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距离马超出兵剿灭独眼龙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这期间马超这敦煌太守在敦煌郡百姓中的声望可以说是如日中天。百姓都知道,本郡在去年上任了一位马太守,消除了玉门关的匪患,他们无不拍手称快。

    这一日,马超刚听完张既对上月政务的总结。门口守卫来报,“禀太守,门外有朝中天使请见!”

    马超听后,心说你这不给自己惹事吗,朝中天使你就敢拦外面了,他赶紧向府门口走去。果然在门口看到了还在那等着的,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他知道这就是传旨的小黄门,也就是朝中天使了。不过不是那长翅膀的天使,太监要是长翅膀的话那也只能是鸟人,不对,错了,是没鸟儿的鸟人才对。

    以马超来说,自然是不惧这些人的,但宁可得罪十个君子,也不能得罪一个小人啊。得罪他是小事,但麻烦多了就不好了。

    “不知天使驾临,多有怠慢,还请恕罪!”马超对小黄门说道。

    “马太守客气了,没想到还劳烦太守亲自出来!”

    马超心说,自己能不出来吗,你要直接进府,自然就不用。但你非在这门外站着,自己怎么也得亲自出迎啊。

    “请天使入府!”

    “好,马太守请!”

    来的这个小黄门并不像其他小黄门那样自以为是,其实如果是去别人那,那可能就那样了。但在马超这,他可是收敛多了。一小黄门是张让的人,来敦煌前,张让特意嘱咐了一下,对马超马孟起不可无礼。而第二就是皇帝对马超很满意,据说还提到过他两次,所以他这小黄门也不敢轻易得罪马超。

    把小黄门请到了会客厅,“咱家此次是受了陛下之命传旨而来,马太守这,还是一切从简吧。反正把该做的做了就成,其他的什么准备就不用了。”这就算是卖给了马超一个面子。

    “多谢天使!”

    小黄门清了清嗓子,拿出了圣旨开始宣读,刘宏的意思就是,你敦煌太守马超马孟起这半年来做得不错,尤其是把盗匪也剿灭了,我心甚慰,你不愧为我大汉的栋梁。如今看你表现得不错,你这样的人才我觉得还是回雒阳吧,至于说敦煌这边,下一任的太守就由你指定了。

    小黄门宣读完圣旨后,马超领旨谢恩。不过心说,这工作做得好也是个麻烦,这不就来了。刘宏非要让自己回雒阳,虽没明说让自己去做什么官,可这敦煌太守都要自己卸任了,那只能是在雒阳另有安排。自己在敦煌这边是刚做出点儿名堂来,刘宏就要把自己给调走,马超是一点儿也不想去雒阳,但你不能抗旨啊,没办法只能是去。

    “马太守,陛下在咱家来之前已和咱家说过,只要是太守指定的新任敦煌太守,陛下对他分文不收!”

    小黄门把刘宏和他说的转告了马超,马超心里明白,刘宏也算是给自己大面子了。这小黄门来传旨,什么赏赐都没带,而这敦煌太守的名额就是给自己的赏赐。自己可以指定下一任的太守,那也就是说,自己可以把本来要交到刘宏私库的钱都装到自己的口袋里,只要自己愿意。

    马超把小黄门打发去了客房,而他自己则想着去雒阳的事。如今只能是去雒阳,去就去,在那未尝就没什么发展的机会,机会是自己去寻找的,需要自己多去发现创造才是。至于敦煌这边,下一任太守那只能是非此人莫属,这个没什么说的。

    马超派人去找张既,张既还挺纳闷,这刚和太守汇报完上月的政务,怎么太守又有事找自己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也不敢怠慢,赶紧赶来见马超。

    “德容坐吧!”

    “谢太守,不知太守找在下何事?”

    “是这样的,刚才朝中天使来过,传达了陛下的旨意。”

    说着马超把圣旨交给了张既,张既看过后,心下暗道,没想到太守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其实张既还真就是不希望马超离开,从最初马超上任认识了他到半年多来和马超的相处,张既从开始的不屑,已经慢慢转变为了如今的一些不舍。他是看不起买官的人,但却不得不承认的是,马超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而且也一心为百姓做事,所以张既对他的看法已经发生了改变。今得知马超要离开敦煌进京,张既却有些舍不得。

    “德容,从今日起,敦煌太守就由你来担任,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好的!”

    “太守,这如何……”

    马超把手一摆,“之前我就已说过,其实以德容之才,就算当一郡太守都已是屈才了。还望德容以国家为重,以百姓为重,就不要推脱了!”说完,他把太守印信交给了张既。

    张既听了马超的话后,也不再推脱,接过了太守印信。

    “如此,属下便多谢太守了,属下必不负太守所望!”

    马超一笑,心说你张既半年多以来可都是在下在下的自称。如今自己都要走了,你才自称了一回属下,这也算是对自己这敦煌太守半年多以来的认可吧。

    在马超眼里,张既有才干,区区一个太守,足以胜任。而平时自己做甩手掌柜习惯了,所有政务都由他一人处理,而张既也是任劳任怨,把工作做得是有条不紊,确确实实对郡里有功劳。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应该由他来做这太守。

    当然这太守由王伉来做也不是不可以,而相比之下,王伉和马超走得更近些,可不像张既那样。但马超清楚,由张既做这太守那可比王伉来做要强很多,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影响到全郡的发展。

    而马超倒是想让张既拜自己为主,但张既和之前的武安国、管亥还有臧霸他们可不一样,武人的想法相对来说要简单些。而要想让张既拜自己为主,那可绝非是一朝一夕间就能成的,不过如今张既把称呼改变了,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吧,其他的只能以后再说了。

    “德容,郡中事务可就拜托你了!”

    “属下职责所在,请太守放心!”

    马超觉得张既会比自己做得更好。张既和马超告辞,马超又去见了王伉,也把圣旨的事和他说了。王伉更是不舍,这半年多来他可是了解了些自己这太守的本事。

    别看太守年纪轻,但本事绝对不小。武艺一流,无论马上步下,有胆识,有谋略,可以说是少年英雄。只可惜才做了半年多的太守就要被调到京里去,不过这也是好事,毕竟人往高处走,以太守的本事,在朝为官,升官自然都是应该的,而王伉觉得敦煌对马超来说也许还是太小了。

    “属下恭贺太守,只可惜与太守相处时日短暂,不能与太守再在一起共事了!”

    “王司马,想来你我还会有再见之日的!太守如今由德容担任,你要辅助好他,军务上的事可就要劳烦你王司马了!”

    “太守这说哪儿去了,属下职责所在,必当尽职尽责!”

    由张既担任新太守,王伉没一点儿怨言。人贵有自知之明,张既确实比自己强,让他当太守比自己更适合,没什么不服的,更何况两人的关系确实是非常不错。

    看到王伉的态度,马超很满意,这样一来自己也就放心了。毕竟如果王伉不服的话,那以后必然都是麻烦,如今这情况最好,就算是没有自己也一样。

    又和王伉聊了几句,王伉也和马超告辞离开了。他走后,马超又去见了传旨的小黄门。对方一见是马超前来,忙说道:“马太守,准备何时启程啊?”

    “不瞒天使说,因为家父家母皆在凉州,如在下要去雒阳的话,那一定是要先去见见家父家母的,所以……”

    “马太守之心咱家也明白,陛下也没说让太守即刻进京,所以想来晚到几日也是没什么关系的。”

    “如此,在下便放心了!”

    马超拿出了个大钱袋给了小黄门,“这是在下的一点儿心意,还望天使笑纳!”

    小黄门一听就明白了,连忙拿过,不过嘴上却说道:“这个,马太守真是太客气了,不过盛情难却,咱家也只好愧领了!”

    马超心中鄙视,说什么客气啊,愧领了,说的都好听,但结果还不是把装金珠的钱袋拿的比谁都快。

    而在小黄门那却又是一番想法,当时让自己来敦煌的时候,自己是真不想来。路途遥远不说,还是个穷地方,但张让让自己来,自己是不得不来啊,而且还特意嘱咐了自己几句。不过别看敦煌这路远,地方也不富裕,但这马太守可真大方啊,难怪张让也挺欣赏这马太守,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晚上,马超设宴招待小黄门,敦煌这最多的就是羊肉和水果了,他自然也是用这些来招待的小黄门。而看那样,朝中来的这位对招待还算满意,吃得那是风卷残云,当然席间还有张既和王伉两人作陪,不想陪也不行啊,朝中来天使了,总不能就一个太守招待人家吧。

    次日,小黄门向马超辞行回了雒阳,马超客气挽留了下,不过小黄门说自己要赶回京去复命,只要你马太守早日到京即可。马超连忙应允,心里却说,你可算走了,你这来一次,直接就把自己从敦煌支到雒阳去了,可叹人生就是这么无奈啊。

    送走了天使,马超又去了玉门关,他自然是要见见庞柔。张既和王伉都谈完了,也该找庞柔说几句了。

    “和明,我就要离开了。”

    “太守要走?”

    马超点头,又把刘宏的旨意和他说了下,庞柔一样是有些不舍。马超这太守确实不错,就拿剿灭盗匪的事来说吧,可算是让敦煌守军尤其是玉门关的士卒扬眉吐气了一回,不再像上任太守活得那么憋屈了。所以在士卒中,马超这个新任太守还是挺有威望的。不过好在接任的新太守是张既,张既此人,庞柔也是了解一些,他当太守,庞柔也就放心了。

    玉门关下,“和明,不必相送了,带大家都回去吧。”

    庞柔亲自把马超送出了玉门关,而且还把玉门关除了还在关上的其他所有士卒都叫了出来,在玉门关外两边列了四队给马超送行。

    “太守,您不和弟兄们告别吗?”

    “自然!”

    马超转过身来,面向着玉门关,对所有士卒大声地说道:“弟兄们,我感谢你们,敦煌感谢你们,凉州感谢你们,百姓感谢你们,大汉更感谢你们!你们不愧为我敦煌男儿,不愧为我凉州军中男儿,更不愧为我大汉的热血男儿!”

    话音刚落,只听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起,马超右手掌向空中一伸,玉门关内外顿时鸦雀无声。

    “无论我马孟起走到何地,我都以你们为骄傲,因你们而自豪!”马超大声喊道。

    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马超转身上了马,只见庞柔半跪向马超,大声喊道:“恭送太守!”

    “恭送太守!”玉门关的士卒们齐声大喊。

    马超便在如此喊声中踏上了回敦煌的路,他一直没敢再回头,怕被人发现他已湿润了的眼角。马超在心中说,玉门关,我一定还会再回来!

    回到敦煌后,马超又待了最后一晚,第二日就离开了,谁也没通知,只是悄悄地离开了。他对自己有信心,结果还真就让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敦煌,毕竟和张既还有王伉该谈得都已谈过了,要是再向他们辞行的话,搞不好他们也像那日庞柔那样也来那么一出,甚至可能更过,所以还是自己悄悄走吧。

    就这样,他又单人匹马地离开了敦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