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吕建闻言是心里苦笑,不过脸上却是微笑道,“不知在下有什么地方能帮忙的?还请将军明言!”

    王伉和庞柔还有王平三人一笑,然后就听王伉说道,“吕将军,吕将军既然是从南阳而来,那么想必是很清楚南阳的情况了?”

    吕建一听,心说这王伉是什么意思?南阳的情况,莫非他这是要……

    吕建明白,估计王伉他们三个就是想从自己这儿得知南阳的具体情况吧。☆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毕竟自己也算是兖州军的一员将领,所以肯定是比他们探马细作知道的多啊。而且看他们三人这样儿,就不难知道,这就算是吃定自己了,他们估计也知道,自己不得是不配合,毕竟如今自己可还是受制于他们呢。所谓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自己还敢不低头吗。

    吕建这回倒是不再去装什么大义凛然,不去说什么。而是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不知继位想知道些什么呢?”

    -----------------------------------------------------

    王伉三人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就流露出了一个意思,那就是有门!

    其实想想也是,之前吕建怎么装,结果王伉一说要杀他,他马上就原形毕露了,那么这个时候呢,他的生死依旧是掌握在己方三人的手中,所以他还敢不去配合吗,除非他吕建真是不怕死了。不是说就不怕死,而是这个时候,他确实是放弃了自己活着的机会。真要那样儿的话,己方也没有办法。毕竟对付一个这样儿的人,确实是无奈的。

    所以三人还真就是,最不怕吕建这样儿的人,但是就怕那种视死如归。油盐不进,一心求死的。于是碰到吕建这样儿的,他们心里高兴,还好不是那种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要不就有几人头疼的了,不过吕建好啊。不是那样儿的人。

    而且几人一听吕建的话,心说这个吕建还挺上道,而且也算是识时务吧,所以这样儿的人,也许能活得久一点儿。

    -----------------------------------------------------

    王伉此时一笑,就把他想知道的问题。问了吕建一遍,无非就是南阳此时的情况,再具体点儿的,当然就是曹操兖州军的地盘,棘阳、舞阴等地的布防,兖州军的具体兵力,何人统领。当然也少不了粮草的情况。

    而吕建一听,把心一横,是把他自己所知道的,都对三人讲了,三人赶紧把吕建所说的这些都给记了下来,然后最后吕建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完了,三人便差专人,把信送往南阳宛城,庞德处,这第一手情报。自然是要交给己方镇守南阳的主将庞德庞令名了。

    至于说吕建所说的真假,这个三人都没有怀疑过,毕竟三人的经验还是不少的,对于吕建的话,他们还是知道。所谓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

    最后吕建算是都交待完了,三人也都是对此比较满意,毕竟有这么配合的人,也确实是省了三人不少的事儿。如果说要真是遇到个油盐不进的主儿,那就没有这事儿了,不是吗。

    -----------------------------------------------------

    吕建都交待了之后,这时候他确实更是有些战战兢兢的了,毕竟他也知道,如今自己对于凉州军的价值,已经是没有了,所以对于三人要如何处置自己,他此时也是没底。毕竟三人可没说就一定把自己给放了,所以……

    其实吕建他也不好好想想,要说他真是本事不错,而且还死忠兖州军的人,那么今日他必然是要身死。不过就因为他没有什么本事,还没有那么忠心,为了自己的小命儿,连他自己待了多年兖州军说出卖就给出卖了,对于这样儿的人,王伉他们绝对是不会轻易杀了的。

    毕竟要真给吕建杀了,那不是为兖州军做了件好事儿吗,把他们内部的蠹虫给消灭了。而王伉他们三人,可能是去做这样儿的事儿吗。他们巴不得兖州军都是吕建这样儿的将领才好呢,那样儿的话,自己主公也会早日夺取天下。

    三人看得很清楚,自己主公最大的敌人,就是他曹孟德兖州军,虽然江东孙策孙伯符,还有那个大汉皇叔刘备刘玄德也挺有本事,但却还是不能和曹孟德兖州军相比的。无论是从势力还是从实力来说,就算是他们双方加在一起,也是比不了曹孟德兖州军的,所以三人的想法简单,只要能灭了兖州军,那么天下必然早晚是自己主公的了。

    -----------------------------------------------------

    所以吕建能死吗,不能死啊。说实话,三人可都知道,要是吕建真被己方杀了,那么就是成全兖州军了。毕竟吕建身死,在兖州军那边儿,肯定要宣传说吕建是拒不投降己方,然后被己方给杀了的。虽然事实不是这样儿,但是你说兖州军士卒会听谁的,他不会听己方的就是了。

    所以吕建被杀后,第一,让兖州军少了这么一个将领,对己方没有好处,第二,成全了兖州军,让他们士卒认为,吕建是慷慨赴死,对己方依旧没好处,第三,就是兖州军士卒虽然士气会落下去,不过对己方的仇恨,肯定会因为吕建而加深。

    于是吕建不能死,绝对是不能死,如果他不死,那么以上说得那些。就是要反过来了,不是吗。所以王伉三人,他们确实是很清楚,吕建的小命儿也绝对是保住了,其实结果真就早已经是注定了的。

    -----------------------------------------------------

    王伉此时对吕建说道。“吕将军!”

    吕建赶紧拱手,“不知王将军何意?”

    王伉对他点了点头,“今吕将军如此配合,我军却也不好再多为难吕建军了!”

    吕建一听,是喜出望外,喜上眉梢啊。是啊,自己装孙子,还这么配合他们,还不就是为了能保住命吗。所以他一听王伉的话,是兴奋地不行,心说太好了。果然是“黄天不负苦心人”啊,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

    王伉此时是继续说道,“不过……”

    吕建一听,差点儿又被吓倒了,什么不过啊?这不让自己提心吊胆吗?

    他也不懂,这个不过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王伉他们已经改变主意了?不会吧,自己有那么倒霉不成?

    -----------------------------------------------------

    不过对此,他可不敢问什么,只能是听之任之,谁让他如今是那块肉呢,而王伉他们就是那切肉的刀和案板啊。

    但是他却不得不关注王伉对自己的发落,也生怕他说出来推出去斩首之类的话,估计王伉要真那么说的话,吕建这时候都得吓尿了。

    不过好在王伉没说出来让吕建最为害怕的话,而是一皱眉。然后说道:“不瞒吕将军说,你就想这么回去不成?”

    吕建一听,心说这个王伉是什么意思,不让自己就这么回去,那么是要给让自己留下点儿什么?胳膊。腿?还是其他的什么部位不成?一想到这儿,吕建的汗是是越出越多了,他能不出多吗,自己要真是变成残废,回到己方,那么自己军旅生涯也算是结束了,所以自己不能这样儿啊,不能让他们把自己给整残了。

    -----------------------------------------------------

    王伉三人一看吕建的表情就知道,他这是误会了,几人可没想过其他的,只是能让他更好在兖州军而已。毕竟曹操的性格可是非常多疑,至于说徐晃,也非是易与之辈,所以要不好好整一下的话,很容易就会被他们给看出点儿什么来。要是让他们知道,南阳的情报已经被己方所知,那么对己方来说,可就要被动了。

    毕竟己方所知道了解的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可以变化的,要是等李通知道了消息后,把这些都给变化了一下,那么己方不就被动了。毕竟如今情报都已经是送去宛城庞德处了,所以这个是不容有失,不能让曹操徐晃他们知道这个事儿,要不可就不好办了。

    所以因此也就注定了,吕建肯定是要受些皮肉之苦。你说你身上要是一点儿伤都没有,这事儿谁相信啊,所以吕建肯定是要遭点儿罪的。不过他这时候还不知道而已,他则是认为自己要遭大罪。

    -----------------------------------------------------

    吕建这时候向王伉问道,“不知王将军之意是?”

    说话都是颤颤巍巍的,可见把他给吓得不轻,没办法,本来吕建也不是什么胆量很大的人,所以这时候能这样儿,其实还真就是不错了。

    王伉一笑,就把他所想的和吕建说了一下,吕建一听,别说,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要说真让自己主公或者徐晃知道了自己出卖了己方的话,那么自己可就要倒大霉了。凉州军没杀自己,但是自己主公和徐晃,他们可能放过自己吗。自己当然不会去傻乎乎说这些,可是为了不让他们怀疑什么,王伉所说的,还真对,应该让他们那么去做。

    所以吕建听了王伉的话后,把牙一咬。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么就依王将军的吧!”

    没办法,这个时候就只能是这样儿了,要不还想如何。吕建他当然也不想这样儿。不过他一想到自己的性命,就把心一横,心说,只要能保住命,那么就算是受些皮肉之苦,也是值得的。自己也都认了,要不怎么样。

    -----------------------------------------------------

    王伉三人见吕建是都同意了,他们也是友好地对吕建笑了笑。其实不管吕建同意不同意,说实话,他们都得这么去做,而吕建。他其实是没有什么太大权力的。只是说实话,为了双方能合作得更愉快,所以王伉才和吕建说了一下,他吕建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该如何去做,结果自然是吕建同意,双方皆大欢喜。无非就是用来赚曹操或者徐晃而已。

    接下来,王伉便书信一封,让专人送往襄阳交给徐晃就可以。至于吕建呢,则让王伉叫士卒给拖了出去,重打三十军棍。虽然肯定不会要了吕建的命,但估计半条命也得没了。怎么说,就算演戏,也得演全套的,更何况吕建他也不是自己一方的人,所以就算是把他给打死了。三人也绝对没有半点儿心疼的。

    而吕建呢,他当然是最倒霉的那个了,虽然是保住了小命儿,但是活罪却是没能逃过。不过也真是没有办法,本来要是真正聪明的人。直接因为不再回兖州军了,但是吕建还不死心,还想回去,所以他就只能是遭罪了。当然了,就算是他不回兖州军,王伉他们三人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虽说不会杀他,但是遭罪却还是必须的。

    -----------------------------------------------------

    被打得吕建,此时在屋外的府院中是鬼哭狼嚎的,毕竟他可从来是都没有经历过这些。虽然以前也知道这军棍的厉害,毕竟兖州军也一样有这刑罚,可他却是从来都没挨过。可今日算是开了张了,并且你别指望着吕建是什么英雄人物,这么疼得时候,还能一声不吭,那也太高看他了。就听这时候的鬼哭狼嚎,喊爹叫吗,就知道吕建是遭多大的罪了。

    可吕建也知道,如今遭罪,就是为了能打消自己主公还有徐晃的怀疑,只要他们不知道自己出卖兖州军的事儿,那么自己就依旧能在军中任职。不过自己是再也不想去面对凉州军了,哪怕是让自己当个副将什么的,只要不去对战凉州军,自己都可以啊。

    就这样儿,在吕建鬼哭狼嚎,喊爹叫吗的"shen y"声下,最后他终于是被打完了三十军棍,不过还没到三十军棍的时候,他就已经挺不住,然后彻底晕了过去。确实,虽说三十军棍没有要了吕建的命,但是王伉说的,重打三十军棍,一下就要了吕建的半条命。

    不过因此,他们却也有理由相信,吕建只要再回兖州军,那么就一定不会被曹操徐晃他们如何怀疑,绝对是能蒙混过去的。

    -----------------------------------------------------

    至于说三人为何是煞费苦心,要让吕建必须回到兖州军去,其实除了之前所说的那几个原因之外,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吕建其人,其实可以被己方所利用,就是这么简单。

    要说如今己方可是没有真正打入到兖州军内部的将领,所以吕建,倒是可以作为这么一个。是,虽然吕建也没说要成为己方的眼线,但是这个重要吗?说实话,还真是不重要。并且己方也真没有指望他,一下就成为了己方打入兖州军内部的这么一个眼线。

    只是王伉他们想得还是挺长远的,那就是,只要吕建回到了兖州军,哪怕他之后一直都不受重用,这都无所谓。所谓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们相信,有朝一日,总有一日,只要吕建还在为兖州军做事儿,只要他还没身死,那么总是会再见到他的。

    而那个时候,就由不得他吕建什么了。三人都认为,肯定能逼迫吕建再次就范,而到时,对己方不是大有好处吗。

    -----------------------------------------------------

    这是三人最为根本的想法,这个也是他们认为对己方最为有利,最有好处的事儿。所以他们当然不会杀了吕建,反而还是要让他能回归兖州军,并且还不让他被曹操被徐晃他们说怀疑什么。

    几人也确实是有信心,毕竟吕建在己方这儿如何,都不是他们所能知道的,所以为何就不能赚曹操和徐晃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