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霍峻此时心说,自己为了今日的战事,可以说是准备了多久,又让士卒去收集了多少东西,还不就是为了防范你们吗。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兖州军、凉州军,其实你们来多少我亦是不惧,除非你们真是要死战临沅,不爱惜士卒的性命,那样儿的话,我霍峻霍仲邈也真是没什么话说,毕竟几乎是谁都害怕不要命的人,不是吗。

    但你们要想尽早夺取临沅,那真是,呵呵,做梦!想都不要想,三千人马虽然不多,自己也承认是如此,但是守御城池,却还是够了。至少自己就算最后还是守不住,但是撕掉你们的一块肉,自己自认为这个还是没有问题的。

    在后观战的曹操一看,如今己方可依旧是不占什么优势啊,而且他也确实是看得出来,于禁不如乐进,至少在带兵攻城方面,他确实是不如乐进,这个曹操还是能看得出来的。所以他认为自己之前所作所为都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乐进善于攻城,所以让他带兵是没有错,换成别人的话,就不适合了。

    -----------------------------------------------------

    而此时曹操看了眼乐进,正巧他也看到了自己主公,乐进忙说道,“主公,如今我军暂时却是不宜再战!”

    他当然不会去说于禁什么,不过从如今情况来看,霍峻一方刘备军的士卒。可以说人家准备充分,城防也充足,还真不是己方一时半会儿所能抵挡得住的。所以以他的经验来说。这个时候还是鸣金收兵为好,至于自己的谏言,自己主公能不能听进去,能听进去多少,自己不知道,反正自己做了自己所能做的,那就好了。

    并且在乐进看来。虽然自己暂时确实是不能再带兵攻城,不过却不代表自己就没有其他的用了,所以自己如此。也算是向自己主公证明,自己右臂受伤没错,但却依旧是心忧己方,虽然暂时当不成带兵攻城的主将。但却一点儿都没有不为己方出力的意思。

    曹操一听。心说正好自己也准备让士卒鸣金了,所以他就顺水推舟,说道:“文谦之言不错,鸣金吧!”

    “诺!”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

    还在带兵攻城的于禁,一听己方鸣金了。说实话,他其实真是很矛盾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一方面。他心里其实是希望自己主公早下令鸣金收兵的,毕竟如今己方是个什么情况。他这个主将,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不过另一方面,于禁的心里又不希望自己主公这么早下令鸣金收兵,毕竟自己根本就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这第一次肯定是让自己主公还有同僚,甚至是己方的士卒失望了。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只有真正带兵来攻临沅,你才能真正了解,真正知道,霍峻霍仲邈到底是有多强。

    而这个时候,于禁也知道了,乐进厉害不,他果然是厉害啊,但是即便他很不错,很强,可不还依旧是在霍峻的手上受了伤了?所以就连乐进那样儿的都没在霍峻手上讨到什么便宜,估计别人也不可能了。

    -----------------------------------------------------

    这个时候于禁算是知道乐进的厉害之处了,可乐进厉害,这不就凸显出了霍峻更加厉害吗。而于禁也算是知道了,其实尽管他嘴上不会承认,但心里却是明白了,自己终究还是比不上乐进的。而自己主公之前所做也没错,一直用他乐进乐文谦,是正确的选择,别人,呵呵,还差很多啊。

    无奈之下,于禁是带着己方的士卒撤退了,这个时候他是感到自己脸上是火热的,是,他认为这就是丢人啊,丢脸啊。之前还以为乐进不如自己,结果今日一战,自己算是明白了,坐井观天的,其实是自己啊,所以他还能不汗颜吗。

    之前以为自己主公太过偏心,就一心器重乐进,而不是因为其人本事。可如今再看看呢,自己是大错特错啊,真正没本事的是自己,至少自己在攻城方面,确实就是不如人家乐进,所以自己倒是夜郎自大了啊。

    而且人家乐进昨日还举荐了自己,可自己是半点儿都没领情,唉,如今一看,小气的是自己啊。

    -----------------------------------------------------

    这就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别管表面上,兖州军帐下的众人相处如何,那也只能说是表面的东西。可在这表面之下,所隐藏着的,却并不简单。就拿于禁来说,谁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得,平时话也不多,所以还真是没有人知道他具体的想法。

    带兵退回来之后,乐进看到了于禁后,他忙对于禁说道,“文则今日却是辛苦了!”

    于禁一看是乐进,他确实是很不好意思啊,之前自己是如此想人家,可人家呢,确实是真心待自己的,唉,之前自己倒是小人了一回。

    于禁这人也不是不能认错改错的人,况且他确实是知道了自己的不对,所以忙对乐进说道:“文谦兄,今日与敌军一战,才知道霍仲邈之强啊!不知文谦兄之伤势,如何了?”

    难道是于禁关心了自己一回,乐进一笑。“不碍事,也许再过几日就能动了!”

    不过能动和能带兵,这个是两个概念。但是如今两人想得都不是这个。

    -----------------------------------------------------

    随着曹操喊了一声回营,众人便跟着自己主公回了兖州军大营。对于禁和攻城的士卒来说,他们确实是急着想回到自己大营,毕竟回去休息,那是最好不过的。可以说今日与敌军一战,确实是挺累了,要不说回大营。估计这个时候士卒都没有什么精神了。

    而于禁和乐进两人是骑马走在了最后,两人一直在闲聊,说得最多的还是攻城的事儿。毕竟乐进的经验在那儿摆着呢。所以于禁也是有意多向他讨教讨教。而乐进呢,也确实是愿意说这些,毕竟都是同僚,都是在自己主公帐下做事的。于禁他要是能带兵破了临沅城。那对己方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所以他其实也乐得如此。

    至于说于禁也许能影响自己的地位,这个乐进倒是没有想过,毕竟这个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的,所以乐进也不是自大,不是自傲,就凭于禁,还真是。很难赶上超越自己。毕竟他能进步,但是自己就不会进步吗。

    -----------------------------------------------------

    所以对于乐进来说。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至于说他是自信也好,是自大也罢,总之在如今的兖州军,他就敢在心里这么说,在心里这么认为。

    不过从这么一件事儿上,确实是拉进了乐进和于禁两人的关系,虽然说之前两人也不至于是如何交恶,但肯定不是什么太好太近的关系。可这么一件事儿之后,于禁因为之前自己认为而惭愧,而乐进呢,因为于禁主动示好,他觉得挺不错,所以两人的关系,算是更进了一步。这不就说明了那句话吗,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对于禁和乐进来说,真是,其实还不就是如此吗。就这样儿,尽管是有着强敌,一时还破不了临沅城,但是于禁和乐进两人,依旧是说笑着就回到了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

    曹操先下了马,然后直接就进了大帐,之后荀攸、程昱、关羽、曹纯、许褚等人也陆续进了大帐,而于禁和乐进他们因为边走边聊,所以是走在了最后,最后两个进入的大帐。

    -----------------------------------------------------

    见到众人都到了,曹操做了个让众人都坐下的手势,等众人都落座后,曹操才说道,“各位,今日的战事,总体来说,我还算是满意的!”

    听了自己主公先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众人算是松了口气。毕竟要是自己主公不满意的话,那么就算你表现再好,那也没什么大用。可要是自己主公还算是满意了,那么你哪怕表现得不怎么样儿,其实也都算不了什么。

    于禁也同样儿松了口气,毕竟自己作为带兵攻城的主将,要是自己主公不满意,肯定第一个就要说自己,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主公算是给了自己天大面子了,没说自己什么,反而还是说算是满意的,这个,确实,自己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不过自己主公如此说是如此说,作为属下的,尤其是当事人的自己,却是不能不说话。

    所以此时就听于禁拱手对曹操说道,“主公,属下今日未能在敌军之手,霍仲邈手下讨到任何便宜,却是弱了我军的威风啊!”

    -----------------------------------------------------

    曹操听了于禁的话后,是直接大笑道,“哈哈哈!文则这却是有些过于执着了,想那霍峻霍仲邈其人,名声在外,确实非是一般对手,哪怕我军我众人都已是无比重视,但却也不得不说,其人之守城本领,在天下来说,那都是首屈一指的,文则今日没占到何便宜,实属正常,此事无妨,无妨!”

    难得曹操说了这么一番话,难道说他还看不出来霍峻的高明之处吗,所以他虽然对于禁是有信心没错,可也真是没有指望着说让他一日,刚带兵出马,就能破了临沅。要真那么容易的话,乐进也就不会受伤了不是,所以对与霍峻,对于临沅城,却并非是一日一夕之功啊,这些曹操还是明白的。

    于禁一听,动了动嘴,还想再说什么,不过却被曹操给打断了,只见曹操一摆手,“其实今日文则所作所为,倒还是不错,至少能抵挡住一部分敌军的金汁,所以文则非但是无过,反而有功!”

    -----------------------------------------------------

    任何军队都是奖惩分明,所以就更别说是军规军纪森严的兖州军了,不过之后曹操这么一说,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于禁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不过他对此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暗下决心,明日一定是要再加把劲儿,一定要给霍峻霍仲邈,给刘备军一个厉害看看,要不他们就小看了己方。

    曹操是毫不吝啬,夸奖了于禁一番,哪怕今日对战霍峻,对战刘备军,他确实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不过曹操还看不出来吗,别说是让于禁上了,就算是乐进没有受伤,让他上,其实也真就是未必会比于禁强多少。毕竟这个已经不能说完全就是主将的问题了,敌军守将之强,确实算是平生仅见,之前可没有遇到过如此强劲的对手,不过如今却是遇着了。

    曹操也不得不承认,遭遇到如此对手,也不知是己方之福还是己方之祸了,当然所谓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其实都是这么回事儿吧,曹操还是很相信这话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