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实话,于禁之前确实是恨不得能对霍峻是杀之而后快,毕竟所谓是“士可杀,不可辱”,别人既然是如此辱及自己,自己当然是不能放过。◇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再说了,这个也不是今日才如此,算是从昨日加上今日,一起积累下来才让于禁如此的。

    但是当他一想到,霍峻霍仲邈其人是自己主公所看重的人,并且又想到了其人之才,所以他宁可放弃不杀其人,也要生擒其人,交给自己主公发落。如果说其人识时务的话,那么投靠己方,也算是有了好的归宿,自己和他的种种就算是一笔勾销了。可其人要是不识时务的话,那么他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于禁跟随曹操这么多年,自己主公是个什么样儿的人,他还能不知道吗。既然如此人才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么也只能是忍着痛,毁了他。至少不能成为属下的话,却也绝对不要成为敌人,尤其是像霍峻如此人才,自己主公当然不会放过他。

    -----------------------------------------------------

    不得不说一句,这时候于禁想得还真不少,并且也算是很佩服他能如此联想。

    其实就别说去生擒人家了,就算是让于禁登上城头,估计今日是又没有希望了。所以真是,必须要承认的就是,于禁想问题,还真是有够简单的了。要不知道他这是对自己信心十足啊,还是说对己方的士卒是信心十足。

    可不管怎么说,要是天下事都是如此简单的话。那天下早都太平了,不是吗。可天下如今还战火纷飞,战乱不止,你道是什么原因呢,所以说,简单的东西是有没错,不过却并非什么都是那么简单的。不是吗。再说了,人也不能是太相当然了。就说于禁所想的那些,有多少是真正符合实际的东西?

    别说他登不上城头。就算他登上去了,就一定能生擒或者杀了霍峻吗,霍峻至于是那么傻,在城头上是等着你去杀他?

    -----------------------------------------------------

    难道说人家就不会跑了。还是说被你吓得。他是不敢跑了?不管怎么说,其实真要是仔细想想的话,去生擒或者杀死霍峻,其实要比破了临沅城,还要困难得多。至少就连曹操他也是,他想破城,攻破临沅,占据此城。他想了不少。但是说要去生擒活捉霍峻,他几乎是没怎么想过。哪怕他也想这样儿,不过对此却真是没抱什么太大希望啊。

    而如今对他来说呢,就是破了临沅城是最为重要的,其他的,确实,相比之下来说,还真是没有那么重要了。

    在后仔细观战的曹操众人,自然也是听到了霍峻对于禁的喊话,曹操闻言是微微皱眉,心说霍峻霍仲邈经验倒是丰富,知道用此来扰乱文则的心里。不过如果说文则就这么轻易就乱了方寸的话,那也不值得自己让他带兵攻城,去当这个主将了。

    确定,哪怕曹操不认为于禁比乐进还强,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于禁是有他的长处优点。

    -----------------------------------------------------

    所以,随即曹操的眉头便舒展开了,然后小声自言自语道,“霍仲邈却是小看了文则,如此乃徒劳也!”

    说完,曹操还笑着微微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这点儿却是不够看的啊。

    于是此时对着城头的霍峻是大喊道:“霍峻,休要逞口舌之利,今日你家于禁爷爷,便要让你好好看看我军的战力如何,给我上,勿要无辜了主公之期望!”

    兖州军士卒一听,确实如此,自己主公虽然是没给众人誓师什么的,但是兖州军士卒却依旧是能看得出来,其实自己主公对己方是抱有很大的希望的。可已经连续两日,都没有让自己主公满意了吧,毕竟之前表现得如何,兖州军士卒对此当然还是知道的。

    所以此时一听于禁的话,所谓是“知耻而后勇”,更何况是兖州军士卒了。他们之前的表现,自己主公没说什么,可他们心里有数,所以一听于禁的话,他们这次可真是,比之前还要疯了。

    -----------------------------------------------------

    “不疯魔不成活”,不要命的话,确实是能让人惧怕,哪怕在城头的刘备军士卒,尽管很多是距离得挺远,不过见到兖州军士卒的气势大变,却也让他们不少人是往后退了一下。别看这只是一小步,但对兖州军士卒来说,可以说他们确实是进步了一大步。

    至少之前的刘备军士卒,可是从来都没有如此过,但是今日却是有人退缩了,这难道还不是兖州军士卒进步了吗,而且还是一大步啊。

    霍峻一看,心说好,好啊,如此才有意思,要不整日对着都是一成不变的兖州军,哪怕人再多,说实话,也没有什么意思。至于这个和胜利还是失败,此时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了,至少霍峻心里知道,到了自己如今,此时此刻,这个时候,目前这个情况,好像也真就不是那么太过看重胜败了。

    至少这时候的自己,确实是如此想法,对于胜败已经看得不是那么重要了。那怕败了,自己大不了就去自己主公那儿令罚。可是比起胜败来,自己还真是想好好和兖州军大战一场。其实这对自己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

    -----------------------------------------------------

    要说霍峻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的转变。之前刚开始看着于禁带兵进攻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如此想法呢,可怎么于禁一登上云梯,说了几句话,自己就变了呢。

    不过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如此,但是说实话,霍峻认为这个其实还是个好现象。至少能超脱胜败之外的战事,也是自己想要的。自己之前所想的,就是能不辜负了自己主公的期望。不过面对着好几万,多于己方十几倍的兖州军人马,说实话,自己心里也不是那么有底。对这事儿也确实是不能够肯定。自己到底能守御多久的临沅。

    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绝对是会尽力就是了,不过那时候,自己却一直都是在乎着输赢胜败的,可这个时候,就在此时此刻,自己却不那么在乎胜败了,就只是想和曹孟德的兖州军酣畅淋漓地好好战一场。也许这个更是自己想要的吧,只是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实现呢。

    不过如今来看。兖州军的这个状态,倒是自己想要的,至少自己觉得挺好,感觉不错。

    -----------------------------------------------------

    确实,也许今日就能实现自己之前所想,也真是不一定啊。

    想到了此处后,霍峻是更加卖力地指挥士卒守御城池了,当然了,很多时候也少不了他出手。毕竟身为主将,也是要“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过可没有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于禁作为带兵攻城的主将,他自然也是感觉到,也看出来了,己方士卒的一些变化。他此时心说,好,如此的话,未尝就不能占到什么便宜。是,这个时候他倒是不像之前那么胡思乱想了,又什么去登城头,杀霍峻,生擒霍峻之类乱七八糟的,他倒是不想了,而是一心等着云梯,带兵己方兖州军士卒攻向了临沅城头。

    霍峻看到于禁虽然攀登云梯的速度不是很快,却是多过了好几块檑石,好几根滚木。至于金汁热油什么都,还都没热得很烫呢,所以不足以对敌啊,所以暂时自然是排不上什么用场。

    霍峻看着城下,然后冷笑了一声,对旁边士卒说道,“石头给我拿来!”

    “诺!”士卒说着,是赶紧把一块檑石交给了霍峻。

    -----------------------------------------------------

    而霍峻呢,他此时是双手托着这块檑石,这石头约有三个人头那么大,虽然也不算太轻,但是这点儿重量对于霍峻这么个军中武将来说,还真就是小意思啊,所以他双手一托,就托了起来。

    然后他对着于禁登上来的方向,双手往前一送,石头就下去了。

    于禁一看,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他忙把头和身子都往右一偏,这块石头是擦着他的左肩膀掉落了下去。于禁此时心说,他娘的霍峻,你这就是想砸死我,亏我之前还想着要留你一命,如今来说,让你少点儿东西,也不是不可以的啊。

    于禁这时候是又开始做梦了,也是,白日做梦吗,正好说得就是他了。

    而城头的霍峻呢,他一看那是一击不成,赶紧是再一次吩咐旁边的士卒,说道,“滚木给我!”

    “诺!”士卒把一根比较长点儿的滚木,是交给了霍峻。

    -----------------------------------------------------

    结果霍峻接过滚木之后,直接就用双手把滚木给扔了下去,滚木是直奔于禁。而在云梯上的于禁一看,心说他娘的你个霍峻,之前的滚木可没有这么长,怎么这个比之前的长那么多?

    之前于禁不是没有被攻击过,并且因为他是兖州军的主将。所以他受到的“照顾”那自然是要多不少,可是之前无论是檑石还是滚木,却都是让他给躲过去了。不过那滚木还真是没有这时候霍峻扔下来的那么长。所以越长的东西,他波及的范围就越大,之前的檑石,再大也不过就是一块而已,可滚木长点儿的话,可以说是一片也不过为。

    结果于禁就倒霉了,虽然没被砸到。不过还是被擦了一下,虽然不至于受伤,但胳膊却还是擦破了点儿皮儿。而且他是没办法,掉下了云梯车。

    他要掉下来了,那根滚木倒是比他还早落地的。于禁是有气儿没地方去发,只能是上去给了滚木两脚。算是暂时“报仇”了吧。不过所谓是“冤有头。债有主”,滚木是霍峻给扔下来的,他最后要想雪耻,肯定是要找霍峻,而不是别人。

    -----------------------------------------------------

    这一幕在后面观战的曹操众人看得是清清楚楚的,曹操心说,文则啊文则,你这到底是有多大的气。都已经没地方发了。不过曹操他其实也算是能理解吧,毕竟于禁都这样儿了。就说明问题,至少今日这一日,是给他气得不轻,气得不行啊,要不何至如此啊。

    在城头上的霍峻看到这一幕,他是哈哈大笑,之前于禁掉落云梯,他都没有如此,可看到于禁是气得给了那根“罪魁祸首”的滚木两脚,他终于是忍不住笑了。没办法,只能说于禁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不止是霍峻笑了,其实看到于禁动作的刘备军士卒,有几个也是都忍不住笑了,没办法,实在是挺有意思的。

    不过也确实得承认什么呢,本来这个时代就没有什么太多能娱乐的东西,更何况是这么严肃的战场之上,所以笑一笑,其实也可以说真是很难得了。当然了,这个笑所指的可是真正意思上的发笑,笑容,而不是那些假装的什么的。

    -----------------------------------------------------

    于禁见城头的霍峻和不少士卒是嘲笑自己,他确实是火儿更大了,于是对着城头大喊道:“霍峻霍仲邈,你辱我,嘲笑于我,我于文则与你势不两立!”

    在后面观战的曹操一看,心说文则啊文则,你这还是缺乏经验啊,这个时候,他霍仲邈就是希望你在城下和他说话,最好你什么都不干。可你怎么还真是中了人家的计了,这不是正中了人家的下怀吗?唉,曹操心里是不得不有些失望啊。

    在他看来,于禁还是缺乏经验,真的,至少换成乐进的话,至少他就不会轻易如此,不会轻易中计就是了,毕竟乐进的经验那可是在那儿摆着呢,可绝对不是盖的。

    结果霍峻一听,心中是鄙视于禁不行,不过嘴上还是辱骂了他几句,结果于禁反应还算是挺快,心说不好,自己是中了人家计了吧。自己这光顾着说了,却是没有继续带兵攻城啊,唉,真是耽误事儿啊。

    -----------------------------------------------------

    没办法,于禁只能是用了最快的速度,然后再一次登上了云梯车。不过却在心里腹诽着,好你个霍峻霍仲邈啊,你就期望着自己别落入到你于禁爷爷的手里,要不我一定要你好看!

    如今的于禁,说实话,也只能是如此了,不过连城头都没登上呢,所以“八字还没一撇”呢,要说还谈什么霍峻落入你的手里呢。

    而城头上,这时候金汁还有热油都已经是烧好了,霍峻一笑,“给这位于将军多招呼几锅!”

    士卒笑道,“诺!”

    结果于禁是想不倒霉都不行,谁让霍峻已经都盯上了他呢,第一锅热油,于禁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终于是看看躲开了。结果这边儿是刚躲开,那边儿人家金汁就已经倒下来了,完了,于禁赶紧是跳下了云梯车,要不自己这就得臭得不行了。而且不单单是臭那么简单,自己还得受伤,那可真是不值,不值得啊。

    -----------------------------------------------------

    当于禁这次再被逼退的时候,曹操终于是收兵了,不收兵不行,因为人家的金汁还有热油已经开始上了,要说别人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厉害,曹操他还能不知道吗。所以他明白,也为了让己方士卒减少些伤亡,鸣金收兵,那却是很有必要的,所以他是当机立断,让士卒鸣金了。

    于禁很是庆幸,自己没有被金汁被泼到,真就算是万幸,万幸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