大军到来之前离开时,两人暂时算是都松了口气。〓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不管之后如何,至少在这个时候,己方却还是平安的。

    两人带着己方士卒,是一口气儿跑了二十里,然后这才停下来休息。不停下来不行啊,毕竟就算是徐晃和满宠能挺过来,可他们手下的士卒却不一定都能挺得住不是。再说了,一直也没有看到孙策还有刘备他们孙刘联军的影儿,所以两人也都认为,基本上他们不会再追上来了。毕竟本来追击就算是一忌,而且还是这么晚的时候,这都什么时候了,所以……

    更为主要的就是,满宠想得清楚,别看孙策和刘备是早都结盟了,而且如今还早组成了孙刘联军。是,在很多时候,两人是能团结合作,不过在有些时候,两人绝对不会是齐心合力就是了。而这个时候,应该说就是他们分心的时候,所以也算是可以少担忧一些了吧。

    只能是让士卒原地休息,不过徐晃和满宠却是让己方士卒时刻戒备着,毕竟如今可还没有彻底平安呢。

    -----------------------------------------------------

    这个时候自然是不可能去扎营什么的,就只能是暂时休息一下,最多也就是小半个时辰而已,于是徐晃和满宠也找了一个大树。在大树下坐了下来。

    此时就听满宠说道,“今夜之事。却是多亏了公明前来,要不,唉,后果是不堪设想!”

    徐晃闻言是把手一摆,然后对满宠说道,“伯宁先生如此说便是见外了,你们同在主公帐下做事,理当是互相帮助才是!再说。主公早让某回襄阳,只是却是耽搁了,直到今夜,这才……”

    满宠闻言点了点头,不过却还是问道,“不知房陵如今?”

    虽然满宠也听得出来,房陵那边儿好像是已经出事儿了。不过他却还是问了一句。

    结果徐晃一听,是摇头苦笑道,“不瞒先生说,房陵,丢了!”

    满宠一听,也是遗憾地摇了摇头。

    -----------------------------------------------------

    满宠心说。自己和徐晃也算是难兄难弟了。你看自己刚丢了襄阳,而之前徐晃他也把房陵给丢了,所以两人也真是同病相怜啊。就等着去武陵,一起到自己主公那儿去请罪吧,不过去武陵却还得绕路。也不知道到底要走多少时日才能到。

    徐晃也没隐瞒,就把房陵的战事。是简单和满宠说了一下。最后满宠说道,“房陵战事,也不能全怪公明,只是到主公面前,公明却还得主动承担责任才是啊!”

    徐晃点头,“那是自然,先生,既然如今依然如此,那么你我两人当早到武陵去见主公才是!”

    满宠自然不会不同意,徐晃要去请罪,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己方就那么两个县城,结果如今是都丢了,也不知道自己主公要是得知了如此消息,会是如何。看定不会有什么好表情就是了,至于对自己两人要如何处罚,却也不得而知啊。

    -----------------------------------------------------

    武陵郡临沅,此时正在大帐休息的曹操,是听到了从南郡回来的探马禀报,“报主公,襄阳失守!此时已经被孙刘联军所攻占!”

    曹操一听,眉头一皱,心说襄阳丢了!还是被孙刘联军攻占了!那,满伯宁如何了?

    于是他忙问道,“满伯宁如何?”

    “回主公,具体如何尚且不知!不过那日夜,却是有我军援军杀到,之后两军合兵一处退走不知所踪!”

    曹操点了点头,他自然是想到了,来得人应该是徐晃,不过……

    对探马摆了摆手,探马下去,此时曹操说道:“来人!”

    “主公!”

    “去把公达和仲德两位先生请过来!”

    “诺!”

    -----------------------------------------------------

    没一会儿,荀攸和程昱便来到了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等曹操让两人坐下后,便对两人说道:“公达、仲德,襄阳,已失守!”

    两人一听,也是微微惊讶了一下,这事儿确实,哪怕对他们两人来说,也是不得不吃惊了一下,毕竟这也属于出乎他们意料的。

    荀攸此时问道,“敢问主公,不知可否是孙刘联军所为?”

    曹操闻言冷哼了一声,“哼!正是他们,趁我不在之时,带大军包围了城池,然后……”

    曹操把探马的话,对荀攸两人一说,两人是点了点头,这回就都明白了,也清楚了。看来果然是孙刘联军占了襄阳城。不过仔细一想的话,也并不是不能理解,要是自己孙策还有刘备的话,估计如今也会如此作为。

    可不管怎么说,如今襄阳是丢了,那么自己主公叫自己两人来此,这是为了?

    -----------------------------------------------------

    荀攸一问,曹操便笑道,“公达、仲德,探马所说,最后一夜,有我军援军赶到,所以伯宁这才带兵杀出,最后突出重围,不知你们以为?”

    此时程昱则问道,“莫非主公认为。是公明将军带援军赶来?”

    曹操一笑,“那么不是如此。还有其他否?”

    此时荀攸和程昱两人是不住点头,荀攸是再次问道,“那么主公之意是?”

    曹操是缓缓摇了摇头,“之前探马早已派往房陵,可如今这么多时日,却都是杳无音讯,所以,恐怕是凶多吉少!”

    程昱忙问道。“主公是说,房陵有变!”

    曹操和荀攸都是点头,没错,就是如此,只有这样儿,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徐晃那一夜才出现。这个根本就不符合自己所预想的。而且为何己方探马却一直都迟迟没有回来,所以只能是房陵出事儿了。

    -----------------------------------------------------

    而此时荀攸和程昱的脸色是很不好,说实话,抛开南阳郡不说,己方从进入荆州之后,就只占据了一个襄阳。然后就是房陵,当然了,房陵不是荆州的地方,但它确实是己方在进了荆州之后才占据的城池,这个是没错。

    可如今呢。房陵可能是被凉州军夺回,而襄阳更不用说了。直接就让人家孙刘联军给占了,可以说如今荆州的形势对己方来说,确实是殊为不利啊。江夏蕲春有马超近十万大军,这还没算江夏其他地方的人马呢,而南郡,武陵之北,却有十几万孙刘联军,虎视眈眈的。而己方在武陵临沅,却是攻城受阻,所以这个时候在荆州,己方才是那最为不利的一个,四周基本都是强敌啊。

    关键是如今连退路都已经被人家给截断了,所以不能退,就只能是前进了。可不是吗,南郡和江夏,都不是己方的地盘,那么己方要想退到南阳去,得怎么走。反正不管怎么走,都是人家的地盘,这不就是被人家把退路给截断了吗。

    -----------------------------------------------------

    当荀攸和程昱一想到这儿,汗也是直接就下来了,没办法不下来,实在是,己方可真是很少遇到这样儿的情况啊,可如今来看,确实是如此。

    荀攸此时说道,“主公,此事万不可我让我军士卒知晓,要不然的话,于军不利,于战事不利啊!”

    旁边的程昱也赶紧说道,“属下附议,公达之言甚是!”

    曹操点头,他又何尝不知道呢,从听了探马禀报之后,他就想到了。而且心中也确实是气愤非常,不过如此又能如何,襄阳和房陵能一下再被己方给夺取回来吗。所以曹操他是强忍着心头的怒火,而是让士卒找来了荀攸和程昱两人,准备一起相商一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如今是个什么情况,自己还不知道吗,可以说自己纵横天下近二十年,还真是很少遇到这么棘手的情况,不过如今却是又一次碰到了。

    -----------------------------------------------------

    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就如今这样儿,这个形势,把己方在荆州本来就不占据优势的情况,一下就变成了处在最下风了。这个不承认不行,己方确实是如今在荆州这么多方势力当中,最为劣势的存在,之前还不能说是如何劣势,但是如今却,真是变成这样儿了。

    曹操看着荀攸和程昱两人,然后问道,“不知如今我军,当如何?”

    荀攸此时正色道:“主公,如今当务之急,我军也只能是往前进。所以武陵,尤其是临沅,却是我军必须要拿下的城池!”

    看着荀攸此时坚定的态度和他的表情,曹操就知道,临沅城,不管怎么说,己方都必须要拿下来才行。而荀攸说完后,程昱也几乎是说了一样儿的话,不过他在心里却是加了一句,只有如此,我军才能和孙刘联军更好谈判啊!

    其实荀攸也是如此想法,如果说己方在荆州,除了南阳郡外,根本就没有占据一城一地的话,那么和孙策还有刘备谈判。根本就是要吃亏的。可一般般的城池肯定不行,所以只有占据了像临沅这样儿的县城。甚至占据了一个郡,如此才好,要不,对己方没有一点儿好处。

    -----------------------------------------------------

    曹操闻言是不住点头,如今也只能是这样儿了,其他的还行不通啊。

    所以他则说道,“二位是言之有理,如今也只能是如此了。不过此事不光是不能让我军士卒得知。就是其他人,也暂时先隐瞒一段时日吧!”

    曹操那意思,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啊,两人是赶紧保证,“主公英明,属下自会保密!”

    曹操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对两人还是很放心的。谋士不像是武将,可能有时候一不注意就容易说漏了。尤其是这两个人,自己当然是相信了。

    要说曹操如今他也是很忧心,也一样儿是顾虑重重,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会在自己属下面前轻易就表露出来什么。所以你看着他。确实和平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心里呢,却是半点儿都不平静。如今荆州的形势对己方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所以为了能不让己方吃苦,如今就只能是死战临沅。必须要拿下这个城才行。

    -----------------------------------------------------

    武安国带着三千凉州军士卒走水路,是一路顺流而下。就到了蕲春,而他们刚到,马超就带着众人出来迎接他们了。

    虽然武安国没有和孙刘联军一战,不过这个不重要,只要他能带士卒平安回来就好。至少在马超看来,己方这三千士卒,那可比一个西陵城重要多了。所以武安国能带兵回来,就算是一功,而且之前他一直是驻守在西陵,所以自己带人出来接他,也算是对他认真做事的一种认可吧,所以马超就直接出城了。

    武安国带着士卒下船后,一看自己主公带着众人都迎了上来,他也确实是受宠若惊。

    忙快走了几步,到了马超面前,说道:“主公,属下无能,给我军丢脸了!”

    虽然是自己主公让自己撤退的,不过武安国依旧是认为还是自己本事不够,要不也许不用如此。

    -----------------------------------------------------

    而马超闻言则是一笑,“此事不在于你,其实不过一个西陵而已,我亦是有意让与他孙伯符和刘玄德,无妨无妨!只要武安和众位将士平安,便好,其他的,不重要!”

    众士卒一听自己主公的话,说实话,绝大多数的人心里还真是挺感动的。要说他们真是也听得出来,自己主公所说的是真心话,说实话,能有如此主公,真是,还有什么更奢求的呢。

    武安国还想说点儿什么,不过却被马超给拉走了,“此处不是讲话之所,咱们进城一叙!”

    “诺!”

    这时候武安国也只能是听自己主公的话了,他还能说什么。

    到了马超的府邸后,众人落座,然后马超是问了武安国不少西陵的情况,只是对于孙刘联军的事儿,武安国知道的还没有他们多呢,所以对这个,马超倒是没多问。

    最后聊着聊着,就已经快天黑了,马超是特意给武安国设宴,算是给他接风,一顿晚宴,众人吃得是非常不错。从孙刘联军退却后,他们也算是难得,这真如此轻松吃一顿,确实如此,以前不管怎么说,还真是没有这个效果好啊。

    -----------------------------------------------------

    武安国带兵回来后,马超暂时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毕竟之前他也有些担忧,如果说武安国真是和孙刘联军遇上了,那么最后必然是要凶多吉少。武安国的本事确实还算可以,但是人家孙刘联军也不是吃素的,不说十几万士卒,刘备手下也有文丑这样儿的大将,所以武安国那武艺,不是人家的对手啊,所以真要遭遇到的话,那么最后结果,不能怎么好就是了。

    又过了一段时日,从南郡回来的探马禀报,说襄阳已经被孙刘联军所攻占。马超一听,最后还是如此啊,毕竟满宠带着五千人,终究是挡不住孙策和刘备他们十几万人的。不过马超在听到说是有一日夜里,兖州军来了援军相助的时候,他是也来也兴趣。

    因为房陵距离蕲春太远,所以那地方的事儿,马超还不知道,所以这个时候他还并不知道什么,等又过了几日后,他才知道,原来房陵失守后,又被己方所夺了回来,然后徐晃逃走,派人用粮草去换回了吕建,然后……

    -----------------------------------------------------

    马超心说,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儿,看来自己凉州军,是该继续有所动作的时候,如今己方在蕲春休整了这么时日,要是再不动动的话,那天下人是不是都把己方给忘了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