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一会儿刘备就来了,可以说速度还真是很快。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他也不得不如此,毕竟虽说表面上来看,他与孙策江东军结盟,他和孙策的地位应该是平等的,不过这事儿可能吗?所以人家的势力大实力强,所以大多时候就能说上句儿,而自己呢,势力小实力弱,所以就只能是说下句了。

    这不一听孙策差人来找他,他是马上就过来了。在刘备看来,也许孙策想到了能破城的好计策?当然刘备不是对孙策有信心,虽说孙策头脑还算可以,不过终究只是个武夫而已,当然了,刘备不会因为这个而就小看他,反而还得高看他一眼。但是说句实在话,孙策在谋略这方面,刘备觉得他还不如自己。

    但是对于周瑜,刘备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敢怠慢,至少他可以对孙策没有什么信心,不过对周瑜,他还是很有信心的。他曾问过徐庶,周公瑾比之元直如何,徐庶一笑,不过他却说了,十倍于我。

    虽然刘备不相信这话,不过从徐庶的话语中却不难发现,他对周瑜其人的推崇,并且他也确实是认为自己不如周瑜的。

    -----------------------------------------------------

    所以从这儿上来看,刘备就更不敢小看周瑜了,不过之后徐庶说了一句,让刘备是放心多了。徐庶说,孔明也一样是十倍于周瑜。当然了,刘备也知道,徐庶的话是夸张了。不过他却说明了两点,第一,他认为周瑜比他强,第二,他说诸葛亮比周瑜强,这就是刘备认为的,当然。这其实也是事实。

    来到了孙策的中军大帐中,刘备一看,果然。孙策和周瑜都在,所以他是更觉得有希望了。不过从如今的情况来看,己方应该说马上就要破了城池,所以如今这。就算是有什么好计策。可也不过就是锦上添花啊,却并非是雪中送炭。

    但不管是什么,只要对己方有利的东西,那么就好,这点刘备自然是很清楚的。

    进了大帐后,刘备赶紧和孙策是彼此见礼,“孙将军!”

    几乎是同时,孙策也笑道。“玄德公,请!”

    而此时周瑜也对刘备说道。“玄德公请!”

    刘备对周瑜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两人的身份不同,所以刘备也不可能像对孙策一样去对周瑜。

    -----------------------------------------------------

    等刘备坐了下来之后,他便问了孙策一句,就是说找自己来做什么。

    于是孙策就让周瑜说了一下,他的打算,刘备听后,是微微点头,说道:“好,孙将军如此想法不错,备看可以!”

    要说孙策让人找刘备来此,自然不是让他反对自己的,所以他的态度其实也挺强硬,明里暗里说得都很清楚,你刘玄德如今是同意也得同意,是不同意也得同意。

    说实话,与其说这个是孙策想出来扰乱兖州军的一个小计策,倒还不如说是他想在刘备面前好好树立一下自己的权威,毕竟要让刘备清楚,谁说得才算,谁势力大,谁实力强,你刘玄德是必须要明白这才才行。

    而刘备呢,他还能不知道孙策的想法,他还能说什么,只能是去附和,却是做不得其他的了。

    -----------------------------------------------------

    这个事儿已经是定下来了,毕竟刘备同意了,那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孙策此时则笑道,“既然玄德公同意如此,那么策便让公瑾去实施,不知可好?”

    刘备闻言心说,自己还能说不好吗?你孙伯符是什么意思,咱们彼此都心照不宣了,我刘玄德认了,毕竟势力没你孙伯符大,实力也还是没你江东军强,所以我能怎么样儿,是吧。反正是你怎么说,那么就做就好了,只要能拿下襄阳,然后给我就好,其他的,暂时都不重要了。

    也可以说刘备这也是无奈之举,毕竟他就算不同意还能怎么样儿,孙策会因为他不同意就不去做了吗?不单单是不会,反而还会因为刘备的不同意,而让孙策产生出一些其他的东西来,至少对于这些,刘备他确实还是很清楚的。

    “好,如此此事就拜托公瑾了!”

    说着,刘备是赶紧对周瑜拱了拱手,而周瑜也是赶紧还礼。

    -----------------------------------------------------

    就在满宠还在为战事忧心的时候,就听城头士卒前来禀报,“报将军,城外有敌军将领求见!”

    满宠一听,敌军将领?要见自己做什么?是董袭?还是周仓?他刚想说不见,结果士卒继续说道,“来人自称叫周瑜,说……”

    满宠闻言,是忙说道,“快,去城头!”

    还没等士卒说完后,他就直接离开了,奔向了城头。要说是董袭或者周仓之流的话,满宠是绝对不会去搭理他们的。别看满宠如今守城,他也算是个武将,不过从骨子里来说,他还是认为自己是个文士的。所以他一听是周瑜来找他,他就急忙奔向了城头。怎么说周瑜都是江东名士,而且在天下那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所以如此人物要见自己,自己却是不能失礼。

    至于说周瑜周公瑾到底要见自己做什么,那么只要自己上了城头。一看便知晓了。

    -----------------------------------------------------

    尽管满宠也认为,周瑜在城外说要见自己,估计八成是没有什么好事儿。但是说实话。就冲着周瑜这个名声,他满宠就不得不去见其人,所以……

    满宠来到了城头上,这么一看,果然是有一人一骑在城下立着,距离自己也不算太远,可以说是在弓箭的射程范围内。

    看着城头上。己方士卒弓箭手是严阵以待,满宠直接喝道,“做什么。都给我退下!”

    “诺!”

    士卒自然是不敢不听,而满宠呢,自然也不好去说士卒什么。一是他这时候要和周瑜说话,二其实也是。这也算是他们的职责所在。所以也没有什么错误。不过周瑜是带着善意来的,不是来带兵攻城什么的,所以己方用弓箭这么对着他,算是挺无礼了。不过周瑜终究是个人物,他也绝对不会是小气成这样儿,自然不会去怪罪什么,他对此也不是不能理解。

    -----------------------------------------------------

    虽然以前没有和周瑜打过交道,不过满宠还是在城头上一拱手。然后喊道,“城下可是江东周瑜周公瑾?”

    这话就是明知故问。不过说实话,这都是江湖规矩,所以在哪儿都是这样儿。你就出了大汉,到其他地方,也一样是要如此的。

    周瑜闻言是微微一笑,“然也,伯宁先生,瑜有礼了!”

    虽然周瑜还是在马上,不过他的话,还真是让满宠心里挺满意的。至少周瑜这句伯宁先生,就代表了其人承认自己是文士,而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武将来看待。

    满宠也是一笑,然后便问道,“不知公瑾先生来此,是所谓何来?”

    “大红花轿人抬人”,既然周瑜都这么给自己面子,满宠自然也一样是如此。再说了周瑜虽然年纪比自己小些,但是那名声,却不是自己所能比的。所以自己称呼他一句公瑾先生,自己其实并不算吃亏。人家都能叫自己伯宁先生,自己怎么就不能叫他公瑾先生了呢。

    -----------------------------------------------------

    周瑜是再次一笑,然后说道,“不知伯宁先生以为,当前你我双方的战事如何?”

    满宠一听,问自己双方的战事?这还用问吗,你们孙刘联军占据优势,襄阳城就快要守不住了,不就是这样儿吗,你周公瑾还能不知道?

    不过这话他肯定是不能这么去说,只是直接说道,“公瑾先生难道还不知道吗?”

    周瑜摇了摇头,“想必伯宁先生对此,却是最为清楚不过吧!如今襄阳城还能坚守几日,一日,两日,还是?”

    周瑜没再往下说,只是有些玩味地看着满宠,倒是想看看他如何回答自己呢。

    满宠直接对他说道,“公瑾先生,如果你是来说这些的,那么就请自便吧,在下这还有其他的事儿,就不奉陪了!”

    周瑜一看,满宠这还真是要走,心说不行,于是赶紧说道,“且慢,伯宁先生慢走,听瑜说两句之后再走不迟!”

    -----------------------------------------------------

    满宠闻言心说,人家周瑜好歹是江东名士,而且还是名震天下的人物,所以自己还是听听他要说什么,然后再下城也不迟。

    于是他对周瑜说道,“不知公瑾先生,还想要说什么?”

    周瑜说道,“我家主公对伯宁先生是仰慕已久,所以今日是特让瑜来当这个说客,看看能不能说服伯宁先生,加入我军!”

    满宠一听,就知道,周瑜来这儿,肯定是没有好事儿,这不真是,没好事儿吧。

    他这是来劝降当说客的,自己可能投靠孙伯符的江东军吗。自己誓死都不会归降,他们这是白日做梦啊。

    于是城头的满宠是冷哼了一声,“哼!公瑾先生。回去还是好好劝说一下孙将军吧,告诉他就不要在白日做梦了,这事儿,想都别想!”

    -----------------------------------------------------

    周瑜闻言心说,满伯宁其人和自己所想没什么大区别,果然是油盐不进,其人忠心曹操。不过你认为如此就可以了。或者说这事儿真就是如此简单?

    就见周瑜此时是再次说道:“伯宁先生,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可怎么也要给你身后的那些士卒好好想一想吧。难道伯宁先生真要与我军决一死战,最后全都尽忠不成?”

    要说周瑜这话绝对是戳到了满宠的痛处了,或者说这个其实才是他最为看重的地方。毕竟满宠想得简单,说实话。自己死就死了。不过襄阳城内还有己方两千多士卒呢,他们是不是也要和自己一样儿,给自己主公尽忠呢。

    说实话,满宠觉得没必要,毕竟两千多人和十几万人,这么一对比,谁都知道是个什么后果。不过自己这主将不说什么话,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举动。至少自己不说话。对方孙刘联军劝他们开城投降,他们却是绝对不会的。

    -----------------------------------------------------

    当然了。要说自己带着他们突围,最后也估计是个全军覆没的下场。而再稍微好一点儿的结果,那就是自己身死,然后让他们投降孙刘联军。可是如此一来,他们到底能不能真正投降,这个自己就不得而知了。毕竟那个时候自己都不在了,所以哪能知道这个。万一他们要是说要给自己报仇,结果再和孙刘联军死战,结果最后还是免不了灭亡的下场。

    所以周瑜的话,其实还是挺对的,要是自己带着他们投降了孙刘联军,那么他们这两千多士卒的性命,也算是保住了,只是,自己能投敌吗?

    看到满宠此时是沉默了,周瑜心说,怎么样儿,你满伯宁却还是有放不下的东西吧。只要有弱点,那么就不怕你如何。之前还那么坚定,斩钉截铁地说,再看看如今呢,却怎么变得沉默了?

    不过尽管说如此,可周瑜依旧是没指望着满宠能投靠他们,这只不过是扰乱他们一下而已。

    -----------------------------------------------------

    最后只见满宠双眼是放出坚定的光芒,他对城下的周瑜说道,“多谢公瑾先生的好意,在下却是心领了。不过说实话,如今我军要何去何从,却是不劳公瑾先生操心!”

    周瑜一听,直接是笑道,“好,那么既然如此的话,瑜这边告辞了。伯宁先生,咱们后会有期!”

    对周瑜来说,自己主公的目的,此时已经是达到了,其他的,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在这儿待着,以为没有什么意义,所以还不如早早回大营,给自己主公交差呢。

    不管怎么说,该客气的还得客气,该礼貌还得有礼,所以满宠此时则是对着周瑜拱手说道,“送公瑾先生!”

    周瑜则对满宠摆了摆手,然后拨马转身就离开了,走得那叫一个干脆啊,貌似他就是个传话的,而却是没有其他的想法一样。

    -----------------------------------------------------

    而周瑜离开后,满宠叮嘱城头的兖州军士卒几句之后,他也下去了。

    今日对他来说,他确实是想到了一个让他主动给忽略,但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忽略的问题,那就是己方士卒到底要如何。别看满宠不能算是一个纯粹的武将,可他对这些时日和自己一起坚守城池的己方士卒,还是有了不浅的感情的。可要投降吗,明显是不可能,但是不如此的话,到底要如何才能安排好己方士卒呢,自己倒是不知道了。

    自己主公对于投降的武将,确实是不会给他们什么太好的结果,不过对于士卒的话,还是没什么的,至少就不像武将那样儿就是了,所以这个也是为什么满宠认为己方士卒投降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只是他却没有办法去监督他们到底最后能如何,所以他却是不得不心忧此事。

    想了一会之后,满宠也没有什么好想法,此时他心说,古人言,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自己如今别多想了,到时候也许自然会有什么好主意也不一定。

    -----------------------------------------------------

    没多久,孙刘联军是再一次进攻襄阳城,满宠在城头和兖州军是浴血奋战,最后终于是堪堪挡住了孙刘联军的进攻,不过己方士卒是再一次损失了一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